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中岛:诗歌在他的生命间舞蹈

2012-12-17 09: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安琪 阅读

  中岛:诗歌在他的生命间舞蹈
  ——中间代诗人访谈系列之中岛篇
  
  时间:2005年12月1日星期四
  地点:北京VS北京
  提问:安琪
  回答:中岛
  形式:邮件

中岛

中岛

  安琪:先恭喜你最新一期《诗参考》2005年总23期的出笼,中岛和《诗参考》已经结为一体,尽管我略有所知你创办《诗参考》的历史,但还有很多人并不知内情,请为我们再回忆一下整个过程。
  
  中岛:首先,我非常高兴接受你的访谈。谢谢你对《诗参考》和我的关心。《诗参考》是1990年在哈尔滨创办的,当时是一份报纸,到了1996年在北京进行了改版,成为现在的诗歌杂志刊物。每期370个页码左右。目前已有17年的光景,共出版了23期,保证一年一刊。
  
  有关《诗参考》的历史细节情况在网上有上万条信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互联网上了解,我在这就不多说了。
  
  安琪:你把答案交给互联网了,你好像上网不是很多,请说说网络之于你、之于诗歌的关系?
  
  中岛:实际上,我现在上网不能按次数来衡量了,因为我每天都在网上,不是聊天。作为一家时政刊物的主编,你必须时时刻刻了解国家、社会的大事小情,因此你办的杂志才能和这个时代合拍,你的选题才能够有分量,读者才会买账。撇开其他因素,我希望任何事情都应该努力做到最好。
  
  说实在的,我刚做记者的时候,别说是上网,就是打字也不会。在中国新闻社《视点》,每月一万字的稿子都是用手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到了《中国青年报》后,才体会到用计算机和应用互联网的重要性。我的自尊心非常强,所以就经常偷偷看着同事如何用,到现在新闻媒体的朋友中,也没有人知道当时我是一个不会打字,不会上网浏览新闻资料的新闻记者;但是,我学会了,在很短的时间就基本学会了上网、打字。现在我还是《博客网》的专栏作家。
  
  目前,我所知道的诗歌网站就有上千,所以网络对诗歌的影响是不容小视,有许多成名诗人都是来自于网络,而且我也会把我新写的诗歌贴到诗歌网站上,让人消磨,任人点评。其影响是可想而知的,因而,网络对于诗歌而言不能小视。
  
  安琪:一个人一件事做久了,那事可能就大于他“人”本身了,至今,你是否感到你的诗歌写作已被《诗参考》覆盖的痛苦?
  
  中岛:从前有这种想法,但现在没有了。因为,办《诗参考》是我非常乐意去做的事,毕竟诗歌已经不是火热的年代了,有名而无利,在这个钱的时代,应该有人来做这些很少有人干的事,所以,我乐意来做。诗歌毕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和灵魂的财富,她的价值和作用是任何事物无法代替的,我希望被冷落的诗歌能够承继过去,继往开来,这样中华民族的精髓才会发扬光大,得以传承。我希望《诗参考》的作用在于此。
  
  安琪:我还记得当初《中间代诗全集》刚出来时,你在我们公司大声自信地说,一百年后整部中间代留下的就是我中岛一人了。虽然这是玩笑之语,却也表明了骨子里你对自己诗歌的自信,请为自己的诗歌写作说几句话。
  
  中岛:我认为我的诗歌是和我的生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我不故做玄虚,因此我的诗歌是活性的,纯粹的,带有流动血液的。因此,我相信我的诗歌为人类未来所提供的文本价值,就像我相信我成长的生命。我诗歌的价值,在于她和我的生命一起跳动。
  
  安琪:那么,你理解的生命是什么?
  
  中岛:你把你的知觉、味觉告诉未来的人。
  
  安琪:我读你的诗有一种感受,就是大好大坏,基本上你写的都是自己的原生态历史,经历啊遭遇啊感想啊,而且是很直接的那种,这样就会产生一个后果,如果你的表达很准确的话,那这首诗就很好,反之,就很差,因为太直接了。你自己如何看?
  
  中岛:你的看法是正确的,但这是我从前的诗歌写作形态,现在有所变化,我为我诗歌的成长欢欣鼓舞。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12-1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