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晓梦:打他(短篇)

2012-09-29 19:0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赵晓梦 阅读

赵晓梦像


    星期天的前一天,刘大明以他惯有的悠闲方式,骑着破单车穿过城市中心广场。他非常认真地听完钟楼上的11记钟声,随后他就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打他。刘大明将自行车环绕声音击中的事发地点作圆周运动,他没有发现可疑的敌人,他只看见古老的钟楼唯我致尊的怪模怪样和历经风雨的傻气。
    刘大明天真地搔了搔头皮,这与他而立之年臭味相投。
    今天星期五。
1
   
    海浪告诉陈真,她听到一个神秘的声音,海浪满脸无奈地补充说她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海浪回忆上午的时候她骑着新买的变速赛车穿过城市中心广场,她几乎每天都是在这个时候经过广场。要么大钟正敲响11点,要么大钟已经敲过11点,要么大钟正在她身后敲11点。海浪说她喜欢大钟古老悠长的回音,海浪说她热爱11点这个时间,海浪兴奋地说她在11点前后左右自由自在地游戏,生活单纯美丽安逸。出事的时候,11点刚刚到来,因为对11点的热爱,海浪对它并未在意,她放慢车速穿过广场,海浪形容自己11点的声音里呈现出的亢奋犹如鱼儿在清澈的深潭里轻歌曼舞。显然,广场成了深潭,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成了背景。海浪是一条自以为是的美人鱼。陈真便问道,事发当时,你可曾见到什么可疑的人?海浪仔细地作了回忆,然后摇摇头说这太神秘。陈真就想象不出海浪对11点的热爱和沉浸其中的快乐。
   
    陈真接下去的问话海浪毫不费力就作出了肯定回答,她说那天是星期五,也就是昨天下午。
   
    海浪开始对此事有些躁动,她点上一支烟,陈真最讨厌女孩在他面前吸烟,他差点就上去夺下烟,却发现这事不属于自己现在的职权范围。他接着问海浪。海浪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关你屁事。陈真火了,到底什么事?海浪看了看陈真猴子样的身材和脸红脖子粗,差点就笑掉牙。
   
    事实上,海浪这时已经毫不在乎那件突兀而来的事件,她觉得陈真单薄的身体完全能被一阵东西南北风对穿对地吹过。海浪被这想法刺激,由此伸展出去的想象无穷无尽地漫天飞舞,她彻底被某种神性的光芒所牵引,上升。
    然后是一片空白。
    海浪通常在事后无奈地坦白自己想象力匮乏。

2

    对于瞎子的准确预见,王教授深感哲学的肤浅。在吉林巷著名的瞎子眼里,即将退休的王教授戴着圆礼帽,拄着文明棍,吸首香烟,从吉林巷毗邻的法学院后门走进深秋的夜晚,月明星稀的天象以及诗情扬溢的林荫道吸引着王教授一走再走。此时此刻,王教授暂时抛开自己钟爱一生的哲学,沉浸在形而下的逍遥里,王教授在此情此景里留连忘返,越走越远,然后他接近了他一生都未离开的这座城市的中心广场,往事越千年,最后定格在弹指一挥间。触景生情,王教授开始从克尔凯郭尔想到了海德格尔,从萨特想到了米兰·昆德拉,广场在灯火的晖映下失去真实性,巨大的钟鼓楼犹如一块胆结石,王教授很快就忆起了电视里有关的广告来,王教授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了一下,他四下张望,并回忆起尼采在《查拉期图拉如是说》一书里有关上帝死了的段落。与此同时,瞎子听到了丧钟一样的11记钟鼓,成为王教授记忆的背景音乐。

    瞎子用他高尚的手势打断王教授的可是之辞。瞎子的神情出现病态,他肯定地告诉王教授,那个声音一直重复了11次,无边地游过来,声音短促有力,打他打他打她打他……王教授确实承认自己听到一个声音说打他打她,但他坚持认为这和自己无关,更不能牵强附会地说与钟声和记忆有关。王教授十分鄙夷但又宽宏大度地辞别瞎子择道而归。

    瞎子再次从王教授的脚步声里听到了宿命的力量,犹如万马奔腾犹如泰山压顶,企图拉你下马,企图置你于死地。

3
    雪花对阿姨说,今天怎么这样的冷?
   
    阿姨对雪花没有什么好感。在她看来,雪花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学着大人玩深沉,独来独往,还很自私。因为会弹钢琴,还在区级比赛中得过名次,走起路来就有几分骄傲。没有孩子和她玩,她常常一个人趴在滑梯旁边,冷漠地看着那些天真的儿童,甚至对阿姨除了必要的礼节也没有的微笑和依赖。放学后,雪花总是一个人坐在草坪上玩着自己心爱的魔方,或者用手帕叠着各种动物,来接她的爸爸妈妈总是要高声叫喊才能找到她。见到爸爸妈妈她也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兴奋那样娇媚。她抓住爸爸或妈妈的手,转过身对阿姨不冷不热地说声再见,眼睛就一直盯着地面,踢着石子或纸片,要不她就老老实实坐在自行车后架上,反正很少言语。
   
    要是别的孩子,他/她准会向阿姨撒娇说我真的好冷啊。但雪花说完天冷后,又独自一人在幼稚园里踯躅。阿姨这才发现孩子们都走完了,现在就只有她和雪花两个人在幼稚园嵌着梅花鹿和大狗熊的铁门里。阿姨想雪花还小,怎么就偏爱上孤独这样成熟的词语?阿姨顺藤摸瓜,她猜想雪花一定是受了不健康的家庭环境影响所致,她进一步想到雪花天生痴呆。她不得不为自己的这些想法内疚,因为她曾到过雪花家,雪花爸爸尚且年轻就是市文联的专业作家,雪花妈在城关医院做护士长,还有位慈祥的退休奶奶,专职照理雪花的饮食起居和童年教育,雪花双手在黑白键上奏出的琴声,飘逸优美,梦幻般诱人沉醉。阿姨想象不出更为合适的理由来解释雪花的怪癖:或许天才都他妈的是孤独狂吧!这又关我屁事!年轻的阿姨为自己的粗口脸红了。雪花爸那张猜不透的笑脸让她在秋风中一阵颤抖。好在四周无人,她心里却更为慌乱。她努力镇静,她开始向雪花走过去,她就喊了声雪花。
    阿姨说雪花你爸来啦。
    雪花爸就真的出现在梅花鹿和大狗熊的铁门外。


4

    大明记不清自己那天的具体表情里隐含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他极为认真地注意到了阿姨掩饰不住的慌张。这不禁让他回想起一个已经逝去的下午,当他急匆匆地跑回家取作业本,父亲那张笑脸在半开的门后红润又充满愤怒,作业本被父亲扔得远远的,大明还没来得及进一步细想,门就被父亲重重地关上了。大明愤怒极了,他抓起石头狠狠地砸向玻璃窗,大明没听到父亲愤怒的咆哮,倒是一个年轻女人爽朗的笑声里,父亲嘿嘿地憨笑着。

    那是我儿子。

    雪花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她觉得父亲今天看上去有趣极了,于是她迅速爬上滑梯,准备俯瞰即将发生的事。然而,事情到后来并未如雪花所料想的那样按部就班顺利进行,故事在节处生枝里走向了冗长的对话描写,父亲斜靠在自行车上,烟雾掩盖了他的真实面目,阿姨拘谨得像个孩子,白色羊毛裙在秋风里不胜骄羞。

    大明忽然意识到自己是来接孩子的。长长的对话并未消除他11点以来就有的烦躁,在他听到那个神秘的声音后,整整一个下午,大明在自己的写作室里坐立不安,电脑荧光屏上始终只显示打他打打他打她打他打她打她打他打她打她打她打他他她她……打你妈个头。大明就骑了车来接雪花。一种倾泄的欲望使他和幼稚园里的阿姨旁若无人地热烈长谈,并且毫不犹豫地露出了丈夫样的温情。尚未婚嫁的阿姨犹如野火烧身,她看见真实的将来正迎着秋风跑来,然后是火光冲天。

    冲天的火光淹没阿姨柔软的身体。


5


    陈真经过一夜的冥思苦想,忽然大彻大悟,他为自己过去的平庸和真诚感到无比痛心。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陈真仿佛听到身体正像一座空楼塌陷,陈真以莫大的忍耐力克制住自己的不安,他任由身体的毁灭,他以无比欣慰的感情迎接自己的新生。从废墟里爬过去你才能达到这种境界。陈真在给刘大明的信中醒目地写下了这句未来的名言,然后把自己作为画家的荣誉付之一炬。大彻大悟的陈真最后停留在一幅巨型画架前,这是他正在创作的油画作品《少女的祈祷》,陈真首先为标题的庸俗感到耻辱,画面上海浪尚未成型的影子让他一阵恶心。陈真平静地掏出打火机,一幅曾经精心构思的作品和一次曾经热烈的爱情便在火光中湮灭。陈真膨胀的思维从海浪骄傲的脸庞掠过,他以新生代艺术家的伟大敏锐力,迅速抓住了足以让他辉煌一生的创作灵感。打他(她)打他(她)什么意思?陈真紧紧地咬住这几个字,突然狂啸起来,他随手把一只玻璃瓶子扔下楼去,体味疯狂摇滚的没落。等到破坏得差不多了,陈真开始平静下来,苍白地平静下来,陈真将倾尽才华创作足以让他辉煌地过一生的伟大作品《打他/她是什么意思》。海浪花了三天时间才收拾整洁的画室此时一片狼藉,无论是从现实还是从理论上讲都成了陈真所希望的效果:废墟。


6


    大明无力阻止见到海浪的冲动。海浪在事后回忆自己那天实在平常,黑色牛仔裤扎件黄色羊毛衫,唯一的饰物也只有一只港式手提包,时下正流行的款式和颜色。大明说,妙就妙在那根棕色的大头皮带,把海浪的腰身给彻底化了,长期对女人臀部的痴迷,海浪让大明真正开了眼界。目光所击,狡猾猴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久居阴暗里的身子迅速硬朗起来,大明想起一个词:征服。而这征服的过程,正是大明所期望的美和快感,它远胜于得到。大明正是这般背着妻子满街追逐女人,使他获得了妙不可言的灵感,一写就是激情千里。

    海浪的热情出乎大明的预料。紧跟在臀部后面的大明正搜肠刮肚琢磨着如何接近她时,前面的女人转过身,让大明措不及防地碰到了她骄傲的胸脯。女人却笑了。女人说,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是见过你的,你叫刘大明是吧?

    大明觉得这比小说还虚伪,童话到这般地步。现实使大明苦心思考的方案统统行不通了,征服的手段瓦解了,大明想,我们也许能成为朋友吧。

    原来她是陈真的朋友,陈真的朋友也就自然听说过和在照片上见到过大明了。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他们从陈真这个人谈到陈真的画,从陈真的画谈到社会和现实,现实是一堆无聊的话题,主要是由男人女人有序地组合而成,充满了虚伪和诽谤。这正合大明之意,大明是这方面的高手。大明确定海浪是真的给逗得很开心,大明就自然地抓住了海浪的手,竭尽才华持续深入。后来他们去了饭馆和舞厅。从舞厅出来,海浪说我该回家了。大明说你不和陈真一起住,海浪开心地笑了,你居然是个醋坛子。我男人比他有本事多了,只是不知道这会儿正躺在欧罗巴哪个女人浪漫的怀里。大明说那我送你回家吧。

    他们来到广场。广场安静空旷。大明想起星期五听到一个声音,大明抬头看见钟表又是11点了,古老静穆的钟声在秋风里暗藏杀机,大明便在一念之间陷入恐惧的深渊,大明发现海浪已经不在身边了。大明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清晰得近在咫尺。大明四下里寻找可疑的人,却见海浪手里拿着两串冰糖葫芦慌张地跑过来。海浪告诉大明,我听到有人像是指着我对别人说,打她!大明说他也听到了。大明告诉海浪他星期五下午11点的时候也听到过,在证实周围并无可疑以后,我怀疑自己是否是听错了,然后我一下午坐立不安,无论怎样敲键盘,电脑荧屏上都显示“打他打她打他”这两个字。海浪说你倒提醒了我,我也曾在星期五上午11点听到过这声音,我曾给陈真讲起过他的问话莫名其妙,我们不欢而散。

    大明想这样谈下去不会有好结果。时间不早了,他得速战速决,将征服圆满完成。大明接过海浪手里的糖戎芦,搂了海浪,在凑上去亲吻时,大明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明拽起海浪上了一辆中巴车。


7

  
    王教授径直来到广场,钟楼正好敲响夜晚11点,王教授又听到那个声音,王教授差点就吼了起来,但他无奈地平静下来,没有可疑的人,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可那个声音是那样的清晰,就像有人指着自己的背脊叫旁边的人说打他。王教授一生淡泊名利,著述丰富,受人尊敬,这神秘的声音犹如暗处伸出来的巴掌重重地给了他两耳光。他开始了对唯心主义的严肃思考。他很快就想到了瞎子,顷刻之间,仿佛整个广场都布满了瞎子那黑洞般的眼睛,他预知即将发生的祸福,他高高在上,钟楼似乎是他握在手心的法宝,广场该不会是他的一张八卦图吧。王教授脸红心跳,他为自己惭愧不已,满腹经纶竟不如一个瞎子。现在他唯一的祈望就是祸事不要降临到自己头上来。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王教授忽然发现黄昏是孤独的。尽管不服老,但在学问上是没有多少长进的了。老伴从事音乐教学,到老还得不到休息,在所有虔诚的求学者中,选中一个叫雪花的小姑娘,教她钢琴和声乐,刚才雪花来上课,往日优美的琴声,今天听来乱七八糟,老伴急得直跺脚,王教授就一人出来散心了。
   
    在阔别街头小酒坊二十三年后,王教授又坐了进去,固执地想平静心情,借酒浇愁。


8
   
    幼稚园里的阿姨开始改变对雪花的态度了,孩子们都说她简直就像雪花的妈妈。雪花还是以前那个雪花,独来独往,寡言少语,孩子们很少见到她对阿姨娇媚地笑。阿姨毕竟学过幼儿教育心理学,她显得很有耐心很有信心,她越来越觉得雪花是个可爱的孩子,是最有前途的孩子。但是,另外一件事却让她有些不安。这天放学,别的孩子们都被接走了。幼稚园里只剩下她和雪花。阿姨照例去拿了一盒巧克力递给雪花。雪花很爱吃巧克力,在经过一番简单的思想斗争后,雪花再次接受了阿姨的贿赂,但她预感到阿姨这次一定有所求。
  
    阿姨看上去有些不自在,她没有像往日雪花吃巧克力时给雪花讲饮食卫生、讲白雪公主和小矮人的故事,阿姨看着雪花脸却红了。
    雪花,妈妈今天还来接你吗?
    雪花敏感地意识到了阿姨的最终目的。她点了点头。
    你爸爸最近很忙吧?他还每天都给你讲故事吗?
  
    雪花却笑了,你该不是装的吧?我爸都有好几天没回家了,我妈正在找他。雪花的眼睛却狡猾地盯着阿姨的表情。
  
    阿姨吃惊不小,却又为自己的唐突表情羞愧。阿姨有些主无伦次,她问起雪花爸失踪的原因,她安慰雪花,她搂住雪花。
  
    雪花使劲挣脱阿姨并不成熟的怀抱。这时她听到一个声音在叫她的名字。雪花看见奶奶正颠着小脚跑过来,手里抓了块烟盒大小的石头。雪花知道奶奶一定是误会有人在抢自己了,雪花对阿姨说,我奶奶来了,快放手。
    奶奶拽住雪花,手里的石头抓得紧紧地,怒视着娇小的幼稚园阿姨。
     
    雪花拽了拽奶奶的衣角,塞给她一块巧克力,奶奶乐了,和雪花一起嚼着巧克力离开了幼稚园。


9
   
    在一个阴雨的日子里,王教授再一次拜访了吉林巷的瞎子先生。神瞎子没有接受王教授的的请求,他告诉王教授,你的吉凶已到了不用打卦就能看出的地步,他忠告王教授,最近千万别在晚上出门,尤其是十五月圆夜。瞎子塞给王教授一只鸡蛋,让他在全身滚了一遍,瞎子再接过鸡蛋,抚摸良久,用草纸包了,又用水浸湿,让王教授立即找条十字路口把蛋烧了吃。
   
    在王教授即将告辞前,瞎子告诉教授,他听到一男一女正走向死亡,他们已经有两次同时听到了那个神秘的声音,可是他们执迷不悟,寻欢作乐,死亡在即。
  
    王教授如获至宝地揣了鸡蛋,匆忙回家抱了一大堆废纸来到法学院一条偏僻得有些勉强的十字路口,等到点火时,才发现慌忙中拿错了纸,王教授想还是性命重要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一对谈恋爱的青年学生见到了王教授雨中烧火的情景,他们不好意思打招呼,只是藏着瞧了瞧,后来等王教授走,他们在灰烬里找出了一些没有充分燃烧的纸片,仔细辩别后确认是王教授的哲学研究手稿。
   
    但是,瞎子在吩咐王教授烧鸡蛋里,遗漏了一项重要内容:在蛋烧好后,应该检查鸡蛋是否烧爆壳,若爆则应重来,才能逃脱劫难。王教授吃的正是烧爆了壳的鸡蛋。王教授终于没能逃脱劫难。十五月圆夜,王教授经不住老伴的软磨硬缠,陪她出了家门,享受良辰美景夫妻恩爱的幸福,王教授想自己是吃了逢凶化吉的鸡蛋的,所以趁着兴致陪老伴走得忘情。
   
    过马路时,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王教授躲闪不及,慌乱中推了老伴一把,在他成抛物线落地的过程中,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附近广场上的大钟正敲响夜晚11点。


10
   
    杀了人的陈真没有停下来。他下意识地加大油门,他改变了方向,他原来是去找刘大明前来欣赏他的新作《打他/她什么意思》,现在突然间就成了杀人犯,他决定找海浪想想法子。
   
    陈真惊慌失措地闯进海浪卧室,他见到两张熟悉的面孔上写着惊慌、苍白和狼狈。陈真苦苦追求的女人如今正躺在刘大明的身边。陈真的眼睛就红了。他再次抓住一个词:打他。打她。
   
    刘大明在惊吓中从女人身上翻下来,他看清来人是陈真。脸上刚露出尴尬的笑,他就看见一只巨大的黑色物体快速飞来,他只觉得眼冒金花后便是一片空白,黑暗的空白。海浪尖叫起来。陈真走过去抓起女人的头发,对着女人的乳房打了一拳,女人半天叫不出声来,陈真拾起刚才砸过去的头盔,照着刘大明血迹斑斑的头部狠敲起来。女人的尖叫声惊醒了陈真。他妈的臭婊子。陈真一拳就把女人打下了床。现在陈真似乎清醒了几分。他把海浪重新抱回床上,一脚揣飞了刘大明,然后关了房门,选了一盒迈克·杰克逊的摇滚带子放在录音机里,按下PLAY键。音量调到了最高分贝。陈真脸上的笑容毫无表情,就像噩梦,陈真满嘴脏话,陈真不紧不慢地褪着衣裤,赤裸的海浪因恐怖而扭曲的身体是多么的美丽和诱人。陈真在外死海浪之前,终于寻找到了无数个夜晚在画架前想着海浪的肉体手淫的那种感觉,真实的感受。一种快乐的享受。伟大的作品。打他的企图已经消失。打她的意义正在迈向高潮。


11

  
    巡逻的警察正穿过广场。其中一个想知道现在的时间,他抬头看大钟,他看见巨大的时针正吊着一个人。警察们好不容易才把死者弄下来。他们在自缢者的白布上见到了一行血字:
    他就叫陈真。是个职业画家,《打他/她什么意思》任你处理。
  
    怀疑和猜疑先是在几个巡逻的警察中间展开。一定有人先设法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朋友,由朋友取走了这幅画,因为杀人犯的作品一定卖钱。消息传来,轰动了整个城市。公安局立案侦察。仍然是一无所获。
    或许这是死者的诺言。
    善良的人们和瞎子一样得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