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林德俊诗选(台湾)

2012-09-29 04:1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林德俊 阅读

\



    林德俊,网络昵称兔牙小熊。1977年生于台湾台中,长居台北。政治大学社会学硕士。联合报副刊组编辑,台湾艺术大学讲师。着有诗集《成人童诗》(九歌出版),编有《保险箱里的星星:新世纪青年诗人十家》(尔雅出版)、《诗次元:诗路2001网络诗选》(与须文蔚合编)、台湾e世代情诗选《爱情五味》等。曾获乾坤诗奖首奖、林荣三文学奖新诗奖、优秀青年诗人奖、诗运奖、帝门艺评奖、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当代文化艺术发展与社会环境结合论文奖助、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文学创作及出版补助等。由EZ Studio协助商品化之《诗歌象棋:言与心的战争》作品获2008牯岭街书香创意市集暨台北诗歌节日用对象诗征件首奖。策划2003跨界游艺新诗物件展、「苹果日爆」、「乐善好诗」、「诗歌带着水族箱去旅行」等多项诗行动及展览。
    个人网站:兔牙小熊诗磨坊


擦子

一块软橡皮
任凭揉、捏、压、扭
都不说话

只是执意搓摩
修整一幅花花绿绿的世界

赶在自己消失之前


多少夜翻来覆去
就是翻不出
这一身


第一页

一本书里
有几个第一页

第一页里
有几页

第一页是
这一页或那一页

这一页到那一页
用前滚翻或后空翻

第一页无奈着第一页的开始
便是第一页的结束

第一页失败因为第一页结束
却从未开始

这一页里梦着遥远的
那一页

第一页之外的第一页
爱上了某种相对论所以无限


咖啡馆的展览

阳光自窗外伸手
从摊开的书本偷走一个字
松动了城市一颗螺丝

刚刚睡醒的灵魂穿上画布
印象派的舞者、野兽派的作家
新贵派的琴师、新左派的工人
都来这里party

糖的主义、盐的主意
悄悄铺满了地板
像沙滩迎接捎来神秘信息的海潮

思想喝多了酒精
头发都变成不同形状的云
有的古典有的现代

某些无意间飞出的句子
深深嵌入墙的叶脉
作为时间必要的装饰
唯有赤裸裸的快乐或悲伤
看得见


历史博物馆

一个青铜色的早晨
游客的脚步刚刚出土
时光机的舱门已打开
超时空的交配尚差一颗按钮

电梯直线上升
一下子越过好几个朝代
通史岔出断代,时间山路般蜿蜒
人愈走愈小愈走愈小…

历史,有些被钉在墙上
有些,被锁在透明柜里
酒器的意义在于观赏而非使用
杯子与杯子何时能再干出乐音

听,静物在不同眼睛唱不同的歌
满屋珍宝向怀古心情进贡
那些精雕细琢的玉饰
叼走多少大师的年华

有一幅画在哭,战争年代
王侯只是一声令下,百姓泪流成河
那些光荣的战利品背后
镂刻了多少甲骨的伤痕

我的伤痕是:在一面铜镜里遇见
青春的外患,啊皱纹!岁月的叙述者
怎么我的大唐盛世还未到临
衰老已率大军四面八方袭来


六发全书

1.分头去找

旁分太潇洒
中分太乡愿
中间偏左中间偏右中间……

一觉醒来
又是蔓草丛生的思想

2.小瓜呆

别再执着于造型发雕了
褪去一层透明西装
你会想起
发质柔细的童年
总是伏贴着梦

3.剪

长发容易扬起
那些大风大雨的岁月

你每天小心翼翼地留意着
那些不太听话的记忆是否
悄悄逾越了令人安心的长度

4.染

那原不属于我的光彩啊
请染指我乌黑的领土

虽然到头来还不是
一片苍白

5.烫

卷,怕被一眼看穿
那过于简单的个性

直,想要柔滑平顺
这九拐十八弯山路


又在使你的毛性子了

6.秃

佛发
茂密成林


密室冰原

你打开冰箱
被一只巨大的北极熊迎面撞上
你不痛却
肚子饿
可是冰箱里的食物都跟着大伙迁移了
只有一罐睡得太沉的啤酒没被叫醒
结了冰动弹不得

一片巨大的遗忘横在眼前
画面太空了
你不得不从小时候的照片释放那只
常常被你骑着玩的雪橇狗
牠会在冰箱中继续长大
再也不会对亚热带气候频吐舌头
寿命不只是太短的五岁

冰河期冷冻了太多曾经
连最轻微的一片笑声也不放过
还好有思念这种强大的暖暖包
让你迟迟不肯把门关上

(那只北极熊跑哪去了呢
是否因为充满了歉意而把自己隐身
从此躲进我的生活了?)


眠梦之兵

有一队士兵不打仗
成天只睡觉

他们梦见一万把腰间刺刀
在晴夜同时亮出来收集星光
敌人争相排队
被它们划过胸口

他们梦见枪口开出了花
香气的子弹打进敌人的呼吸
治好了鼻窦炎
敌人纷纷弃械投降

他们梦见勋章
掉进童年的弹纸牌游戏
弹过来弹过去
不会弹出断臂或滚落的头颅

他们梦见黑色军靴
全走失在一场人心的巷战
从此改用赤脚
走过彼此坦荡的胸怀

他们梦见头盔
分别挂在一枝笔上头
啊生命悲欢片段的墓碑
在土中发根土上茁壮

他们梦见你
巨大的脚掌
踩出一个壕沟
刚好装进整个部队

而你彷佛听见诗声四起
一队士兵偷偷潜进你的梦中扎营

深角度

★俯角

一排蚂蚁
辛勤地搬运着什么
镜头拉近  放大特写
啊每一只背上都驮着一本诗集
爬进
我们生活的裂缝


★伫望

世界静止无声
只留下画面
一棵耳朵树
挂着满满的耳朵
或尖或圆
或大或小
全都整齐地竖起来
听见了
你心中的瀑布


时间进行式


发呆,一种
出轨的方式

‧‧
童年跳投
用力过猛
一投
把自己投进七老八十的棺椁

‧‧‧
自从开始写诗
久未联络的场景都打电话来
告诉你ㄊㄚ们的故事

‧‧‧‧
诗不可貌相
你能藉由阅读一首诗
得知ㄊㄚ的年龄么

‧‧‧‧‧
深夜习惯性梦游
脚心毛毛的
一定又是
踩到大地的触须了

‧‧‧‧‧‧


我的圣诞老人

麋鹿被列为保育类,禁止拉车
却关在动物园里
烟囱濒临绝种
改搭电梯

衣服都被百货公司拿去扮装了
换个造型:
披一张豹纹老人斑
支着鼓棒的拐杖
口袋露出糖果药包
唯有招牌的雪花大胡子不变

无人听得出他踢踏的步履
把空落落的大街踩响
就像他手中一把心形万用钥匙
一整晚开启不了任何一家的门


我的文学奖

竞赛从我写第一首诗就开始了
关于这首和那首
关于鼻子和眼睛
孰优孰劣

后来又加入了耳朵和嘴巴牠们
偷听彼此
数落彼此
又互相
爱着彼此

彷佛婚姻

一切似乎不只是
颁给我的狗一根骨头
那样简单

却又像我的猫终于找到了
心爱的罐头
那样简单

我的文学奖
这无可恶意的错误
无可扼抑地
缠身
一生


我们的房子靠海

虽然生活从来不是海洋,你却如此认真地相信:我们的房子靠海。

房间的水位不断升高
一尾一尾的鱼
被谁投递进来

梦的八爪章过来缠住你
螃蟹钳住时间
你正和一只海马交换名片

你的头发跳着水草舞
浇灌一座城市
你习惯用快乐或悲伤

啊我忘了在上一行放入问号
问号总是钩起健忘
健忘是一尾过于肥大的鲶鱼

吃掉世界多少颜色呀我说
今晚表情丰富的室内乐
要演一则解放的寓言

你哭了
房间的水位不断升高
释放出一尾一尾昨日

水有着多年前那样深
我们的爱情还在那儿
发着光

旋进鹦鹉螺的身世
有属于珊瑚与小丑鱼的
平凡的秘密

鱼群队形持续变幻着
造型我们又无形我们
结局是什么已无关紧要

我们再也想不起
那片陆地错落的语言
只见公寓大楼一格一格亮了

一幅一幅流动的画
怀着即将出生的
我们的故事


限制级烘焙运动

我们住在蛋糕房
水果口味的
请放轻脚步以免
踩出太多奶油窟窿
但这不影响跳跃跳跃其实
不太需要用力譬如
着火的蜡烛轻飘飘的摇头舞
我们在里头搬运着
各种形状的情绪
各种颜色的点子
把它们命名为黑枣、樱桃、菠萝、奇异果…
我们练习巧克力酱的书法
(白日梦肥胖症二十六岁生日快乐
文字放飞满周年纪念
雏鸟与老树新婚志庆…)
请别将笔握得太紧否则
字会太甜
啊我们
我们是谁
一定是某种充满个性的馅
介于健康食品与毒药之间
游行
到时间嘴里


学院失踪人口

严谨规矩的学院里
又多了一名失踪人口
他也许在一次评论天空的研讨会
被云拐走
只因没有遵守
和分析对象保持距离的禁忌
他也许在一个灵感暴涨的夜
被大水冲走
黎明一滩未干积水
医师理解为忧郁
他也许在寂寞度数加深的图书馆
藉由一个岔得太远的注释找到出口
抛下写了半生的论文
同事理解为迷路
学院甚至改组了内阁来处理此一争论
「他究竟去了哪里」
是下一场研讨会的焦点
可是「他究竟去了哪里」
大家并不关心
大家只是关心这个议题


一信

用一生写一封信
是怎样

一天几个字不是重点
墨水是浪花或熔岩
影响更为关键

一首诗写在一信里
一  人  言
一个人兀自说着□□的话

听众总是有的
譬如字典的麻将里搓出的
几个字
落到地板上
弹出地雷的回声

收信人总是有的
要不寄给枯叶里依然呼吸的
幽微的毛孔
再不寄给多肉的青春里
悄悄铺设轨道的皱纹

唉呀固执的味道
偏甜或偏咸?
总之不偏淡

奖杯不如酒杯
把你载得更远

一封长长的信
看似密密麻麻
其实早就
一笔到底


有一首诗进行曲

有一首诗躺在马路边
姿势有点碍眼
其实有点爱现
完全不怕被轮子压扁

有一首诗经过家门前
表情有点腼腆
想说好久不见
按了电铃却没人听见

有一首诗找你开房间
稿纸铺成了床单
欲望的汽油加满
星星就要把黑夜点燃

有一首诗需要被想念
如果一定要冷战
就喂食蜂蜜炸弹
吃饱的地球会忘记腐烂


与空博弈

用寂寞开启一场精心布置的赌局
来,练习一种切牌的技巧
剖  开  自己过量的睡眠
拿梦境打发人生

丢一朵云开始下注
底限是输掉这个下午
狂想是最大的筹码
你半辈的积蓄是虚无

窗口的花频频出老千
昨日送你艳红今天就反悔
你不敢察觉
谁叫一切早当给了生活

岁月做庄,谁做你?
你抽中一张记忆  不知所云 
那年布鞋和皮鞋比大小  左
右为难,这不是龟兔赛跑的问题

买定离手(啊当初若是……大手笔的爱)
时间仍不断向你发牌  却总是
右口袋塞进一颗太阳
左口袋掉出一颗月亮


主题乐园

主题最近常照镜子
愈来愈厌恶自己
法定的模样

主题走着走着
总要绕出一个圆心
兜圈子

天地万物七情六欲都是父母
有时会爱上一首歌一幅画…
…一本书一篇小说一部电影

偶尔会无题
那般任性

偶尔得掏空
或绑架一些什么

偶尔必须离题
才能看见自己

自言自

★鞋子

其中一双是脚丫
还有一双是翅膀
常常,同时穿着入梦

★梦

七分熟就好
再熟就要落地了
累累悬垂时最美

★记忆

八分满就好
再多就溢出来了
会淹死自己

★肉身

好自大的一块肥皂
洗这花花绿绿的世界
愈洗愈小

★人皮

脱不掉的一件大衣
天天洗
愈洗愈皱

★外一章

还有还有
这首诗以外
不想急着下标题的人生

(感谢张国治、康城组稿)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