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诗人杨键:中国现代文明有毒 严重危害我们的现实

2013-09-11 10:09 来源:南方网 作者:侯子英 阅读

杨键

  杨键,生于1967年,曾当工人,亦研佛教,自1986年起专心习诗,现居安徽马鞍山。其代表诗作有《一座被废弃的文庙》、《母羊和母牛》、《在报国寺度过1999年冬至》、《冬日》、《暮晚》、《惭愧》等。
  
  现在和过去
  
  诗人杨键常常出现的谈话模式是“现在和过去”。过去杨键常常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小河边散步,到了秋天,周围的农田总是美丽的。现在—河边似乎建了一个板鸭厂,河堤上全是鸭毛,恶臭难闻,再也没法散步了,美丽的农田也没了,都盖了新房。
  
  杨键的写作和自然乡村的关系很紧密,现在怎么办?他笑着说靠想象了。《古桥头》和《墓晚》这两本诗集里收的都是2003年之前的作品,也是从2003年之后,杨键发现自己在写作中注目的事物正迅速消失。
  
  1993年从马鞍山钢铁厂下岗,之后有过十几年杨键靠300元退休工资生活的时期。现在一周写一篇专栏的稿费几乎是他全部的收入,问他够吗,他说当然。至于成家之事,在杨键看来,现代社会已经完全没有了夫妇之道,夫妇关系很难相处,尤其现在的家庭都是自私的产物,如同牢狱一般,他是抵制婚姻的,所以没有家庭之累。至于现代的两性,杨键觉得普遍男性服从女性,所以他愈加不想成家了。
  
  杨键用电脑有七八年了,每天他会上上网,看新闻或者查资料。但他的写作却还是用笔和纸完成的,他打字速度慢,打完一句,下面想好的句子已经忘掉了。先写在纸上,再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到电脑上,似乎早年很多作家都如此,但现在恐怕只剩杨键一个了,不知他的简约之风是否与此有关。
  
  也是因为朋友越来越少,杨键经常自己小喝一点酒,他说寂寞的人都是一个人喝喝酒,和陶渊明一样,喝酒更多是排遣寂寞。陶渊明曾经是杨键最喜欢的诗人,以酒著称,一个星期的下雨天里会喝上一个星期,喝完还可以写诗。杨键也曾经连喝了十几瓶白酒,结果是假的,卧床了好几天。
  
  酒跟中国古老文明的深刻关系已经败坏了。杨键说,过去的酒是真酒,是自然的,促进了文明的发展,现在的假酒相反,反自然,毁坏大脑,是阻碍作用,“现代文明是有毒的,尤其中国的现代文明,严重危害我们的现实”。
  
  在韩东的记忆里,杨键去过一次KTV,不唱,一言不发。KTV似乎测准着现代人的生活态度,而批判现代文明,每人的侧重点都不同,杨键觉得现代文明以综艺化、娱乐化、明星化和拜金为代表,“这是一个欲望至上的时代,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现场,没有灵魂喘息的地方。娱乐没有以我们希望的方式出现”。他提到,在宋代,苏东坡和王安石才是大明星。这也是他认为时代当然在倒退的表现。但除了大环境,在杨键自己的小环境里,他说自己随着年龄渐长,快乐的对象越来越多,都是普通、简单的,“比如一个好天气”。
  
  每个人都有生长期,同时也有着复杂的精神构成,杨键身上的“古意”太明显了,以至于人们常忽略他的另一面。他也经历过茫然的时期,喜欢过金斯堡的《嚎叫》,在他看来,中国已经到了金斯堡的年代,该出现金斯堡了,该呼唤金斯堡了。会不会是他呢,他说:“我要做索尔仁尼琴,不做金斯堡”。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9-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