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杜马岛》:小说大师斯蒂芬·金重塑奇诡世界

2012-09-28 17:44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杨铭宇 阅读

\

    杜马岛    [美]斯蒂芬·金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9年11月

  在《杜马岛》里,重新读到的是斯蒂芬·金作品里最吸引人的那种风骨:激发人想象力的邪恶和在这邪恶之下隐藏的人性之美。

 《杜马岛》阅读到一半的时候,曾经迫不及待地给小说译者于是小姐发去消息,称赞其出色的中文功底赋予了《杜马岛》非一般的流畅阅读感。而在两天后读完整本书的时候,不免自责,把这以往斯蒂芬·金作品中总要在长篇大段的艰苦阅读后才能感受到的畅快,完全归功于优秀的译者,不免抹杀了“现代惊悚小说大师”的天才和努力。

    斯蒂芬·金在《杜马岛》里描述了一个虚构的佛罗里达海边小岛。身家千万的明尼苏达州建筑承包商埃德加·弗里曼特在一场车祸后失去了右臂,又因为重伤致残引发的精神危机导致婚变,遂在医生建议下来到风景宜人的杜马岛以尝试治疗精神性疾病。殊不料埃德加潜藏的绘画天赋,却引来了在九十年前制造一场家庭灾难的恶魔,成了邪恶重新觉醒的触媒。

    斯蒂芬·金在1999年曾遭遇车祸几乎丧命,之后的作品常会出现恍如老金本人的人物形象,比如《丽赛的故事》里功成名就的作家。《杜马岛》里重伤致残的绘画天才埃德加,何尝看不到老金本人的影子(尽管金本人对这一点是予以否认的)。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斯蒂芬·金在开篇写到一段话:你必须设定一条开始的地平线,虽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一条线,但任何重塑世界的动作都是英勇之举。小说里埃德加说的是绘画,但细细想来,这句话既是斯蒂芬·金给建筑商在杜马岛的历险埋下的伏笔,也可以说是作家本人的一种宣言。

    金的宣言来自于对他本人创作的一种回归。他那美国人典型的跳跃式思维及写作方式,总是会留给读者一种艰辛的阅读感,但《杜马岛》的情节铺陈和悬念设计,时常让自己想起非常喜爱的那本有斯蒂芬·金“最恐怖作品”之称的《宠物公墓》。

    窃以为,斯蒂芬·金在《杜马岛》重新拾起了最近一些作品中失去的讲故事的天赋,美国式的恐怖依旧,但无论是“突然出现在楼梯上的死尸”所营造的恐怖,还是埃德加与女儿伊瑟之间的父女温情,都只是渲染气氛。真正吸引读者,能引起共鸣的是悬念和情节。

    从一开始恍如神灵附体似的画出现实生活的超常天赋,到最后每一幅作品都将成为拥有者的噩梦的邪性;从弗里曼特一家四口充满依恋的亲情,到重走伊丽莎白·伊斯特雷克家族几乎覆灭的悲剧;从恍如智者一般的前律师怀尔曼和“教父的女儿”伊丽莎白神秘莫测的警言,到最终发现三个脑部受创者都是被某种神秘力量召集而来的诡异;从风景宜人让人神往的佛罗里达滨海小岛,到高潮时变成从死神那里脱逃的怨灵们的屠戮之地。可以说,老金标志性的绚丽而奇诡的世界依旧,但环环相扣、恍如铰链一般无法松脱的两个家族的命运,被斯蒂芬·金完美地用文字链接在了一起。在《杜马岛》里,重新读到的是斯蒂芬·金作品里最吸引人的那种风骨:激发人想象力的邪恶,和在这邪恶之下隐藏的人性之美。

    当故事发展到最终高潮时,《杜马岛》没有跳出惊悚小说的常见手段。可能就斯蒂芬·金本人而言,已经很难在想象力上作出超凡的突破,但《杜马岛》最终的高潮设计,毫无疑问被寄予了作家本人在经历生命危机后的深邃思考。他用埃德加这一被魔鬼利用的灵异触媒,把弗里曼特与伊斯特雷克两个相隔九十年的家族联系起来,完成父亲对女儿——约翰·伊斯特雷克对长女阿黛夫妇,埃德加·弗里曼特对伊瑟·弗里曼特——的救赎,这颇为新颖的角度体现了斯蒂芬·金对人性表现的追寻。就像书中无论是埃德加还是怀尔曼都反复提到的:上辈子发生了不幸,那这辈子就要懂得好好珍重。

    还有九十年前的父亲约翰·伊斯特雷克救女心切,被魔鬼蛊惑,射杀了被伊丽莎白视为母亲的黑人女仆南·梅尔达。九十年后,当埃德加同样在危急时刻时,却得到了忠诚勇敢的朋友杰克和怀尔曼的帮助,依靠梅尔达的银手镯完成了对恶魔的封印,实现了对忠诚和勇气的救赎。

    这样的情节安排,从明里来说是作者对友谊、对亲情的一种赞颂,因为正像埃德加所说“我会永远爱那个小女孩,不管她让我付出了多少代价”。从另一面来看,也可以说是老金对人性光明的虔诚致礼。这里说的光明,不仅是亲人之情,朋友之义,还有我们常说的人之爱。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