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李海洲的诗

2012-09-29 04: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海洲 阅读

来吧,往事

素色裹住暗处,拉链还系着落花。
细菌和过敏症突入其来
在昨天,或者更早
两个人被搬运成一声叹息。
这是刀中的出海口
唇边的诗,这是暖冬带着体温的往事。
一个古人丝绸遮面
他在叹息,他要送走一辆偷情的火车。

很多人深陷其间,而我已抽身离开。
告别从十月开始
那凉意袭人的晚宴、街头的奔跑。
那总是走在我前面的人
腰肢如狐、独自买醉到早上。
一低头究竟是多少年?
冒辟疆离开了董小宛
不为人知的花瓣注入各种酒杯。
像我把成都注入重庆
把日本安排为殖民地。

砍掉吧,青春的头
砍掉往事,而往事仍然青春。
我有时会记不清她的模样
那些行走中的省略号,相拥的白鲸。
有人泪如雪花,飘落在慕士塔格。
她是恐龙时代的凹陷
远走了的劫难和水源……
但我不再是她凸起的部分。
来吧,往事。往事中堆积着杂草,
面对面也是天边。
我听见你不久前的哭泣
贴在蔚蓝色的行程上。
有一片冰凉,那是你长衫黑衣的味道。


活着原本就意味着牺牲
——给诗人兄弟余地

那些幽暗的,终将继续幽暗下去……
那些未完成的,或许已被带到天堂。

一个人是自己的抬棺者
命运暗哑,他在命运中翻身
四周是黯淡的白花、柴禾
以及充满鱼腥味的微笑。
一个人让30岁跌倒在生活的刑场。

死亡是最远的一次远游
在异乡的云南,带刺的月亮贴上颈项。
那义无反顾的黑色列车
它关闭了一颗心,也让花园换了人间。

一个人抬头看见太阳照耀祖国
也照耀着妻子的病房。
还有两朵并蒂葵花,阳光下无辜地开放
100天后,他们过早地忧伤
葵花遍地,他们是最孤独的两朵。

许多点灯或握花的手停在风中。
许多饥寒或委屈,我们都必须面对
世事如纸,更加炎凉
一个人在精神世界里以己为王
却在俗世生活中束手被擒……

其实活着原本就意味着牺牲
天空可以注满诗篇
但海水不应该淹没家里的后院
一个人留下自责、寡妇、和男人的铁肩……
一个人走得匆忙,他要亲手结束自己。

社会在生病,时代已病如膏盲。
安息者代表着停止和飞翔
这是生命的大地,它也是愤懑的天堂。


新年远游

风雪的海拔、各处的歧路交织
有很多路口,甚至有会心的小委屈
被转弯灯亮了又熄。
抬头或平视,一锹春天的信札
撞入你自由摇摆的眼波。
这就可以了,呵气成酒
欢乐拖着贵族的红花
慢慢从大脑里爬出……
你看见的果子狸、霜、野菜和鹿脯
在一盆炭火里。


花雕

38度就够了。把体温移出体外
就像把江湖移到桌上
煮几粒青梅,粗暴就平息了

不再辩论,也不纸上访花
落英里有客人吗?有前世今生的
蚕丝和竹马。去吧:
季节拥住的理想、一杯阳光
带来的诗酒年华
——我们活在其中
还要继续活下去


清贫乐

一场蒲公英的音乐会暖暖地
开在蟋蟀合鸣的床塌。
风的秋千——秋千荡下来蚕、木耳、
和倦了的雨披。

快乐在发芽,头顶要长出野花
长出裹住泥炭的诗剧。

去欢迎祖国,欢迎藤蔓上
茅草的忙碌与悲欣……
你哼着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3-0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