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广子近作选(20首)

2012-09-29 04:0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广子 阅读

\

广子近照 白鹤林摄

    广子,男,生于七十年代,内蒙古鄂尔多斯人。出版诗集《仅仅是诗》等二部,民刊《坚持》、后草原文学网站创办人。现居呼和浩特。

杭州途中

金黄一闪就不见了
我当然知道,半小时的睡眠
可以忽略不计。卤莽的火车
跑在半推半就的暮色里。我忽然觉得
到杭州去也许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对面的女士最好不要用余光看人
也不要把胸口的衣领开的太低
夜晚的灯光有牙,会咬掉你的假睫毛
而这时候的春天还有些嫩
需要一阵风来掩饰慌乱和无知
就像金黄一闪不见了,仿佛
刚才还在窃窃私语的两朵
油菜花:一眼就看穿了我的丑陋

2008.03.17于N461列车


夜过合肥

恍惚。迷离。夜幕中的合肥
看上去像个大城市
高架桥轻轻抱起奔跑的汽车
和汽车里身份不明的女人。稍远一些
霓虹灯里有鬼,我有偏头痛
车窗外奔跑的城市。恍惚。迷离
一闪而过。有点儿像合肥

2008.03.26


致余怒
(不解人物志之一)

一个词,脱离了自身的语义
像一个人,被反复误读
世界是荒谬的。疾病在他身上成为
一种美。但不是审美。多年以后
他是否还准备将一把木制摇椅
移到阳光下曝晒。允许周围的植物
大声说话;鱼叫喊;诗歌里长出虫子
他沉默。挥手驱赶一个梦境
另一只手永远拈紧一张牌
怎么打是个问题。生活的哲学
一度变成诗歌的命题
就像眼镜片上有雾,骨头会出汗
他一转身,就有人在他的背影里叹气

2008.03.27


在怀宁乡下遇见一头水牛

这头庞大的、灰暗的、肮脏的水牛。一头母牛
孤零零的
站在田野里
乳房干瘪。形容枯槁
更使我感到一阵惊惧的是
它看我时的眼神
如此浑浊、呆滞和哀伤
而在它的身后
是一片盛开的耀眼的油菜花
和远处正在冒烟的工厂

2008.03-04.18


沧  桑

一遍一遍。他拔身上的刺
拔眼里的冰块。那条有毒的舌头

曾吐出蛇和玫瑰。现在肺部长满胡须
胯下的月亮飞不起来

他从虚汗中惊醒
怀里掉下一头衰弱的野兽

2008.04.21


意  外

从她的眼神中,我感觉到了夏日的迫切
背后的空调也阻挡不了她的热情
这些都没什么。让我惊惧的是
她漫不经心的语气,她看上去并不优雅的体态
竟使我一阵局促和不安
这个女人,这个姿色尚存的女人
我在想……一个意外的情景突然发生
她弯腰去烟灰缸里,准备拧灭一只烟头
只一瞬间,我看见
那用钢丝胸罩紧紧勒住的下垂的乳房
和像乳房一样下垂的命运

2008.05.24


骑马下江南

醉里挑灯望月
酒杯里卧着一头大马

他想骑马下江南
酒杯漂起来。月亮摇摇晃晃
醉眼遮蔽了红尘
抓不住妖艳的小灯笼

骑马下江南。他小心翼翼的喊
胯下也可能是一阵风
一匹呼啸而过的火车轮子

2008.06.08


小挽歌

面向落日,要赞美那光阴流逝
要致敬,对于默许过我们的许多夜晚
要允许远方的激流大声喧哗
要汇入这些晚风的合唱
像身怀绝症的患者
要爱惜体内的每一个寄生虫

唉嗨!我徒有长锋一缕
你辜负青丝三千

2008.06.25于K258列车


或者是普洱
——给杨镇瑜

兄弟,那带毒的词语
有着深褐色的外套
看起来还好,还不至于毙命
不像一杯烈酒来得直接
或者是普洱,在肺腑里藏的更深
我有话,但被言说阻碍
我有一点恓惶,一转身就被鲁莽代替
但这些都不重要,都可以忽略
关键是你不要在半夜起身
不要轻易在睡梦中经过故乡
我们的眼泪和尿液一样埋着剧毒

2008.07.11


银杏之殇

你如此迷恋舌尖上的
那一点儿涩,那一点儿苦
就像你知道那里藏着偌大的甜
就像迷恋舌头本身
一次不彻底的亲吻断送了高潮
汗水里的妖精,尖叫中的女巫
不会再疼;不会在乌黑的瀑布里恸哭
也不能再剥,再剥就剥到了死亡
一夜,两夜,三夜。你知道
你终生躲不过那一粒
薄情寡意的银杏

2008.07.12


再回首

一回首。桃花落了
二回首。桃花又开了
三回首。他已然形同暮年
四回首。诗意呈现
五回首。肋骨折断一根
六回首。感觉生命和时间都停止了
七回首。他微笑,眼角有大海的波动

再回首。再回首,转过身即是天涯
一阵风跌倒在异乡的台阶上

2008.07.26

草原之夜,一个酒鬼的情诗

今夜的草原危机四起。雨水中埋伏着
昏睡的马匹。黑暗破门而入
你的脸在灯光中又憔悴了一次

但我不会就此罢休。让雨继续下
让慌张的草叶闭嘴。因为天一亮
那些匍匐的秘密就会被马蹄重新翻出

我不相信你的愤怒能杀死乌云里的暴君
如果我牵的是你的左手,吻的是你的右脸
那颤抖的草地必将失去泥泞的宠爱

就像一滴雨水摔倒在另一滴雨水里
沉默的翅膀终于有了飞翔的亮光
而破败的毡包只能暴露出心爱的油灯

我暴露出你。在虚无的旷野里
我暴露出你的心计和高傲。在冰凉的草地上
我暴露出你的自私和薄情寡意之美

群星隐匿。只有低垂的天空孤独的敞开
大雨浇灭了草原。这个夜晚
你的身体里还藏着一个疯狂的酒鬼

2008.08.20


母马爱人

你俯下身,就是一匹母马
鬓插弯月,眼望秋水,鬃发像乌云垂落
有点儿松弛的乳房还足够优美
足够喂养一匹老马驹。受伤,怀孕,暗自落泪
遭遇蒙古草原粗鲁的情欲
你幽暗的子宫还将迎来阵痛。而我
多像一个暴虐的骑手,跪在大地的腹部
怀抱你那被青草割伤的脖颈
哦,天赐的胎记,有如马蹄的吻痕

2008.08.21


今  天

告别乌云,青草和大海的气息
正好是今天。暗合了光阴的计谋
如果能够倒退回去。一个月前
暴雨冲散了鱼群。十年前
子宫里长出冰冷的剪刀
一根贫穷的手指被青春咬掉
二十年前,会遇到死去的人。童年
如果继续倒退回去,正好是另一个人的
疼痛。但是请等一下
如果顺着疼痛原路返回
二十年后,我痛恨村庄和所有肮脏的
童年。十年后,我痛恨男欢女爱
痛恨一台奔跑的机器
一个月后,我痛恨雨水
而今天是不一样的
今天的钟声适合把往事清算

2008.08.28.2时


爱情描述

这些腐烂的口腔。受到唾液的鼓舞
发生政变。看舌头继续跳舞
手羽化;好像无耻的玫瑰在交易
液体里冒出金属的腥味。因为他们相爱
声音小的几乎能淹死一只月亮
一到夜晚就嚣张,一见灯光就慌乱
他们使身体变成自己的仆人
允许一部分先柔软起来,而另一部分
必须变得坚硬。以便为谎言立法
给紧张的汁液找到出口。要疏导
不要围堵。这些水,这些大水
这些火,这些烈火。灰烬得以爆发
一夜之间,需要掩藏多少优美的尸首
而上帝早已收回了悲哀的成命

2008.09.01


祖国凌晨的马路
(纪念一个因车祸死去的孩子)

祖国凌晨的马路
还没有被曙光完全照亮
路边的野花张着嘴,这本该是赞美的时刻
万物卑微,仍抱有一颗景仰之心
但是孩子,你不该经过此刻的马路
这样的凌晨也是危险的
就像赞美的舌头有时候也带着毒液
那幽暗里还跑着昨夜的鬼魅
但是孩子,你不要害怕
忍住疼痛,稍晚一些
曙光不会放过一株逃逸的草芥
一点儿细小的响动都会被大地抓住
2009.10.3


煤矿三章


我看见大地的漏洞

我看见大地的漏洞。一根硬管子
穿越汹涌的岩石。弯下腰
把光捂在胸口。我们不说话。静悄悄
仿佛一群哑巴。话语在手势中变硬
逐渐有了金属的感知。所有的事物
都是硬的,开裂的裤裆里垂下的睾丸也是
这是十五年前的真实写照
那时候,我们胆小,害怕石头和血
裸露的钢梁,嵌在脊骨里的一丝寒气
像终生拔不出来的宿命感
拎着冰凉的腰带走过黑暗的隧道
后来的光阴也总是充斥着一股腥味

2008.9.28


都是黑的

都是黑的。他们说:洗不掉
做完事女人下面溢出的汁液也是黑的
我没有那种经历,一个年轻单身汉
找不到地方泄火,把劲都用在了石头上
石头当然是黑的,适合劳动
“劳动是其中最黑的部分”
如果有一块正好落下来
安全帽里溅出的思想也是黑的
声音是黑的。表情是黑的。再远一点
射出去的灯光会变成黑的
就像多年以后,我突然明白
死亡其实也是黑的
哦,对不起,不完全是这样
当我侥幸又看见光明的那一刻
瞳孔四周有一圈浮动是白的
当我张开嘴冲着命运傻笑
那埋在唾液里整齐的牙齿是白的

2008.10.8


请原谅,我又写到酒

请原谅,我又写到酒
三杯过后,喉咙里开始跑火车
乘着酒劲儿,把话从心里掏出来
此刻,谎言听上去也是悦耳的
没有人会追究舌头的功能与合法性
酒桌面前人人平等。煮熟的肉要尽快咽下去
用不了多久,还会原样吐出来
但这没关系,只要有酒就是好的
滋的一声,胃每悸动一下
骨头就热一点,脑子就有点飘了
忘了自己的身份,觉着活的像个人了
上酒,上酒。一泡尿的间隙
有人爬在我耳朵上大声说
某某老婆那地方长了一颗痣
真像钢梁上那生锈的铆钉

2008.10.9


醒来

你知道一只毛毛虫是怎么飞走的
潮湿的树丛,蠕动的命,硬壳里的软身子
刚刚被露水浸泡过。你知道这些
旧衣裳挂在树枝上,新衣裳沾着血迹
一穿上就飞走了。用不了多久
会一头栽倒在花粉里。幸福和死亡一样
都是晕眩的。用不了多久
巡逻的风将经过这里,不需要暴力
现场将被篡改,用来证明另一个现场
不,所有的现场都是伪造的
夜晚经过粉刷变成了黎明
怎么刺眼都带着阴暗的秉性
你只看见,毛毛虫穿上新衣裳飞走了
而我却满怀悲伤。作为一只过来的蝴蝶
我知道,那花粉中深藏的玄机

2008.10.22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10-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