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向明:哈代的反战诗

2012-09-28 14: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向明 阅读

  晓得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这位英国十九世纪进入廿世纪的作家,是在年轻时读到他的小说《黛丝姑娘》,那是一部非常悲情的小说,是说一个贫寒农家的女孩,本来安份守已的陪着母亲在家料理家事,不料终日昏饮的酒鬼父亲,眼看家境日益贫穷,连酒钱都付不出,将她送往一个暴发户求援。暴发户想尽法子将她污辱,黛丝受不了,乃逃回家,?久生下一子,但随即夭折。她又到农场去工作,遇到一位她喜爱的青年,而恋爱而结婚。新婚当夜她将过往的遭遇如实以告,本想博得新郎的怜爱,谁知保守的新郎竟不能原谆她,当即弃她而去。此后黛丝的日子更加凄惨,她的寡母和弟妹受?了经济的困窘,又将她送回暴发户家,黛丝一气之下,将暴发户一刀刺死,以求与离去的新郎童修旧好,但两人也只共度了七日,黛丝便因谋叙罪被捕,处以绞刑。这是一部惨绝人寰的悲剧,读来无不令人心恸。

  但是后来才知道,这部小说虽说为哈代嬴得了一定的声誉,却受到维多利亚时代传统道德观念捍卫者的攻击,认为黛丝不仅非婚生子,且因谋杀同居男人而被判绞刑,而哈代居然对这样拂逆公认道德标准的女子予以同情和谅解,认为非常不妥。哈代受了这些道学家的非难,感到深深的厌恶,终于在完成另一重要小说,也曾引起争议的《无名的裘德》之后,决心不再写小说,转而将余生献给了诗,且自认颇有诗才,将可求得更高发展。这种从小说转行入诗歌的文学家例子不多,哈代应属最早跨行转业者,且跨得很成功,英国的诗歌史上,从来不敢将他忽略。

  哈代在英国诗歌史上应是一位?先启后的诗人,既是十九世纪古典诗的余韵、又是廿世纪现代诗的先声。作为一个诗人、哈代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总是尽量表习见他自己的所思所想、严格地批判他所看到的这个被昏瞶势力支配下人的无知与无能,矛盾与无奈。哈代写了不少的诗,以诗剧《王朝》最能代表他天才的结晶。《王朝》主要是写1804年拿破仑举兵征英起至滑铁卢失败为止的一幕欧洲大惨剧。描述战争对一般平民百姓造成的影响,以及神人共愤的一些荒谬事故。哈代认为支配这宇宙的是一些,不知善恶,冷酷无情,没有自觉的「内在意志」,由于这种「意志」的执行,造成永刼不复的大灾难。可见哈代是非常厌恶战争的,也可以说他是一个反战的急先锋。从下面这首短诗《The Man He Killed>可以看出他深知的战争丑恶荒唐的一面:
  
  The Man He killed
  Had he and I but met
  By some old ancient inn,
  We should have sat us down to wet
  Right. many a nipperkin!
  But ranged as infantry,
  And staring face to face,
  I shot at him and he at me,
  And killed him in his place.
  
  I shot him dead because?
  Because he was my foe,
  Just so?my foe of course he was;
  That is clear enough;although
  
  He thought he had list perhaps,
  Off-hand like?just as I?
  Was out of work?had sold his traps?
  No other reason why.
  
  “yes;quaint and curious war is!
  You shoot a fellow down
  You`d treat if met where any bar is,
  0r help to half-a-crown.”
  
  他杀死的人
  倘若我与他相遇
  在一家老字号的酒馆里
  我们就会坐下来
  喝上几杯再分离。
  
  可是身在枪林弹雨中
  大家面对面,目光交逼、
  同时都把扳机相扣,
  要把对方当场击毙。
  
  我要杀死他是因为——
  因为他是我的敌人。
  就是这样,我的仇敌当然是他
  这是明显不过的事,虽说
  
  他认为他的服现役,或许
  同我一样,由于游手好闲,
  丢了工作,卖光了家当,
  没有其它什么道理可讲。
  
  不错,战争古怪又离奇!
  你把一个同类射倒在地,
  若相遇在酒吧定会盛情相邀
  说不定还借他半克朗钱币。
  
  确实,战争是古怪又离奇的,不如说更是冷酷又无情。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你不杀我、我必杀你,这是战场铁律,那管他是昔日密友,同宗亲人,平时可以碰杯痛饮,不分你我抢着付帐的莫逆,一旦不幸成了对立,便会摧毁所有能维系人间和谐情感的所谓人性,变得比禽兽还不如。哈代这首诗受没有直接描述

  战争的恐怖,只是冷静的陈述一旦对峙成仇后,所必然发生的人性质变和伦理扭曲,战争所带来的恐怖实在值得警醒。然而直到现在廿一世纪,人们似乎仍然迷信战争,歴经两次世界大战,一点也没学到教训。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