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格非谈写作:作家就是观察者 需要有一定的训练

2014-01-09 10:07 来源:山东商报 阅读

从左往右依次为:欧阳江河、格非、戴锦华、柴春芽

从左往右依次为:欧阳江河、格非、戴锦华、柴春芽

  2014年1月5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在京举办,以“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为主题展开论坛,欧阳江河与格非、戴锦华、柴春芽共话“文艺与新民”并谈论了知识分子写作,为读者呈上2014年开年第一场文化盛宴。在浮躁的环境下,学者、作者需要好的平台展示思想,读者需要有好的平台沟通交流、参与讨论,创始于2012年底的“新民说”正是提供了这样的平台。

  知识分子是谁?戴锦华教授的理解是:“需要你的时候挺身而出,对抗强者,那一刻你是知识分子,你退到书斋当中读书,你就是个读书人。”至于知识分子写作,格非强调的是“对于现实有没有观察,这是区别好的文学和不好文学的重要关键。”作家、文学评论家李长之曾说:“从偏枯的理智变而为情感理智同样发展,从清浅鄙近变而为深厚远大,从移植的变而为本土的,从截取的变而为根本的,从单单是自然科学的进步变而为各方面的进步,尤其是思想和精神上的,这才是真正的中国的文艺复兴!”欧阳江河、格非、戴锦华、柴春芽以“文艺复兴”的命题,畅谈了知识分子写作。

  类型

  “我和格非、戴锦华、柴春芽涉及了四个领域不同性质的写作,但又有所交叉,还有一种类型是媒体写作。”——欧阳江河

  正如欧阳江河所说,自己和格非、戴锦华、柴春芽涉及了四个领域不同性质的写作,但又有所交叉。

  欧阳江河,原名江河,著名朦胧派诗人。1979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83年至1984年间,他创作了长诗《悬棺》。其代表作有《玻璃工厂》、《计划经济时代的爱情》、《傍晚穿过广场》、《最后的幻象》、《椅中人的倾听与交谈》、《咖啡馆》、《雪》等。著有诗集《透过词语的玻璃》、《谁去谁留》、《事物的眼泪》,评论集《站在虚构这边》,其写作理念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诗坛有较大的影响,现居北京,是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10年度诗人。

  格非是中国当代小说中最重要的小说家之一,又是清华大学的教授,一个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的写作者。“他的写作在真正意义上完成了从小说家、文体学家、先锋作家向成熟作家的写作转型,在中国只有少数几个人完成了这个转型。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写作意义上的小说家。”欧阳江河说。

  戴锦华,无论从启蒙的意义上还是从成熟的意义上讲,是中国最重要的导师型的思想家,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电影、电影史,比较文化、比较文学研究,以及女性主义、女性文学等,也有涉及哲学领域的写作,现为北京大学比较文学和比较文化研究所博导。

  出生于1975年的柴春芽做过摄影记者,也是文字记者,被台湾文坛誉为“中国最年轻的大师”,也从事影像创作,最近拍的电影《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刚刚在温哥华国际影展获得特别提名奖。

  欧阳江河补充说,还应该有媒体写作的领域。“尽管我对媒体意识形态有所警惕,但是媒体写作是我们当代社会越来越重要的一个类型的写作,按照我所喜欢的诗人的说法,历史是永久的新闻,说明新闻写作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01-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