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访谈杨炼:《玉梯》、《叙事诗》及其他

2012-09-28 11:0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申舶良 阅读

  现居伦敦的诗人杨炼将自己的文学写作按照自己的人生地理变迁分成三部分,分别称作“中国手稿”、“南太平洋手稿”、“欧洲手稿”。
  
  其中“中国手稿”包括《礼魂》和《yi》(注:此长诗题目为杨炼创造的汉字,由“日”与“人”贯穿而成,读音YI)》等早期佳作,“南太平洋手稿”包括在第一阶段的漂泊经验中完成的《无人称》、《大海停止之处》和《面具与鳄鱼》等作品。

\

  

  “欧洲手稿”则包括长诗《同心圆》、组诗《幸福鬼魂手记》、诗集《李河谷的诗》和色情诗集《艳诗》等。他不停地参加世界文学、艺术及学术活动,被称为当代中国文学最有代表性的声音之一。
  
  杨炼自1997年起定居伦敦,最近,他与英国诗人William Herbert一起编选的英译中国当代诗选《玉梯》即将交由英国Bloodaxe Books出版,而杨炼本人的最新诗集《叙事诗》也将在中国大陆出版。
  
  记者:听说您最近正在编一部中国当代诗选。
  
  杨炼:是的,这部诗选的标题叫做《玉梯(Jade Ladder)》,集结了从文革结束后78、79年到现在这三十年间的当代中国诗的精品,我将它称为描绘当代中国文化的思想地图,包括它的困境,也更包括它的能量。我和英国诗人William Herbert一起编辑。全书大约400页,全部是英文翻译。此前的一些英译当代中国诗选更多的是编辑者或翻译者采取比较容易获得和翻译的诗出版,我们这部书的要求却是在原作中选择那种我称之为“极端性”的写作,因此对翻译本身也是一种巨大的挑战,要求译者也是一种“extreme translator”,才能真正构成中文和其他语言的深度交流。  

\

杨炼与斯洛文尼亚诗人

  中国当代诗歌非常丰富,本书的编辑结构方面分成六个主要部分:抒情诗、叙事诗、组诗、长诗、新古典诗歌和实验诗。每个部分有一篇专门文章,像一本导游书引导读者进入诗的风景。文章会综合中国古典背景、国外的影响以及在当代中文创作中怎样落到实处几个因素。此外我和William Herbert在书前有两篇较长的序言。整部书可以说是由各种层次构成的思想和艺术的项目。计划在今年4月将书稿交给英国Bloodaxe Books出版社,应该能够在今年年底出版。
  
   记者:以“玉梯”为标题有什么特殊含义?这个词似乎来自中国神话?   杨炼:对,“玉梯”第一个来源便是昆仑山,在古代被称为宇宙的中心,同时又是仙人上下天地之间的“天梯”。同时,李贺的诗中对“昆仑采玉”也有提及。李贺的诗可以说是既古典又现代的作品。我选择“玉梯”为标题还有一个含义,就是这座天梯犹如诗歌,基础落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而顶端又超越到高层次的精神境界之上。每个诗人的写作,正像沿着诗歌的天梯上下于天地之间。  

\

杨炼与《玉梯》另一位主编Herbert在新疆帕米尔香妃陵

  另外,天梯的意象与西方的巴别塔也遥相呼应。我曾写过:每个诗人的书房,都是一座仍在继续建造的巴别塔。我希望这部诗选对中国的诗人、诗歌读者、包括思想界起到一个建立标准的作用,最终体现“远游”和“还乡”之间的关系。
  
  记者:这本书的六个部分将“新古典诗歌”和“实验诗”单独提出,有何意图?
  
  杨炼:如何能够配得上非常精美的古典诗歌传统,这一直是折磨着中国当代诗人的一个美梦或是噩梦。从诗经、楚辞开始的古典诗歌传统将汉语的感受、表达、思维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当代创作如何与古典诗歌传统相衔接?这个问题包含着很丰富的内容。今天能够明确提出“新古典”,首先是基于白话文、现代中文本身的成熟。五四一代开始白话文写作,目的是能够和西方思想相衔接,能够表达人们当下的现实生活。初衷很好,但开始时它还很粗糙,不够精美。它如何找到自己在哲学和美学上的表达能力,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尤其在诗歌写作上,可以说语言的成熟和思想上的成熟先天相关。
  
  另外,对传统文化的自觉是个更深刻的问题。中国在这方面走了很多弯路,从五四时喊出全盘西化等口号,到后来文革的“破四旧”,一脉相承地对传统采取极端情绪化的否定态度,其结果是中国诗人、文化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缺乏必要的自觉,不是自觉反思,汲取精华,加以现代转型,而是盲目抛弃,只给自己留下一片空白。很长时间里,这是中文现代诗弱化的根本原因。我认为直到90年代中期以后,诗人们在思想、语言和诗学的思考上才“转过这个圈来”。
  
  “新古典诗歌”强调与中国古典诗歌形式之间有一种“神似”的关系,将中国古典诗歌的音韵能量、视觉意象、形式结构、“形式主义”的美学要求,以及蕴含在形式结构内的哲学内涵(时空观念)等等,创造性地转型到当代诗的形式内部。从而使传统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过去时,而是生存在当下的东西。这是当代中国诗非常有独特性的一方面,环顾世界,只有中文(汉字)从甲骨文创造以来,基本的构成和使用方式没有根本改变,而是不停在内部转型,一直发展到今天。所以“新古典”在思想和哲学上对当代世界的启示性,甚至超过了它的诗歌意义。  

\

杨炼与荷兰女王在2009年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上

  我认为中国当代诗歌有两大特点,一是观念性,再就是实验性。我们今天已经不能简单地把自己称为一个传统的中国人,因为当代中国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古今中外的综合。当代中国诗在思想上没有一个现成的“模特儿”来模仿和抄袭,每写一行诗都在不停综合古今中外所有的因素。
  
  我以前说过:独立思考为“体”,古今中外为“用”。这样,观念性就是它存在的前提,而实验性实际上渗透在每一行诗之内,不管它看起来多么简单。《玉梯》中单独列出“实验诗”这部分,就是要将“实验性”的特征发挥到极致,立足于汉语、汉字的语言学性质,在触摸汉语局限性的同时,也充分敞开它的可能性。这部分包括一些非常极端的作品,比如顾城去世之前写的组诗《鬼进城》,文字看起来非常破碎,但破碎之中有一种形而上的、想象的联系,从而创造了非常独特的文本空间。   记者:80、90年代的诗歌出版物较多,而2000年之后许多诗人脱离了出版物,出现在网络论坛上,而如今论坛也相形衰落,很多诗人在网上以个人的空间发布作品,这种散乱性会不会给这本书对近十年诗歌的编选造成一定困难?
  
  杨炼:确实有一定的问题。这是为什么在我和William Herbert作为这本书的主要编辑之外,我还请一个朋友、诗人评论家秦晓宇和我一起编选中文诗的原作。秦晓宇生活在中国,比较年轻,与当下正在写作的、比较活跃的诗人有较多的联系。通过他,我能够比较容易地与后来这批诗人进行衔接,我自己则对较早开始写作的诗人相当熟悉,所以我们两人的头脑已经勾画出了一幅相对完整的成熟诗人的地图,这样再去筛选诗作就比较容易了。
  
  其实,尽管出版方式很散乱很“民间”,但我们对此并不陌生,别忘了从七十年代末当代中文诗开始时期的《今天》和“朦胧诗”的时代,我们就很少依赖所谓的官方出版物,当时不管是地下杂志还是私人印刷的诗集,也都是以个人方式进行,只不过现在是键盘代替了油印机的滚子。《玉梯》要呈现当代诗人的独立思考、独立创作,甚至独立出版方式。这里更关键的要点是:我们是否有、能否坚持自己的美学标准和判断。
  
  记者:您即将在中国大陆出版的新诗集《叙事诗》 是关于您个人的命运与“大历史”的关系,而名为《玉梯》的当代中国诗选也有关对历史的回顾。而您在以往的诗歌中讲究诗歌写作的“纯粹性”,以及在不断的游历中对各种经验的整合。是什么使您开始回顾“大历史”?
  
  杨炼:我把《叙事诗》的主题概括成两句话:“大历史深刻纠结个人命运,而个人内心又构成历史的深度”。我不喜欢把自己的书叫做“诗集”,而更称它们为一个个“思想——艺术项目”。这样,每一部作品都不能重复,它们必须不停深化、推进。我从文革期间开始写作,到78、79年加入《今天》,后来83年出版《诺日朗》被批判,85年开始写以《易经》为基础的长诗《yi》,89年完成后,开始国外的“漂流”,创作《大海停止之处》组诗、《同心圆》长诗,以及众多以国际漂流经验为基础的作品。
  

\

《叙事诗》封面,封底为杨炼出生第一天的照片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