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唐朝晖:等我回家的孩子

2013-06-03 09: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唐朝晖 阅读

唐朝晖

唐朝晖

  层层叠叠的土地上,群山之外,湖泊之外,村镇之外,生活被物质独占,无限地感染复制。相似的握手,在每次见面中柔弱接触,之后,陌生如初。经济的杠杆撬动着一座座小城,窄窄的街道两旁,店铺的面具畅行于大地上的每一个城市。人们在同一条轨迹上不断地奔跑、喘息,没有停下来的时候。生活不应如此。
  静下来是首要的事情,停下手中的一切。
  
  侧放的镜子,凹进心灵深处的树林。
  遁路而去,劈开杂事,往里,往里,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是否有人知道我们从小到大的身体里,在那明暗过渡的环廊之外,“自我”频频出现的多维世界里,有一个小男孩或小女孩,每一个人的身体里都有这样的一个孩子。他们奔跑在自己的轨迹里,寻找自己的快乐,他们的哭喊,不仅只包含痛苦,更多的是对我们漠视的一种抗拒,也不是弱的象征,他们纯净的眼神,溪水浅浅,潺潺延伸,向下流淌,汇集在青蓝的深潭里,天空深浅不一地沉浮于水里。
  身体里那遥远的孩子在要求被我们关注。
  而我们,却正携带着不断增重的肉身在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我们还理直气壮地给每一次逃离写下足够多的理由来原谅自己,鼓励自己继续往“前”,混沌之水席卷着欲望。卷起滔天巨浪。
  在害怕和恐惧的世界里有一个弃婴期待你的关注——而,我们在反复遗忘。
  遗忘孩子,就是遗忘我们自身。
  
  房间里没有开灯。温度加强着太阳光的热,穿透双层玻璃,畅通无阻地大片大片泻在地板上。站起来,厚厚的碎碎画布窗帘张开翅膀,把光线和温度阻在外面。
  放松之后还是放松。忘记了放松之后。我踏上了寻找之路。
  我大声喊,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一棵树后面有个小女孩,露出半张脸,她看了我一眼,转身往林子里跑,小布条扎着的俩小辫,随着奔跑的身子左摇右晃,树太多,她像只小兔子,身影不断被众多的树遮挡,裙子从这棵树飘向另外一棵,树越来越多,我不敢去追,担心她会撞到树上。
  慢点,我不追你了,我向那片树林慢慢走去。她的速度放慢了,回头看看我,估摸我所处的位置与她相距甚远,树太多了,她偏着头看我,我只能看见她三分之一的脸。
  不断叠加的落叶让土地更加松软,昨天下过一场大雨,落叶湿湿黑黑地趴成很厚的地毯,偶尔的几块大石头,斜斜地插在土里,露出大半个身子,靠着树,石头不多。
  我转身往回走。
  她自己会回家的。
  她住在湖边。大家最担心的是涨水,有时候,不知哪来那么多水,早上醒来,湖水就淹没了经常洗菜的码头,岸边漂浮着许多残缺菜叶。
  这码头是她爸爸妈妈陆陆续续随意搭的,房子建好了,他们就把剩下来的几块不规则的石头推进靠近屋子的湖岸,从岸上跳到石头上,就可以往湖中间走几步,离开泥巴的浅浅的岸堤。
  后来,她爸爸就把一些木条和树桩丢在石头上面,像桥。树桩每年都会发芽,每次都会被父亲砍掉那嫩绿的小枝条。树枝砍了,树桩的根却一点点扎进湖底的泥土里,脚踩在上面更加坚实。后来,木条与石头不断地增加,离湖岸越来越远,成了一条伸进湖中的路。
  有时候,我就坐在这码头路中间的位置钓些小鱼,她们来洗衣服或洗菜,就会走到码头的最前面,那些声响,不会影响我的垂钓。
  我先到家,估计她顺便会在树林里摘些野菜,采些野花,或捡几根木柴回来。
  她动作懒散,慢悠悠地,晃着,身子倾向左边,倒向右边,她不断丢弃手中刚采的野菜,家里的菜多得吃不完。
  整栋房屋呈青灰色,树林斑驳的阴影稀稀落落地洒在房屋前后,屋顶整体略带点黑。
  她是东边房子后的那间小房,与家里其他任何一间屋子都不一样,提脚跨过木门槛,里面有植物的清香。房间里东西很多,凌乱而不杂,没有大件的家具,细细碎碎的东西到处都是,靠墙没有留白的地方,到处是东西,衣服、小饰品、包、书、杂志、鞋子,还有几把不同颜色的伞,蚊帐躲在这些东西的最里面,一些大大小小的本子和纸片散落在桌子的一角。我身边有辆小巧的自行车,紫蓝色。
  物件多而杂,但洁净、一尘不染。我有点昏眩的感觉。
  每次进这房间,暖暖的阳光都会把屋里屋外照亮。
  院子里有人在放东西,重物落在地上发出的闷响。她爸爸回来了,我走过去,接过他肩膀上的一只木桶,里面有些水,抓了几条鱼。
  晚上吃新鲜鱼。停顿了一下,他问,孩子出去了?
  我在这。
  她已经走到门口了。她已经不再是十多年前那个不断抱着我,亲我的孩子了。分开得太久。
  很多次,时间都是凌晨一点,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哭着,喊着,手挥舞着,把我闹醒。我不断地喊她的名字,她才会安静下来,而眼睛依旧闭着,身体舒展,第二天,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
  午睡的时候,这样的喊叫也会经常出现,只有我全心全意地看着睡眠中的孩子,语调低缓,用急切而至亲的心情喊着她的名字,她绷紧的身体才会放松下来,安然睡去。
  后来,我走了,去了树林之外,去了没有树林的地方,从此就没有再踏上这片土地。
  欲望张扬着翅膀,飞过城市的公寓,每一只鸟都装神弄鬼成高贵的模样,每一次靠近,我都在想着,怎样才能安全逃离,每一次探索,都会在手机上按出三位数字“110”,紧急的时候,这数字可以提供一条可能的线索,我知道,数字后面的人也许会在另一种状况之下,把我击倒。
  十年了,就没有一条稳实的路,托着我的身体,不让我有剧烈摇晃的感觉,到处都在动,都是漂浮的,每一张文明的纸条后面,暗藏着愤怒的火焰,瞬间燃烧成灰。恐惧、愤怒、惊悸,充塞着我奔走的时间。
  我回来了,孩子惊慌失措地奔跑,与我逃离的心理完全不同。
  在城市那个恐慌的房间里,我竟然忘记了还有一个孩子在等我回家。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6-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