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娜塔莎·特雷塞维获普利策诗歌奖

2012-09-29 19: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蔡天新 阅读

女诗人娜塔莎·特雷塞维

    据美联社报道,2007年度美国最负盛名的文学和新闻奖项——普利策奖已于日前揭晓。倍受瞩目的诗歌奖再次花落女诗人,这回得奖的是一位南方诗人,密西西比出生、居住在乔治亚的娜塔莎·特雷塞维(Natasha  Trethewey),她的获奖诗集是《本土卫士》(Native Guard, Houghton  Mifflin出版社)。值得一提的是,1966年出生的特雷塞维毕业于乔治亚大学,1997-1998年度博主曾在乔大访问,算起来也是校友了。不仅如此,当此前四年我在加利福尼亚认识的老朋友、美国名诗人、普利策奖和全国图书奖得主菲里浦·莱汶来乔大朗诵时她也赶来捧场,记得当天夜里我们曾一同陪莱汶去酒吧小坐。娜塔莎目前在亚特兰大的爱默里大学英文系任写作副教授,与全国图书奖获得者、旅美中国作家哈金(和我同年获山东大学硕士,呵呵,名副其实的校友)同事。

    美国历来多出优秀的女诗人,享誉中国和世界的就有狄金森、莫尔、H D、毕晓普、普拉斯、塞克斯顿,等等,博主新近重版的传记《与伊丽莎白同行》(花城出版社)就是通过自己的旅行,回忆了伊丽莎白·毕晓普传奇的一生(封面见后)。

    一时高兴,来不及征求娜塔莎的意见,从她在爱默里大学的个人主页上取下惟一的照片和惟一的诗作(应该是她本人较为满意的),快速译成中文(附原文),以饷各位喜欢诗歌的网友。

界限

 

一天下来,我倾听一只勤劳的啄木鸟
发出的声音,为窗外那棵黄金树担忧。
他的任务非常艰巨,他的身体

好似一条铰链, 或一个敲门人
正对我记忆中那座凌乱的房屋
在里面几乎可见我母亲的面容。

她在那里,又一次,在树的后面,
它那纤细的荚和心形的叶片
悬挂着像一床床潮湿的被单——仿佛

一片片薄薄的白色屏幕挡在我们之间。
这只啄木鸟是那样急切,我敢肯定
他是在寻找着什么——不仅仅是

甲壳虫或幼虫, 而是其他的礼物
——黄金树所拥有的。他全天工作着,
不知疲倦,扑动着那颗绿色的心脏。

 

Limen

All day I"ve listened to the industry
of a single woodpecker, worrying the catalpa tree
just outside my window. Hard at his task,

his body is a hinge, a door knocker
to the cluttered house of memory in which
I can almost see my mother"s face.

She is there, again, beyond the tree,
its slender pods and heart-shaped leaves,
hanging wet sheets on the line -- each one

a thin white screen between us. So insistent
is this woodpecker, I"m sure
he must be looking for something else -- not simply

the beetles and grubs inside, but some other gift
the tree might hold. All day he"s been at work,
tireless, making the green hearts flutter.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