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施玮:安息(长诗)

2012-09-29 02:4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施玮 阅读

\

    施玮:诗人、作家。祖籍苏州。曾在北京鲁迅文学院、复旦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就读。1996年底移居美国,获美国西南三一学院“圣经研究和神学”硕士学位。现居美国洛杉矶,在出版社工作,并任美国某全球发行的华文综合刊物执行编辑、电视台栏目主持人。

    80年代中期开始文学创作,着有诗集《大地上雪浴的女人》、《银笛》、《生命的长吟》、《被呼召的灵魂》、《十五年》等;诗剧集《创世纪》,诗文集《天地的馨香》;长篇小说《柔情无限》、《放逐》、《红墙白玉兰》等。约300万字作品发表于海内外。

    Wei Shi
    1753 Cabrillo Ave.
    Torrance, Ca 90501
    USA

    Tel: (310) 328-8200 Ext. 126 (O)
    Email: weichr@yahoo.com
    Web site: (施玮文库)
    (施玮博客)


 
有声音从天堂向人间漫溢
“你要安息,要知道我是神”
这声音仿佛是天上的水
是众水之中的歌吟——
哦!人啊,你要安息

孕孵宇宙的灵?
漫溢着纯净的霞光
他的气息——滋润生灵的雾
传递着有关安息的奥秘

空气——分隔天上之水
与天下之水的空气
从远古至今,一道冰冷的帷幕
因而柔软,因而温热……
让这安慰声,让这呼唤声
穿透自己——记载律法的石板

“你要安息!你要安息)?
这声音,从高天落入红尘
千古的奥秘如磐石裂开
生命是涌出的泉
在世间跋涉……
寻找不甘被红尘吞没的人
寻找渴望进入安息的灵魂

他仿佛一只鸽子
仿佛一双裸足而行的脚
羽毛渐渐灰黯、尘污、断裂
完美的行走伴随着血
伴随着纵横重叠的伤口
他从天下到地,下到这干枯龟裂的地
就与这地取了相同的样式

翅膀,被泥土凝结
仿佛载着全地的重量
然而,他仍在滚滚红尘中飞翔
这飞翔——安静、平稳
充满了新鲜而恒定的力量
划出的弧线
凝聚了对这地的慰藉

龟裂的赤足在行走
行走在,伤痛动荡的地上
和流浪的,失去家园的人并行
在他们慌乱神经质的脚步中
一步一步,默默无声
向随波逐流,如浪尖飞沫的人
讲述着永恒……

谁能理解这种慰藉?
谁能以温柔的心
仿佛吸入一口清洁的空气
吸入这声音的荣美与芳香
吸入这“天”
倾倒给“地”的爱情
“哦!你要安息,要知道我是神)?

一个美丽的童话,一个温润的梦
轻轻地,轻轻地……
掠过我们干枯的睡眠
谁的眼睛为它预备?
谁的耳朵为它等候?
谁的心灵啊,如土壤拥抱种子
紧紧地,怀抱“安息”
让这“偶然”的花朵遍染春色
让这偶然的抚摸
成为永恒的遮护,避难的天国


造物的第七日,上帝
息了他的工。他看一切甚好
将这日定为安息日
“七”从此成为“完全”
含着和谐安息的祝福,藏在日子里
“安息”理应是生命的头一日
却成了最遥远的未来

这事发生在远古的远古
又仿佛就在我前一夜的梦中
它的馨香贴近我、环抱我
被生命的本能感知着……
我却无法回身
无法与这完美的事实相拥
只能透过繁星的帏幕,看它
第一次体会自己
是个被囚在虚幻中的影子

哦,人啊!
在虚谎中忙碌的影子们啊
将造物主完美的祝福变成了咒诅
将天赋于人的各种恩赐
变成一道道摧逼的鞭子
智慧成了啃噬心灵的忧虑
能力成为脚下贪婪的风火轮

人啊人——你何时
才能停住急急赴死的脚步
坐在尺方之地,仰望天空
为你自己看一看晨星
看一看它们安息的美容
让灵魂中的天籁,渗出肌肤与思维
滋润你日复一日的平庸、干枯

是否有一日?
你可以离弃“时装”与“桂冠”
做一棵野地的花草
欣赏造物主天赐的美服
那一刻,你能听到鸟儿的情歌
让太阳亲吻你赤裸的心

哦,人啊!
生命的被造原为了安息
为了进入——造物主的和谐
为了与万有和谐,一同飞翔升腾
人啊,你与这“和谐”相隔多远?
你所剩的年日
是否还足够你回到起初?

阳光在你的室外唱了又唱
你却躲在黑暗中为明天的阴晴忧闷
你将光明丢弃在神话里
终日为电费的涨落一惊一喜
你妄然地担着百倍重任
个个都想按己意安排万有
上帝,却怜惜你尘埃的身体

你筹划、你抢夺
你忿恨忍辱,你诡诈欺哄
把历史当作玩具,把律法当作饰品
却不能让太阳停在半空
也不能让月亮改变圆缺
连你自己的寿命
都不能随己意增加半分

青草出于土地,它们快乐地摇摆
无论这地肥沃或贫瘠
被枕卧、被践踏、被观赏、被忽略
它们都安静地绿着,喜乐地
一枯一荣……一枯一荣……
人啊,为何失去了野草尚有的自信
为何失去了生命的尊严与安然
要用层层标签当蔽体树叶


哦,人啊,你的心在哪里?
是否蒙着眼睛,焦急地
四处询问——我是谁?我是谁?
是否塞住耳朵
自囚于“疑惑”这只万花筒
大声喧嚣,仍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寻找一面面镜子又将它们粉碎
仿佛困畜与自设的虚谎搏斗
人啊,你将自己重重囚禁
不肯受安慰……

大地上无端忙碌、来回奔波
制造喧嚣也被喧嚣吞没的人啊
你汗流得多?还是泪流得多?
或者,你的汗就是泪
你的泪也是汗?
在你惊恐时流,在你沮丧时流
在你大脑休克的时候流
也在你良心偶然醒来的一瞬流

滚滚红尘中自我放逐的人啊
你疲惫的心何时停歇?
让天上的水洗你、沐你、触摸你
是否能象森林中的一棵老树
象旷野中的一块岩石
象深海里的巨鲸或水草
理解拥抱的怀,信赖造物的父

月色千年又千年,起落又起落
那缕清亮,被谁饮下?被谁留存?
是铺满露珠的屋檐吗?或是
空置路边的食摊桌椅
人们喧哗着生,喧哗着死
难道真要归回尘土后
才来思想活的意义?

“哦,你要安息,因为我是神”

你是聪明人吗?
你的聪明仿佛穿在脚上的红舞鞋
它是你的主人
摧逼你,令你无法停歇
你是强壮者吗?
你的强壮仿佛惊马载着你冲向悬崖
冲向死亡的终点,使你不能
借着虚弱恢复敏感、体味安宁

你的智谋成了一群
举刀追你的仇敌,使你无法逃避
无法寻到安全的角落
让压迫心脏的叹息呼出
你善辩玲珑吗?
你的谎言为你设下处处陷阱
你的世故圆滑张开了捕你的网
你必迷失在自建的宫殿中

人啊人,你要安息
头上三尺有神灵
为何你轻看公义,貌视审判
仿佛扑火的飞蛾。急切地
随伙行恶,奔走不义的路
你要安息!
要聆听,溪水边良心的回声
你要在高山上静默
倾听造物主的愤怒与叹息

你要在卑贱者面前闭口
在哀哭人面前放轻脚步
恐怕上帝正在听他的求告
因他的苦难而动心
嘲笑的言语、粗重的步子
就成了堆在你头顶的炭火

与哭泣的人同哭吧
与卑微者同卧吧——
天国的安息或者因此就临到你
向乞丐讨一块擦抹良心的布
向贫病者求一颗医治人生的药
或者因此,你就遇见了
与他们同住的天使。或者因此
被天使“安息”的歌声重生
进入万有共享的和谐中

云层外的那片蔚蓝
仿佛是人灵魂深处的歌声
是母腹中熟悉的天籁
是人类放逐之前的家园
我的灵魂啊,何时生出双翼
飞向它,消融于它
如一滴水投入海洋

哦,上帝的安息
充满了永恒的荣光,在云层间
流淌。召唤他的孩子
引导他们学习歌唱
安慰他们,令他们敢于期待安息
敢于消融在安息的光芒中
成为天上之水
成为圣水中的一缕歌吟

上帝的安息
被渴的人寻着,被信的人吞饮
充满他们的灵魂与肉体
涨溢于他的的生命
使平凡的日子一枚枚发亮
可以和晨星对话,可以成为
红尘中医治心灵的药

他们要象透明发亮的鸽子
载运光耀的“安息”
载运梦,如同载运心灵的粮食
在污秽陋巷中穿行
也在钢筋铁骨的楼群中飞翔
进出于一扇扇偶然打开的窗子
被叹息的人吸入
被哭泣的人看见

这地,要被拥有安息的灵魂们照亮
脱去尘垢,裸出跳动的心脏
昏天黑地中
失落自己的人
你要打开紧闭的门窗
将自己的心仿佛一只碗,捧在手上
等候、祈求上帝的安息
如天上之泉,注入并满溢

人的心灵因安息而重生
生命的祝福因安息而生长
灵的智慧因安息而被擦亮
哦,人啊,你要恢复柔软
恢复敏感,恢复被造时的模样
让造物主的和谐充满里外
你的双腿必在安息中被坚固
发沉的手臂也在安息中得力
良心啊,要被安息浸泡
如子宫中待产的胎
让“天道”的铭刻清晰显出

重新阅读一朵花的绽放
阅读生命中祝福的信息
阅读心灵中天堂的影子
认出生命的光,踏风浪而行的主
他以安静的声音斥责风浪
“住了吧)?天地都为之肃静
人啊,你的心是否也静了?
是否因天父在众水之上
坐着为王而安息。是否
因安息,而得着生的勇气与力量

这力量不是源于血肉之躯
也不随血肉同衰、同丧、同葬
它将成为天乐中的音符
永永远远赞美造物主的安息
赞美他的完全与和谐
赞美他的荣耀与永恒
赞美他的怜悯与公义

一切都出于他,一切又都在他里面
上帝之爱是永不止息的爱
这爱就在安息中
是生命的信息,也是灵魂的呼召
来自上帝永恒的国
是一道伸入尘世的天梯

这地,满了寺庙殿堂
求安息的人啊
却找不到进入安息的门
患难四处游走仿佛少壮的饿狮
刀剑如狼群,黑暗中
发绿光的眼睛处处闪烁

不得安息的人啊
羡慕无知无觉不曾出生的胎
苦难中的人,献不出赞美的祭
如何让安息留在人间?
成为飘浮人生中一张安卧的榻
如何让安息滴入心灵?
仿佛眼药,开人的眼睛

哦,香烟缭绕,跪叩求问
金银铸饰的殿宇中
跌荡着人们的呼问,仿佛空谷回声
造物主却说——
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
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
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敬虔人的心——
????是神的安息地
信从者的灵——
????是天国的疆域

全地都必安息——
律法中挣扎的人必安息
劳作中喘息的人必安息
苦难中怨忿的人必安息
享平静的人都发出吹呼——
那是大地对天的应和
是空气下的水
与空气上的水互唱的情歌

洁净了吧!洁净了吧!
愿这地能有翅膀
愿这地的人象鸽子身上的羽毛
穿越世俗滚滚的尘埃——
飞起……飞起……去得安息
愿人得着上帝的安息
这安息要在他们的里面
向外面的世界说——住了吧!

吞没人生命的旋涡,在那一刻
变成湖面轻荡的涟漪
诡诈阴谋的网,在那一刻
变成相握的手、相交的心
地狱要在那一刻关闭它咀嚼的口
喧嚣要在那一刻成为歌吟
“安息”如同一位婴孩
按手在狮虎的口上说:静了吧

人啊,你要安息
你可听见那个声音——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
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哦,你要起来
从你昏睡瘫卧的地上起来
从你泥泞的“舒适”中起来
那不是你们的安息之所
污秽,必使这地毁灭
心灵蜷歇于泥污的人也必一同毁灭

天国在召唤他的孩子
吹角的声音长久不息——
从地极、从天涯,提名唤你
“安息”张开它荣耀光辉的翅膀
承载那些软弱的、疲惫的、呼求的
遮蔽那些知道自己赤身露体的人

然而,“皇帝的新衣”
仍是世间的时尚
如同一座座看不见的囚房
囚住了强壮的、骄傲的、体面的
使他们与这地一同沉沦
远离安息——
远离上帝的面。远离
行走在光中、相交在光中的安息

2005年9月初?写于美国阿尔伯克基
修改于西雅图
9月22日完稿于中国南京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