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捷杰耶夫,政治或艺术

2012-09-29 20:31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张健 阅读

\

捷杰耶夫

    “如果主席出席演出,我很荣幸”
  
  曾有人将小泽征尔和瓦莱里·捷杰耶夫作了这样的比较:小泽征尔的才华已展现无遗;而瓦莱里·捷杰耶夫,谁也不敢预测他的天才背后还藏着怎样的天才。

  1979年3月,小泽征尔带领波士顿交响乐团来到中国,那是中美建交后第一个美国访华交响乐团。与演出相比,人们更热衷谈论的是,邓小平亲临演出现场。

  捷杰耶夫首次来华演出是1998年。在人民大会堂,江泽民观看了演出。对此外界曾有一种简单解读:这可能是捷杰耶夫将如同小泽征尔一般频繁现身中国的开始。

  “如果主席出席我的演出,我很荣幸。但普通人甚至从未到过剧场的人出席我的演出,我也同样荣幸。”对于他将于2007年12月25日指挥的国家大剧院的揭幕演出,捷杰耶夫对南方周末记者如是说。

  1953年5月2日,捷杰耶夫出生在莫斯科。父亲是苏联军官,在他14岁时离世。他的一位叔叔是坦克设计师,与约瑟夫·斯大林过从甚密。捷杰耶夫自称“山民”,因为他从小便离开莫斯科,在奥塞梯(Ossetia)的大山中长大成人。

  早在1998年,《泰晤士报》就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具魅力的音乐指挥家”。《华盛顿邮报》的评语则是:“捷杰耶夫完全有权和本世纪所有最伟大的指挥大师齐名。”1999年,《金融时报》撰文说:“他的眼睛从来不离开音乐,他整个人钻进了音乐,最终从中抽出最动人心髓的表演。”

  2001年,《多伦多星报》这样描述他的指挥场面:“捷杰耶夫,他的双腿在指挥台上振动,他的胳膊拍打自己的身躯,他的手急速舞动,他面前的团队获得了永久的动力,带来了50分钟直抵肺腑的演出。”

  捷杰耶夫并非一位神童。1961年,捷杰耶夫就读于奥塞梯的一所音乐学校,这所学校现在已经用他的名字命名。虽然捷杰耶夫幼年即对音乐有着兴趣,但父亲的去世让他的兴趣一度中止。他的母亲和两位姐姐劝他继续学习音乐。1972年,他进入列宁格勒音乐学校,就是今天的圣彼得堡音乐学校。由于他长期生活在奥塞梯的大山之地,他的音乐知识远远落后于城里的孩子,他的指挥成绩落后同学甚多,据说,他甚至连俄罗斯现代音乐的核心作品——肖斯塔科维奇的15个交响乐都不甚熟悉。
  
  “俄罗斯像上海就好了”
  
  捷杰耶夫没有时间和耐心回忆往事,人们很难知道他当初是如何地奋起直追,并在4年后赢得全苏联音乐指挥奖。1977年,初露峥嵘的他取得了一个莫大的回报——前往西柏林的签证。这在当时东西方阵营紧张对立的时局下,异常难得。他因此得以参加该年卡拉扬音乐指挥大赛,并夺得头筹。

  这次在东西方阵营间的一出一进一直左右着他的命运。就在同一年,基洛夫歌剧院(现名马林斯基剧院)聘任他为剧院助理指挥,次年他获得登台亮相的机会,指挥演出了普罗科菲耶夫(Sergei Prokofiev)的歌剧《战争与和平》。直到现在,普罗科菲耶夫一直是捷杰耶夫的最爱,2007年12月25日,按照他本来的合约,这一天他将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上演他重新制作的《战争与和平》。

 1978年以后,他的好日子并不多。1991年,苏联解体,基洛夫歌剧院艺术家大量流失,所有演出近乎搁置。这个烂摊子由捷杰耶夫接了下来。1988年,他接任基洛夫歌剧院艺术总监。人们对他的当选有两种解读:列宁格勒没有人愿意接手这家空壳剧院;这个人的活动能力也许能给濒临死亡的剧院带来一线生机。

  捷杰耶夫的战略是清晰的,那就是向西方进发。1989年,他带领基洛夫歌剧院参加德国斯莱郝斯敦音乐节(Schleswig-Holstein Festival)。1993年,他决意踏足不列颠和美国,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两家歌剧院——伦敦哥伦特花园(Covent Garden)皇家歌剧院和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展示他的指挥技巧。这位前东方阵营的指挥家开始渐渐为西方人熟悉。1995年,他被鹿特丹爱乐乐团聘为首席指挥,两年后,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伸出了同样的橄榄枝。1997年,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指挥台接受了他的指挥棒。他的才华一在西方世界亮出,像前文提及的犹如潮水般的好评就从未间断。

  捷杰耶夫个人成名,也给他旗下的基洛夫歌剧院带来了希望。

  使基洛夫复活还需要钱。它的财务支出由政府部门承担,不过当时的俄罗斯政府有多少心思花钱在一个破败不堪的歌剧院上呢?1998年,捷杰耶夫访华在上海大剧院演出完毕,由于饭店都已经关门,张宇陪同他在金茂大厦的一家咖啡馆点了一份简单的套餐,餐间,他眺望外滩和陆家嘴一片灯火辉煌的景象,不由感叹:“如果有一天,俄罗斯也能如此就好了。”
  
  人际关系,人际关系,人际关系
  
  这位美国《新闻周刊》笔下的“并非油光滑面的绅士”却在世界名流圈非常吃香。普京就任圣彼得堡市第一副市长时,曾是基洛夫歌剧院的常客,因此捷杰耶夫和他结交。捷杰耶夫不想对南方周末记者深谈他和普京的朋友关系,但据说他可以直接拨打普京的热线电话,并且他和普京互为双方孩子的教父。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捷杰耶夫称:“马林斯基剧院出现财政困难,我不找地方政府,我会直接找中央政府。”他曾经多次和普京长谈,话题除了音乐,就是俄罗斯。

  2004年9月1日,就在捷杰耶夫的家乡俄罗斯北奥塞梯的别斯兰镇,举世震惊的校园人质惨案发生。这一天,捷杰耶夫正受邀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是年第一季的开幕演出,当晚的演出中,人们看见他的泪水流下面颊。他说:“这是我此生以来最难受的一场演出。”演出后,他立即飞往莫斯科现身国家电视台,劝告奥塞梯老乡和俄罗斯人,不要进行反俄罗斯示威,也不要杀害穆斯林,“从暴力受益的永远是恐怖分子……暴力不能让我们的孩子重新活过来。”

  1992年,他在圣彼得堡一手举办白夜之星音乐节。出席这个音乐节的几乎都是皇亲贵族、政府要员、巨商大贾,据说,一张餐券价格超过3000美金。所以,它更像是为基洛夫剧院募集资金的慈善晚会。普京也曾亲临这一音乐节。英国《独立报》曾对2001年的白夜之星音乐会有过这样的描述:

  “当普京进来时,所有人都起身,一片欢呼声。‘那是总统!我们的总统!’一位女人用充满敬意的语气喃喃说道。普京和夫人走到瓦莱里·捷杰耶夫身边坐下……我的桌子旁就坐着一位普京的高级参谋、一位文学周刊的编辑和一位歌剧指挥。另一个桌子旁,坐着几个在任或卸任的大臣,以及商界的领军人物。人际关系,人际关系,人际关系是今晚的主规则。在焰火、爵士和舞曲之后,宴会已经到了凌晨4点。这样,钱就被筹集起来,用以重建马林斯基剧院。”

  2007年11月15日,中国国家大剧院的新闻发布会上,网络视频连线了身在日本的捷杰耶夫,他非常兴奋地对在场的人描述了马林斯基剧院的扩建——他们又新建了一个音乐厅。因为捷杰耶夫,马林斯基剧院已经成为世界上排名前列的剧院。据说,英国哥伦特花园皇家歌剧院曾经推迟过莫斯科大剧院的演出,因为要给马林斯基剧院腾地方。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