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郑顺聪诗歌20首(台湾)

2012-09-29 04:1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郑顺聪 阅读

\



    郑顺聪,嘉义民雄人,中山大学中文系,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毕业。

    曾任《重现台湾史》杂志主编,现为《联合文学》杂志主编。

    曾获台北文学奖、高雄市打狗文学奖、杂志编辑金鼎奖、高雄县凤邑文学奖、花莲文学奖、基隆海洋文学奖、行政院新闻局电影创意故事入选等。

    即将出版自费诗集《时刻表》。

太阳底下

强烈的光将我的影子
喀喳剪下
残存的世界全部揉碎

没有一个人多好一个人多好没有一个


天空上了层蓝釉
蛋壳般
在林隙燃烧
蝙蝠乱飞
晚霞冷却不下
敲碎

黑色的粗坯


高塔

如果还有什么后悔的事
那必定是塔筑得太高
朝圣的蝼蚁
爬不到顶端
旗帜的惧高症
就快要发作
 
奢谈风的造镇计划

是哪一个笨蛋
还在清点楼层
堕落都来不及了
谈什么时间的抽长

不耻地心引力的独霸


方块房间

没有主机的计算机屏幕
迁入新的房间
形似是第一次的感悟

在浴室收拾前人遗物
歪嘴小剪刀
待在沙漠的肥皂
塑料瓶子穿蓬蓬裙
变质的液体三分之一

墙壁补土油漆过

驱走蜘蛛壁虎的洪荒
文明汩汩而来
自墙壁渗出

窗内比窗外空荡
棕榈叶巴掌大
怎样也抓不着阳光
愤而敲打玻璃
要索灯光

歪斜的避雷针
孤伶伶指责天空
如我独自面对屏幕倒影
看天空依程序关机

方块房间
需要时间的长尺
和记忆
连成笔直的对角线


薄如蛇蜕的时刻

一定不是这个黄昏
血桐树才将残破的砖柱
缠成肥硕心脏

大量的晚霞紧急输送
救不活病危的白日
鸟的鸣叫异常响亮
电线杆直立如骨
蚊虫集体杂交

射精后的水沟还有
蛇蜕
在草丛一闪而过
是影子
也是哀伤


冷却的时刻

狂热大地的情绪转变
晚霞退去,瞬间转冷
竹林以轮廓坚持燃烧

秧苗的跑道上加速
白日飞行远去

池塘敷上水银
最后的残光彷若有毒
雨伞节划下利落波痕
无痛无声的牙咬下
永不醒来的梦沉入

沉入黑夜编造的奥妙哲理
一面精密的星图
萤火虫升起

静物

时间是枚信物
暂放
光从窗外投递
桌面的木纹毕露

我眼前的透明的静物
装些许水且伸出根须
叶子垂首询问
已写下多少委曲

多少?墙是苍白的脸
不断渗出水来
一天、两天……
要多少的雨天
我眼前的透明的静物
才能真正毫无遮掩

光线再度引了进来
松软的午后
靠窗
安安静静地写字
时间是斜的
远方有山

黄昏晕开
风习习吹入
坐在窗旁的不是我
是影子
将笔划悠悠拉长


赶赴日的尽头

兼程赶赴日的尽头
夜幕降临
亟须上等的人影缝制
意念好似渴笔
欲饱沾银碗的松墨
奈何夜高耸
一列柱状黑色玄武岩

走不出时间幽深曲折的设局
方窗熄却明灯
单剩天睁开眸子缓缓转动
直视夜
兼程赶赴日的尽头


鲸鱼骨架

椰棍敲打出海洋的节奏
空出来的鲸鱼骨架
难以包容巡守员的废弛
整片海滩的影子也怠惰了
沉睡的云悠悠翻身

来了利落的风
与疯狂的鱼群
寻找对流的可能
浮标垂直跳动
活跳跳的夏天即将上钩


漫游者

漫游者
你的名字随招牌亮起
以小数点无限的角度投下阴影
在窄巷的最后一道转弯
随猫消失踪影

振衣大笑  是你
穿行市场的叫卖声
在路边摊妖艳的镜子里
捡起一堆堕落的月亮

灯泡一闪一闪地

好一群冬夜的风   地痞流氓
吓得夜归人缩颈逃命
街头盘据   三七步   狂飙速度
投掷肮脏的话语

你的名声是利益换来的
漫游者  一件大衣  无止尽的狂妄
毫无方向的步履与眼神
和冬风换取长夜的寒冷不尽

灯泡一闪一闪又一闪
动摇星空

街道再怎么细密如网
都捉你不着  漫游者
痴呆低能的高楼大厦
金光闪闪的珠宝店
白日梦被洗劫一空

消失是永不能想象的  漫游者
毕竟低劣的世界寻你不着
你也找不着另一个理想的世界
只好在左转时伸出左手
只好在右转时大吼  警告后来者
并在直行时  和过往断绝了一切

糖包的幻听

你一定听闻那道消息了吧!
骄傲的咖啡豆,当你挨挤在
航线粗陋的麻布袋中,给轮船
挟持在色调紊乱的大洋大海
差点被咸湿的强风凌虐
疲惫的你,最终被折磨成粉末
竟就为了屋角一颗迟钝的头脑
你一定预料不到这样的转变
那只狡狯的手,把长条型的糖包
上下抽动,沙沙的节奏竟不需要
任何雄阔的驮运,便到中南美洲
你差点因突来的乡愁发硬
如同那完全嵌合、容不下一把薄纸挑剔的古代石墙
可恶,糖包胆敢在食指与拇指间来回拍击
发出奇特的电报,不讲研磨机的物种原始
而是假设。椅背那面蟒皮的腹部
抚过多少泥泞的大泽、树枝以及尸体残骸
难怪烘焙是时间求之不得的行进方式
而杯子已空,留下哀怜的奶油泡沫

把糖包的原料回归给蔗农吧!
强壮的身体必定被尖锐的蔗叶划出一道道伤口
交错的蔗叶必定使强壮的身体抹出一条条口红
撕开,倒出,糖粒滑出的清脆感要倒向何处

你得听那声音的终处
你得相信这都是虚幻


泼瓢咆勃

我的爱如同水蒸气般湿热
发酵的女人
还不起身跳舞
妳看那穿行一整夜的火车

两瓣肥厚的唇如同什么是的
酒酿的婊子
粗嘎的嗓门呻吟一千零一夜
还甩出泼辣的影子

这斗室真他萨克斯风的闷热
真他煮熟的开水
这密不透风的人世


爵士女伶今夜来唱歌

夜的触键恰好
窖藏胸臆的歌声即将开启
猫踩上裙尾
女伶敛目
迪哔迪哔嘟吧嚷嚷嚷
钻石、星光加上我的心
亲爱的
可以换你一个吻吗?

只有拖拍才带骚
妳说不是吗?
报时钟
广阔如同草原
影子带附点音符以及
轻微的摇摆  摇摆
跌入了地下室又飙升到塔顶
感谢夜归人开一盏灯
音色因此不会过于灰黯
妳说是不是啊?
俏皮的乐师

丢开乐器纵声大笑

最后一班飞机拉长了尾音
当当吧啦嚷
亲爱的
今夜妳的吻降落何处?


人称

晾晒的衣服是他的编织
你来挂起还是我来取下
全都可以穿上。
你在昨日的长河,他是
对岸的枯木而我是疲倦的鸟
停憩在一整个下午的无聊中
被冲流的尸体是苍白的他
呼吸的你还是我的死亡
全都可以转圈圈
像疯狂的指南针
指示的方向是迷路的你
晕眩的他还是凝然不动的我
全都需要路标
是我的销金窟,你的绿洲
还是他的命运
全都可以拿来下注
是你的独断,我的坚持,还是
你一整个一整个季节的浪游
全都停下来

你是挥霍浪掷的行李箱
他是啃咬一整栋房子的白蚁
我是断线电视上无限的黑点
全都是那个下午
满街的人都用虎头蜂的毒刺
交换称呼


末节车厢
 
已经七分又十七秒
自从妳走入末节车厢
像美好的黄昏
没入全然的黑暗

自从铁轨没有尽头

我想象待会儿的午餐
色拉  面包  不需要啤酒
墙壁和天花板的亲密处
波浪般的卷草花纹消失
孤吊的灯盏下
有人凝视墙角
集所有的念力逼黑暗跃出
衔走木椅的空荡

电车穿越隧道时必十分孤单
纵使满载盛装的旅客
纵使迎面的列车每日相会
穿越孤单时必十分漫长

手机像繁花般盛开
电波孤单

在末节车厢  人在  门在  空位在
扶手  车窗  高悬的握环在
紧握的手  往往不在


夜行

兼程赶赴日的尽头
夜幕降临
亟须上等的人影缝制
意念好似渴笔
欲饱沾银碗的松墨
奈何夜高耸
一列柱状黑色玄武岩

走不出时间幽深曲折的设局
方窗熄却明灯
单剩天睁开眸子缓缓转动
直视夜
兼程赶赴日的尽头


迷途者寻获村庄

想睡不能睡
闪黄灯是可怜眼睛
简单如同民谣
悠扬的道路从口风琴流泄
车轮来回辗过白线
捉不到音准的是歌

路灯也测不准夜的深度
不如随手撕下
沿着黑暗的毛边一路前行
越来越瘦小的路满身脓疮
大片的水泥堤岸敷上
寒酸的铁栏杆挡道
转入深不可测的音箱

大榕树庇荫的村庄
恶鬼巡夜
门窗和人皆紧锁 
噤声青蛙
小庙的琉璃瓦上
结晶的月光

院门燕尾高翘
一进去家族庞大
游魂严重外流

孤独是受冻野猫
蜷缩干涸水沟
直想一爪就是晨光

吟唱诗人荡到这里走唱
夜长长的披头遮盖眼睛
毛玻璃与车灯短暂相遇
一时间  窗子都睡了

只有猫瞪大月亮


田园夜行

菜叶有声
才知雨下了一阵
肥厚已可采食
笃∣∣笃∣∣
等等,哪来的脚步声
暗中衔枚急走
欲往何处?

想起我的浪游到了最后
屈就家的引力
兜了一圈不得不回到原处

还有几百场雨,此生
可以错过上千次
举出无数的理由,只为:

坐在计算机前征伐漫漫长夜
为亲人瘤结实成癌而悲愁
成天盘算功名利禄和虚无
让酒精轻易烧掉大半光阴

然而再怎么充足再生死攸关
传自叶脉深处的未知物仍
止不住脚步,笃∣笃∣∣笃笃笃
企图阻挡的人全都失败了
包括我,迟滞在原地
等待被充配入军的那日
笃∣笃∣笃∣∣∣∣


月光下的火车铁轨

猫梦游的足印
比失神的影子薄
月光降落,铁轨冷缩,哪个声响微弱

承受车箱以及结块的人类
石头瘫痪,黄锈是过劳的病征
纺锤状的那颗如白米一端尖一端凹陷
陨石击中山顶,异质的湖泊成形

钢钉固定轨道,车轮逃亡
野草还是钻营,纵使空旷

比月台与等待更加永恒


异域病房

温热皮肤下有你
最幽暗的内壁
难以查觉的裂痕
一个血球、一条血流如
一只蚂蚁、一整群蚂蚁
搬走梦想的旅游地图

推来病床附张椅子
命我坐下
仰望葡萄糖点滴耶稣基督啊!
临时拼凑的舞团
随着心电的节奏
互踩脚趾

血压计量出数字就好
听筒仅止于心跳不要牢骚
白墙看腻的无尽等待中
发现在病痛驿站
附耳的私语
比家里多

(感谢张国治、康城组稿)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