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作为诗人的汪曾祺

2012-09-28 17:32 来源:青岛日报 作者:蔡瑛 阅读

  提起汪曾祺,人们首先会想到他的《受戒》、《大淖记事》等别具一格的小说,谈美食、道风情、忆故人的散文,峻拔脱俗的画作。其实,他还有少为人知的另一种角色——诗人。

  汪曾祺诗名被掩,恐主要在于其诗作大多融于小说、散文、画作,并未汇集成书。江苏的金实秋先生是有心人,不辞辛劳,搜集了汪曾祺诗近200首、联40副,其中一半以上未曾公开发表。按内容分为酬赠、题画、庆贺、感怀、自寿、乡情、忆旧、游踪、新诗、 楹联等部分,对诗、联的写作缘由,其中的典故,所涉人物作了笺注,并赏析意境之妙,命之为《汪曾祺诗联品读》刊行,凸现了汪曾祺的诗才、诗情、诗心。

  常言道,有诗才莫如有诗情,有诗情莫如有诗心。以此证之于汪曾祺其人其诗,诚是信然。汪曾祺书房功底深厚,诗才自不必多说,其诗作也同其小说、散文、画作一样,似淡实腴,蕴含着清新的情趣。无论是夫子自道,还是记人状物,抑或读史杂咏,无不信手拈来,一扫文人诗的方巾气,有新韭晚菘之味。在赠《十月》原副主编张守仁先生的诗中他写道:“独有慧心分品格,不随俗眼看文章。归来多幸蒙闺宠,削得生犁浸齿凉。”不仅写出了受赠者“分品格”、“看文章”的职业特点,还描摹了其夫妇情感真挚。汪曾祺诗作传递出的“双肩挑着明月去”的平和、从容,对当下浮躁、焦虑者可谓一剂清凉散。这或许就是其人去而诗情仍在之因吧?

  言为心声,言美为诗。汪曾祺被公认为驾驭文字的里手,诗作虽未名动一时,却是有格的,耐读耐品。与其说汪曾祺是“中国最后一个文人”,倒不如说他是让人一眼见底之人。其诗作与其文画互见,可辨识其生命年轮,领略其风度与风骨。“有何思想?实近儒家。人道其里,抒情其华。有何风格?兼容并纳。不今不古,文俗则雅。与人无争,性颇通达。”可谓对自己为人为文的结语。“犹是云南朝暮云,笳吹弦诵有余音。莲花池畔芊芊草,绿遍天涯几度春。”吟出对故地的眷恋。“往事回思如细雨,旧书重读似春潮。”则可见其澹定心境。将汪曾祺诗作目为其精神世界的千门万户,似不为过。

  读汪曾祺诗作,可自壮,可自省,可自重,无形中受到精神熏染,让人不由得感叹一声:“真是一壶好酒!”

  (《汪曾祺诗联品读》,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