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中岛最新诗歌并附有诗人鲁克的评论

2019-09-09 16: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中岛

中岛,原名王立忠,黑龙江省宝清县生人,诗人,出版人,资深媒体人、文化评论人、影视评论人。诗歌《花朵与病句》入选中国三千年诗歌精华总集《诗韵华魂》,另有200多首诗歌入选 《读诗1949——2009中国当代诗100首》《被遗忘的经典》《中间代全集》《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中国诗歌年鉴》《朦胧诗25年》等800余种诗歌选本。获得网易“新世纪诗典银奖(伊沙主持)”“中国诗歌桂冠卫士奖”、“中国先锋诗人奖”“中国十大优秀诗人”等多项诗歌大奖。主编《名人堂》系列30余本,主编《中国百年诗歌名家诗典》系列。《诗参考》主编。

父亲的婚姻

中岛

父亲用一条腿
养活了二十几口家人

他结了三次婚
一生都在哺育一茬一茬的孩子

第一个女人是我母亲
她二十岁就嫁给了父亲
母亲也是生来残疾在身
她矮小的身材
忍受被奶奶常年欺凌
在艰辛的年月里
呵护我们兄妹五人长大
她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终因心疾化病
44岁就离开人世

第二个女人带了四个孩子
嫁到我家
在孩子一个个长大后就离开了
父亲毫无怨言
这些孩子长大离家后
再也没有来看过父亲

第三个女人进我家门
和我爹过日子也有八年
在嫁时虽然没有带来小孩
却也有5个孩子经常
住在父亲的家里
吃喝穿用都从我父亲
经营的杂货店出
后妈有一个儿子不错
他经常陪伴我父亲
去河边钓鱼
这是父亲一生中最大的乐趣

父亲身体不好
特别喜抽烟
做事情胆大心细
在我们小的时候
一个人拄着拐杖
外出为自己的小店进货
我几次陪着他
能够感受到父亲的不容易
晚上起程
第二天押着货物回来
尽管他一条腿
却完成了我们正常人
也需要勇气完成的路程
他顽强地为他的
三次婚姻画上
可圈可点的句号

父亲一条腿支撑的家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2008年8月5日
68岁的父亲
患肺癌晚期痛苦的离世

2019.9.1

领父亲去肿瘤医院看病

中岛

父亲来北京看病
我领父亲去了肿瘤医院
挂了下午的专家号
在门诊大厅
我看了给父亲瞧病大夫的介绍
真是一个有名的大夫
在等了足足七个小时后
专家大夫来了
我一直向他微笑
我想父亲的希望
就寄托在他身上了
没想到
他只用几分钟
就看好了一个肿瘤病人
然后告诉
已经挂了他号的14位病人
有一个重要的会议
一个多小时后回来
这天是2006年10月17日

我一条腿的父亲
肺部长了个肿瘤
走路都很费劲
加上半天的等待
实在坐不住了
我扶他去医务室
躺在床上
16点多大夫回来了
这时离下班不足半小时
给我父亲看病后
他说可以住院
他让我快去办理入院手续
不然就下班办不了
我满头大汗的楼上楼下跑
办好了入院单
回家等待入院通知

七天过去了
没有得到通知
我去了医院询问
给我父亲办理
入院手续的人员告诉我
父亲的床是专家床
要等专家通知
我去问专家大夫
他从衣兜掏出一个小本本
翻看了一下告诉我
没有你父亲的名字

2019.9.1

我为这个世界操碎了心

中岛

我的问题是爱冲动
更爱管闲事
我估计我活不到
那个小姑娘说的
“我姥姥活到103岁”
“因为她从不管闲事”
我几十年管的闲事太多
操心的命

那次在地铁10号线
两个女人打的难解难分
没有人敢上去拉开她们
两人都薅住对方的头发
连打带骂
我实在看不下去
上前想分开她们
可她俩使的劲
让我的小身板
小力气无所适从
穿黄衣服的女孩生生被
薅掉一绺头发
两个人打的是那个激烈
就像粘在一起
任我怎么拉都拉不开
最后一大爷参与和我
才把滚在一起的她们分开

几个放学的孩子追着打闹
我叫住他们
用教训的口气
“千万别大路上打闹
万一被车碰着
你这棍子扔了
不小心会打着人”

两个小孩在湖边抢东西
我急忙奔过去
把一个5岁大的孩子
抱离湖边
“多危险?
他不小心把你推河里咋办”
人家父母都在不远处
我操的哪门子心?

问路的
打听地方的
找厕所的
…………
统统成了我操心的范畴
离我几十米
我都会主动过去询问

怎么感觉我成了
北京的大妈?
我会经常用侦查的目光
审视四周
一有可能就跑过去
甚至有人对我的行为
都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自个儿给了自己管闲事身体
总是在无意中管这管那
有操不完的心
我对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有病

有几次
我病的都站不住了
都会把座位让给老人孩子
“我都病成这样了
还这么贱”

是啊
我管不住自己
我为这个世界
操碎了心

2019.9.7

小伙与猫

中岛

在我办公租住的男人帮大院
一个长相不细看一定认为
他是女孩子的高个小伙
动漫专科毕业
住一个月
小伙就挺不住了
500元的房租都交不起
于是他和房东请求房租
晚交一段时间
房子给他留着
他出去打段工

小伙养了只猫
看着挺可爱的
天天在院里转
见人就“喵喵喵”的叫唤

小伙临走时给猫买了一盆猫粮
他租住一层所以门虽锁
但窗户总开着
于是这窗户就成了这猫咪
出入的门

我喂它肠时
它会叼上一块
快速的跑走
跳上窗台进屋
然后又返回
跑到我面前要吃的

院子的欢乐有时也因
它几声“喵喵”显得温暖

半个月了
小伙还没有回来
他租下的房间
成了这只猫自己的家

2019.8.27

诗人鲁克为诗歌《小伙与猫》写的评论

诗的高下,全看你对这世界有多少体恤和心疼
——中岛《小伙与猫》

小伙与猫

中岛

在我办公租住的男人帮大院
一个长相不细看一定认为
他是女孩子的高个小伙
动漫专科毕业
住一个月
小伙就挺不住了
500元的房租都交不起
于是他和房东请求房租
晚交一段时间
房子给他留着
他出去打段工

小伙养了只猫
看着挺可爱的
天天在院里转
见人就“喵喵喵”地叫唤

小伙临走时给猫买了一盆猫粮
他租住一层所以门虽锁
但窗户总开着
于是这窗户就成了这猫咪
出入的门

我喂它肠时
它会叼上一块
快速跑走
跳上窗台进屋
然后又返回
跑到我面前要吃的

院子的欢乐有时也因
它几声“喵喵”显得突出

半个月了
小伙还没有回来
他租下的房间
成了这只猫自己的家

诗的高下,有没有个评判标准?当然有;这个标准是什么?很简单:就看诗人对这个世界有多少体恤和心疼。

诗人一生都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怎么写,另一个是写什么,后者永远重于前者。本书前文已多次阐述“诗该怎么写”和“诗该写什么”的问题。

诗该怎么写?就用最朴素的语言,书写你最真实的疼痛和感动,不痛不写,不痒不写;别过于跟语言较劲(尽管语言是诗歌的嘴唇),也别过于在意形式,而要把心眼永远聚焦在内容上。

诗该写什么?就写生活、写生命;写生活和生命的什么?就写生活和生命的真相——写生活和生命被心灵杂草遮蔽的部分——不光是让生活和生命的真相露出来,首先是让诗人自己被杂草遮蔽的心灵露出来——在坚硬冷酷的世界里,诗人首先要找到的,不是别的(不是书写对象),恰恰是自己那颗可能丢失已久、日渐麻木的怦怦跳的、滚烫的热爱之心。

本书前文还说,诗是“事”的代名词,无事便无趣,无事便无聊;有事则有情节、有故事、有内容,不空泛、不虚飘、不缺斤少两,不自欺,也不欺骗读者;任何“不食人间烟火”的所谓诗歌,都是可疑的。

中岛的《小伙与猫》,写的既是人,也是猫,笔墨基本均等;它是中国社会底层生态的一个缩影。

一个长得像女孩的小伙,高挑,瘦削,腼腆,显然是从农村来的,大学动漫本科才毕业,留在城市创业打拼,想要改变命运,改变人生,然而生活如此现实而又冰冷:他首先需要改变的,就是贫穷,而对他来说,贫穷与生俱来,贫穷如影随形。

一个月500块钱的房租他都交不起了,在严酷的生活面前,小伙多么怯懦,他战战兢兢,他乞求房东缓他一些时日,毕竟在北京城,租金这样低廉的住处并不好找,小伙是知道的,所以他不舍得放弃——不仅仅是不舍得放弃这个房子,更是对留在北京改变人生、改变命运这样一个机会的珍视和珍惜。这样的“小伙”只是个例吗?这样的事情只发生在北京吗?全国每年那么多大学毕业生,有很多来自农村,哪一个不怀揣着梦想,想要改变人生、改变命运呢?

是的,生活并不新鲜,新鲜的是什么呢?是诗人对并不新鲜的生活的独特发现:诗人发现了小伙与猫的关系——发现了面对严酷生活的时候,弱小生命与弱小生命的相互怜惜和彼此等待,发现了他们对生活的忍耐和对生命的坚守;诗人发现了隐藏在严酷生活褶皱里的温暖和温情,便也发现了诗歌,真正的诗歌。

值得注意的是,在严酷的生活面前,面对弱小,诗人并非冷静甚至冷漠旁观,而是与他们呼吸互通,心跳同频;与他们相濡以沫,相互依偎。你看,作为邻居,作为同样贪穷的邻居,虽然不能给小伙经济和物质上多少帮助,但可以力所能及地照顾并陪伴他的猫。

感人的力量总体现在细节里:诗人常拿火腿肠喂猫,但那猫每次并不是狼吞虎咽、一气吃完,而是总要先“叼上一块/快速跑走/跳上窗台进屋/然后又返回/跑到我面前要吃的”,猫的聪明和狡黠跃然纸上,但这聪明和狡黠里,却透着无尽的悲凉和卑微——这和它的主人何其相似乃尔!

贫穷制约着底层生命,在严酷的生活面前,有一种努力叫挣扎——这个大学刚刚毕业,留在北京打拼的小伙,连每月500元的房租都付不起,还要乞求房东缓一缓,允许他的房租“晚交一段时间/房子给他留着/他出去打段工”;贫穷而严峻的生活并没有泯灭小伙的爱心,他自己吃饭尚且困难,却收养了一只小猫——我甚至可以想象这只小猫多半是流浪猫的后代——他要出去打工挣房租,小猫怎么办呢?他没有托付给邻居——贫穷的年轻人往往一边自卑,一边自尊心超强——自尊又善良的小伙不愿给邻居添麻烦,他买了整整一大盆儿猫粮,放在屋里,留给他心爱的小猫……

院子的欢乐有时也因
它几声“喵喵”显得突出

——生活坚硬而不乏快乐,总是生活教会我们感恩并坚强。

半个月了
小伙还没有回来
他租下的房间
成了这只猫自己的家

——小猫的孤独等待,和小伙在外的艰难打拼,形成呼应,相互关照,给人希望又让人揪心。在庞大的物质世界面前,诗人总是与弱小同病相怜。

总是温热的地方最柔软。诗人啊,在这苍茫的、冷酷的世界,请保持你的温热和柔软——诗人,你是这个世界最后的良心。

鲁克

鲁克,本名鲁文咏,祖籍山东临沂,1969年10月生于江苏东海。服过兵役,退役后做过十年银行职员,后辞职南下,又北漂十余年,做过记者、编辑,现为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深港分会文化艺术中心研究员、妙奇国际影视文化(北京)有限公司总裁,从事政论研究写作和影视导演工作。诗歌、长篇小说、社会纪实、影视剧本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等期刊,入选多种选本,曾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多次获全国奖。主张暖性写作,誓为苍生立言;认为一切缺失疼痛与泪水元素的文学艺术产品都是赝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9-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