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王安忆:写作者都是生活的弱者 不断被城市改造

2012-09-19 10:15 来源:每日新报 阅读

  原标题 [王安忆:文学让人生变得有趣]

王安忆

王安忆

  王安忆,中国当代文学女作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多次获得全国优秀短篇、中篇小说奖。《长恨歌》获得了“第五届茅盾文学奖”;1998年获得首届当代中国女性创作奖;2001年获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最杰出的华文作家”称号等。

  写作者是弱者

  新报:久居城市的人都渴望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景致,在城市又想逃离城市。您觉得人和城市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王安忆:我和城市是一种非常紧张的关系,我向往那种安静的生活。今天的我们都很怀念原始时候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把我们放在农村的话,可能一天都呆不了。在过去那个特殊年代,我们这些上海的孩子到了农村,真的是焦虑,真的是不习惯,就是想家,想城市的生活。我们从农村回到上海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吃冰淇淋,然后赶紧把晒黑的皮肤捂白,追求城市的时尚。

  新报:文学与城市的关系应该非常紧密吧?

  王安忆:有的时候我们看西方古典文学,你会发现,城市在他们的笔下是一个非常阴郁的地方,《约翰·克利斯朵夫》里有一个女性叫安东纳得,父亲破产之后,她和她的母亲到了巴黎,你会发现,城市里的生活是那么的无望,那么的悲惨,完全像地狱。还有阿加莎·克里斯蒂最著名的小说《尼罗河惨案》中,就写到那个罪犯,他到伦敦生活,伦敦非常的阴郁。

  新报:文学作品中的城市是多种多样的,看上去写作者可以掌控一个城市,但您说过,写作者是弱者。

  王安忆:这个时代,正是我们走上写作道路之后,不断演进,而且愈演愈烈的时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断地被改造,被谁改造?被城市。写作者都是生活的弱者,写小说的人真的都是比较弱的,不是那么积极参加生活的。我们的一些同伴、同行,比如说莫言、贾平凹,他们在写作,我发现他们都是很厌恶劳动的人,他们可以把麦田写得非常美,但是收麦的时候,他们觉得非常的残酷。

  写作有点儿像种地

  新报:我觉得以前作家“出名”很容易,也受人关注,现在虽然出书已经是件非常容易的事了,但作家却很难留在读者的记忆里,您觉得呢?

  王安忆:对,我们那时候写点什么都会被注意到,现在的孩子们很辛苦,机会少了。我最初写东西的时候,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作者还是安静的风格,还没有今天这样社会化,需要和产业、资本合作。

  新报:现在人们把作家称为“文字民工”,您最初的写作呢,像什么?

  王安忆:当时我们的写作,从某种程度来说还是比较自然的,有点像种地。你慢慢种,种出来之后运气好的话,总是会有人要,读者会买你的书读。大家也没有太高的期望,读读你的文字小说就可以了。但是到了今天,突然你的形象很重要,那么多人要看到你,听你说话,我们必须要把话变得非常幽默,使大家都能够喜欢我们。

  新报:现在想来,您当年创作的初衷是什么?

  王安忆:其实文艺也罢,文学也罢,我觉得没有什么用的,它又不能吸引资本,又不能创造太大的价值,但是对我来说文学有一个无用之用,就是使人生变得有趣一点。包括我自己,你说为什么我写作,其实我觉得是让我的生活更有趣一些,艺术就是让人的生活有趣一些。陈丹青说得很对,他说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艺术了,不喜欢艺术的人也会觉得很无聊。

  新报:现在是,写随笔的打算写小说,写小说的打算写电视剧。

  王安忆:如果你要去写小说,我也不反对,但是事先告诉你,除非你特别喜欢小说,否则这条道路不会给你现实的好处,它不一定挣钱,也不一定能成名,成名要看很多的条件,除非有一点,你从写作当中得到很大的乐趣,这是很重要的。其实这种指导都是很干枯的,但是除此之外也提供不了什么好的意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1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