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冯娜2012年诗选

2013-01-10 11:2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冯娜 阅读

冯娜

冯娜

  迷宫
  
  初冬的雪不像雪
  我向你讲述的苦痛也不是苦痛
  那天早上  没有人祈祷
  所有枝桠都在错身的时分抬头——
  离别是一件等待校音的乐器
  
  漂浮,海面托举星群的眼睛
  “动人的传说都是致命的”
  你愿意停下来么,摸一摸
  头顶的云霾,或者左边
  它看见一座白色迷宫
  ——我像是找到了归宿
  
  与彝族人喝酒
  
  他们说,放出你胸膛的豹子吧
  我暗笑:酒水就要射出弓箭……
  我们拿汉话划拳,血淌进斗碗里
  中途有人从外省打来电话,血淌到雪山底下
  大儿子上前斟酒,没人教会他栗木火的曲子
  他端壶的姿态像手持一把柯尔特手枪
  血已经淌进我身上的第三眼井
  我的舌尖全是银针,彝人搬动着江流和他们的刺青
  我想问他们借一座山
  来听那些鸟唳、兽声、罗汉松的酒话
  想必与此刻彝人的嘟囔无异
  血淌到了地下,我们开始各自打话
  谁也听不懂谁  而整座山都在猛烈摇撼
  血封住了我们的喉咙
  豹子终于倾巢而出  应声倒地
  
  春风到处流传
  
  正午的水泽  是一处黯淡的慈悲
  一只鸟替我飞到了对岸
  雾气紧随着甘蔗林里的砍伐声消散
  
  春风吹过桃树下的墓碑
  蜜蜂来回搬运着  时令里不可多得的甜蜜
  再没有另一只鸟飞过头顶
  掀开一个守夜人的心脏
  大地嗡嗡作响
  不理会石头上刻满的荣华
  也不知晓哪一些将传世的悲伤
  
  听说你住在恰克图
  
  水流到恰克图便拐弯了 
  火车并没有途经恰克图
  我也无法跳过左边的河  去探望一个住在雪里的人
  听说去年的信死在了鸽子怀里
  悲伤的消息已经够多了
  这不算其中一个
  
  听说恰克图的冬天  像新娘没有长大的模样
  有阳光的早上  我会被一匹马驯服
  我迫不及待地学会俘获水上的雾霭
  在恰克图  你的
  我多需要一面镜子啊
  驮队卸下异域的珍宝
  人们都说 骰子会向着麻脸的长发女人
  
  再晚一些  露天集市被吹出一部经书的响动
  你就要把我当作灯笼袖里的绢花
  拍拍手——我要消失
  再拍一拍,我变成灯盏
  由一个游僧擎着,他对你说起往生:
  
  水流到恰克图便再也不会回头
  你若在恰克图死去  会遇见一个从未到过这里的女人
  
  疑惑
  
  所有许诺说要来看我的男人  都半途而废
  所有默默向别处迁徙的女人  都不期而至
  我动念弃绝你们的言辞  相信你们的足履
  迢迢星河   一个人怀抱一个宇宙 
  装在瓶子里的水摇荡成一个又一个大海
  在陆地上往来的人都告诉我,世界上所有水都相通
  
  寻鹤
  
  牛羊藏在草原的阴影中
  巴音布鲁克  我遇见一个养鹤的人
  他有长喙一般的脖颈
  断翅一般的腔调
  鹤群掏空落在水面的九个太阳
  他让我觉得草原应该另有模样
  
  黄昏轻易纵容了辽阔
  我等待着鹤群从他的袍袖中飞起
  我祈愿天空落下另一个我
  她有狭窄的脸庞  瘦细的脚踝
  与养鹤人相爱    厌弃  痴缠
  四野茫茫  她有一百零八种躲藏的途径
  养鹤人只需一种寻找的方法:
  在巴音布鲁克
  被他抚摸过的鹤  都必将在夜里归巢
       
  远路
  
  “从此地去往S城有多远?”
  在时间的地图上丈量:
  “快车大约两个半小时
  慢车要四个小时
  骑骡子的话,要一个礼拜
  若是步行,得到春天”
  
  中途会穿越落雪的平原、憔悴的马匹
  要是有人请你喝酒
  千万别从寺庙前经过
  对了,风有时也会停下来数一数
  一日之中吹过了多少里路 
  
  克孜尔千佛洞前的红柳
  
  多情的枝条不该生在沙漠当中
  啊,它竟然哭了——
  被剜去眼珠的佛像前
  血色的眼泪灌溉着莲花的湿气
  它披上另一半袈裟  躬身  作揖
  穆斯林的丧礼就在昨日
  谁将素手放在传教士的祷念中
  
  如此悲伤的佛光只属于一种植物
  深深攫住水的信仰
  苦涩的根须治愈着风沙和旧疾
  它用千百次的死来唤回前身——
  这牛马不食的枝条, 从不迁徙也不供奉
  
  注:克孜尔千佛洞,位于新疆拜城。洞窟中大量壁画和佛像毁于伊斯兰灭佛活动及西方的大肆劫掠。剩下的许多佛像或被剜去双眼或被剥去金粉塑身的袈裟。
  
  莲花
  
  一卷经书放在窗上  夜里感到寒冷
  一阵又一阵
  像狐鬼跑过  桃花正在下落
  我没有力气压住它的薄凉也压不住它的尾巴
  我们在黑暗中相互试探
  第二十五卷,有烛火跳荡
  有磷火哗然相和
  我知道,无需加持
  只要伸手捻住一点光焰
  它们就会熄灭,并
  全部回到我的体内
              
  酥油灯
  
  肉身以外的黑洞  加重经书的奥义
  一星火光不紧不慢地燃亮
  先是花朵  最后是涅槃
  天地在水中合掌
  白昼与黑夜相克相生
  莽苍的水湍急如大江  把我的衣袍掳去
  把发肤、名姓、执妄掳去
  整个红尘只余矿石熔化的颜色和声响
  我在这茫茫的水域中黯淡下来
  同时获得一座庙宇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1-1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