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何塞·多诺索:怪诞的一万个理由

2012-09-29 19:33 来源:新京报 作者:雪屏 阅读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家何塞·多诺索

     

  多诺索代表作《污秽的夜鸟》自1970年问世以后,就成为“爆炸文学”的代表作而被读书界所瞩目

     《污秽的夜鸟》里的那座修道院也真是颓败得可以,《污秽的夜鸟》那座修道院里的温贝托·佩尼亚洛萨更是颓败,颓败得一无所有,包括姓名、身份、地位和模样等等。所以,他不断地寻找,寻找是何塞·多诺索这部小说的主题,遗憾的是,他总也找不到……何塞·多诺索用八个月写就的这部小说,我一口气用了八个钟头就读完了,读得大汗淋漓,仿佛刚刚爬过了一座山,那山是坎坷的。

  何塞·多诺索在创作《污秽的夜鸟》的时候,正在忍受着胃病的折磨,他似乎一辈子都在被胃病所折磨,有几次甚至由于胃出血而昏厥在公众场合,多诺索把这都归咎于他小时候逃学总以胃疼为借口,报应呀!大概是他对胃病痛苦的印象太深刻了,在他小说中,凡是患病者,几乎患的都是胃病,《污秽的夜鸟》里的主人公温贝托·佩尼亚洛萨也是这样,作家还特意描写了他因为胃溃疡而做切除手术的场面。

  何塞·多诺索虽然是智利人,但《污秽的夜鸟》却不仅仅是发生在智利的故事,你可以说它发生在阿根廷,也可以说发生在巴西,甚或可以说是发生在秘鲁或任何一个拉丁美洲国度。

  它是一个寓言,一个怪诞的寓言,一个在修道院被修女们叫作“小哑巴”的人讲的寓言。

  德国的佛朗茨·罗是最早给魔幻现实主义定性的评论家,他说:神秘色彩不是用来再现世界的,而是把它隐藏和显露在后面。这正是何塞·多诺索作品的一个鲜明特征,也是拉美文学特有的元素。神秘是整个美洲大陆的图腾。墨西哥作家富恩特斯所说的另外一句话:什么是文学?文学就是暴露历史所掩藏、遗忘或阉割的东西。正好可以拿来概括何塞·多诺索的这部小说。

  不错,《污秽的夜鸟》不是一部可以一言以蔽之的小说,它太庞大了,庞大得犹如一卷大百科全书,自1970年问世以后,就成为“爆炸文学”的代表作而被读书界所瞩目。遗憾的是,这样一部巨作,在我们这里却没受到足够的重视。

  小说里的人物大多是呆滞的,今天早晨是昨天早晨的重复,明天下午又是今天下午的重演。反正我早就有思想准备,想要从拉美作家那里读到阳光明媚的故事恐怕很难,难于上青天。在这个故事中,从修道院里长大的小哑巴温贝托·佩尼亚洛萨也是这么一个呆滞可怜的人,可怜得无父无母,一出门就会有一大群饿狗狂吠着追赶他。就是透过这个可怜虫的眼睛,我们可以看到那些怪诞的女巫,看到那些被缝上眼睛、嘴巴、肛门、生殖器、鼻子和耳朵的丑八怪与形形色色的神话传说……真真假假、神神道道,用何塞·多诺索的话说:这部书几乎纯属想象。

  其实,何塞·多诺索在这里要表现的不仅仅是贫困者的艰辛和痛苦,更是要表现资产者的没落和崩溃,比如那个富有的堂·赫罗尼莫,权利和地位什么都有了,却没有最起码的生殖能力,只好去借助一无所有的温贝托·佩尼亚洛萨来帮忙。在作家看来,资产阶级已经彻底阳痿了,尽管作家本人也出身于豪门,他也曾说过:我一脚踏在寡头阶级,另一脚踏在中产阶级,但同时又被双方摒弃……《污秽的夜鸟》简直就是一个神经错乱的盒子,里面装满了妖魔鬼怪,何塞·多诺索把这个盒子的盖子打开,让它们跑出来在字里行间兴风作浪。他似乎有意颠覆由他的文学前辈布莱斯特·加纳所开创的现实主义的社会风俗的手法,反其道而行之,重笔去写丑陋,而不是美好。这真应了一句雕塑家常说的话——破坏也是艺术。

  研究拉美文学很有造诣的朱景冬先生曾给魔幻文学下的定义是:借助神奇的、具有幻想色彩的事物,如神话故事、古老传说、鬼怪活动、奇妙的自然现象,运用象征、夸张、荒诞以及现代派的一些手法,如时序的颠倒、多角度叙述、电影蒙太奇等等,反映历史、现实、人的内心世界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段。《污秽的夜鸟》几乎把朱景冬先生所列举的所有手段都用上了,一个也没少,似乎还多了些。

  那么,目的是什么呢?目的就是要告诉读者,这个物质世界是怪诞的,这个物质世界里追求物质的人们也是怪诞的,就像我们在哈哈镜里所看到的一样,都是变形的。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