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余笑忠解读诗歌:当代诗还没有经典化

2013-08-28 10:16 来源:长江日报 阅读

余笑忠

余笑忠

  记者余晓春 实习生王燕云

  上周六,本报“爱上层楼”读书会与黄鹤楼街读书院社区联手举办“如何阅读当代诗”活动,当代诗人余笑忠在张之洞创办的“两湖书院”旁与百余书友解读古今中外诗歌名篇,分享当代诗歌艺术的独特声音。

  以下为余笑忠讲述实录:

  嘉宾简介

  余笑忠,1965年生。现任湖北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部副总监。1984年发表诗歌处女作,曾参与创建《平行》诗歌网站,并担任《界限》网络诗刊编委、《诗歌月刊》“先锋时刻”栏目主持。出版诗集《余笑忠诗选》。代表诗作有《十年》、《俯首》、《光明颂》等。

  当代诗还没有经典化

  在古代,诗书画总是融为一体。现代诗歌的传播与古代诗歌不同。当代诗歌是单独的,与书法、绘画基本上是分离的,古代诗歌、书法、绘画、音乐一体,在传播上非常广阔。所以当代诗歌的传播要向古代诗歌学习。

  前几天我读了《南方周末》上的一篇文章,作者恰好也为诗歌下了一个定义:诗,既是一种不同寻常的体验方式,又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思维方式,或者说是语言方式。

  对于诗歌,不管是古代诗歌还是当代诗歌,抑或是外国诗歌,他都给出了一个这样的定义,我个人是很赞同的。诗人是能够发现和创造诗意,并且借助于语言让诗表达出来。

  中国新诗有近百年的历史。到目前为止,在新诗创作界和阅读界当中,对于诗歌的看法不尽相同。写诗的人与读诗的人,完全不在同一个方向上,只是一起顶着一个叫“诗”的名目各行其是。“五四”之后的新文学的各个方面,如小说、散文、戏曲都有好与坏的区别,而新诗却还是在是与非的区别上。也就是说,你写出来的到底是不是新诗,还是有争议的。

  很多人认为古诗很好,好就好在相较于当代诗歌来说比较容易懂,但其实未必。大多数人阅读的古诗,其实是在一定范围之内的唐诗宋词等,而且这些古诗有一定的诗歌教育,历代的诗话是告诉我们如何去欣赏古诗,都有一定的训练过程。

  而当代的新诗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争论,还没有被经典化。没有被经典化的诗歌,就不会有专门引导欣赏的书籍,即使有人去从事这样的工作,在他的工作中也常常会有争议。这也是当代诗不易懂的原因。

  诗歌难以定义,特别是当代诗歌非常不好定义。如果勉强给诗歌下一个定义,那就是:诗歌是语言的例外,是思想的意外。

  诗歌是语言的例外,其实我国宋朝就有人支持这样的看法。宋人吴可论诗,就说到诗有“死句”和“活句”之别。“死句”就是诗歌语言仍然只是语言,“活句”就是诗歌里面不再只是语言,超出了语言层面。

  诗歌是思想的意外,有一位波兰当代诗人说过:诗歌是永远的惊诧。一个人有天真之心他总是会在生活当中或者神秘的沉思当中有新的发现,这就是对诗歌一个恰当的定义。

  像大部分风
  发生在有树的地方一样,
  大部分的世界
  以我们自己为中心。
  在风聚合的地方
  树也常常在一起,在一起,
  一棵树会将
  另一棵树拉进她的怀里拥抱。
  他们沉重的枝条
  疯狂地在一起,在一起,
  这不是真正的火焰。
  他们折断着彼此。
  我常想我应该像
  那棵独立的树,哪里也不去,
  因为我自己的手臂不能够也不愿意
  折断另一只。但是通过我折断的骨头
  我能够分辨新天气。

  风与树

  穆顿(爱尔兰)

  诗歌并没有退出日常生活
  诗歌并没有退出日常生活

  南美的一个经济学家说:“今天社会发展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们有时间有闲情去好好地欣赏诗歌。”虽然当代诗歌在公众的影响力方面还有限,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诗歌在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比如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些广告,房地产商海景房广告就用到了海子的诗句“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广告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个利用诗歌形式的成功案例。年轻人要做广告创意,可以好好阅读诗歌,借鉴一些艺术手段和方法。

  当代诗歌界没有大家,像李白、杜甫这样的诗仙诗圣,随着时代的发展会越来越少。但是从国外翻译过来的汉语诗歌,对当代汉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爱尔兰诗人穆顿有首诗,叫《风与树》。提到风和树,我们会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这句话。诗开始时就说“像大部分风发生在有树的地方一样”,我们往往从树叶的沙沙声、树影的抖动来判断风的来向和大小。从有树就有风,迅速变成了有树才有风,然后引申到了“大部分的世界以我们自己为中心”,有点耐人寻味。

  读这首诗的时候,想到南宋的一位诗人郑思肖。他写过《寒菊》:“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这里的“北风”很有深意,指北方的外族侵占我们的家园。诗人借这首诗表达自己的一种愤恨之情。古人玩这种文字游戏非常娴熟,托物寄情在中国古典诗歌中是最常用的一种手法,只要是有写诗经验的都会用到此法。

  路中间有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躺在路中间
  有一块石头
  路中间有一块石头。
  在我视网膜疲惫的一生中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场景。
  我永远不会忘记路中间
  有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躺在路中间
  路中间有一块石头

  路中间

  德拉蒙德(巴西)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8-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