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T.S.艾略特及其缪斯千余封亲密信件公开

2020-01-10 09:4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1月2日,在著名诗人T. S. 艾略特和作为其知己及缪斯的艾米丽·黑尔辞世五十余年后,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公开了他们之间一千余封信件。这些此前从未公布的信件,将为艾略特诗歌创作及个人生活的研究提供全新材料。

撰文 | 葛格

1月2日,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公开了著名诗人T. S. 艾略特与艾米丽·黑尔之间千余封信件。按照黑尔捐赠这批信件时与大学图书馆达成的约定,这些信件要在二人逝世50年后才能公布。如今,这批长久以来被精心保存的信件终于公布于众,不仅为世人揭示了T. S. 艾略特与其最亲密的知己及缪斯之间的亲密关系,也为研究艾略特的诗歌创作及生活提供了新的一手材料。

01

亲密通信按约定于50年后公开

1956年,黑尔将1131封与艾略特之间的信件,包括信封和附件,一并捐赠给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此前,这批于1930年至1956年间写成的信件和一些照片等,被保存在12个箱子中,是世界上最知名的加密文学档案之一。按照黑尔与图书馆的约定,直至艾略特和黑尔之中,最后一位辞世五十年后,这批信件才能由图书馆按照手稿材料的使用规范,向有资质的学者公开,用作研究资料。

1965年1月4日,艾略特辞世,四年后的1969年10月12日,黑尔离世。按照约定,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可以在2019年10月12日之后公开这些信件。然而,1971年,时任图书馆员的威廉·S·迪克斯(William S. Dix)表示,这批信件只能在2020年1月之后供研究者使用,这样就可以为处理这批材料和编目等其他必需的工作,争取足够的时间。目前,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已经对这批材料完成了数字化处理。研究人员可以自今年1月2日起,在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内借阅到这批信件的原件、副本以及电子版本。按照版权法的规定,其他读者尚不能在除该图书馆之外的其他地方,接触到这批材料。

02

填补艾略特研究中的空白

长久以来,研究者们对艾略特与黑尔之间的亲密关系一直很感兴趣,但缺乏相应的材料。同时,在此次公开的千余封信件中,艾略特还在这些信件中向黑尔谈到过自己对创作的理解及文学观点等等,无疑为填补这段文学研究史上的空白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虽然早在1912年,艾略特便与黑尔相识,但二人的关系并没有进一步发展。艾略特在1915年与首任妻子薇薇安·海-伍德(Vivienne Haigh-Wood)结婚,1927年移居英国。而当时,来自波士顿的黑尔在美国的几所学校教授戏剧。1930年末,他们在伦敦的一场茶会中相遇,随后便开始横跨英美两地、长达数十年的亲密通信。

由于妻子薇薇安健康状况欠佳,精神状态并不稳定,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妇二人之间的感情逐渐疏远,并于1933年正式分居。艾略特的研究者弗朗西斯·迪基(Frances Dickey)认为,艾略特为自己的第一段婚姻感到羞耻。而在这批信件中,人们可以看到艾略特对黑尔表达的强烈情感。有学者认为,艾略特在《四个四重奏》(Four Quartets)中的第一首诗——《焚毁的诺顿》(Burnt Norton)中流露出对过往的遗憾和惋惜,而这首诗的开头就是作者以对黑尔的感情为灵感来源。1934年,艾略特与黑尔一起到访了位于英国格罗斯特郡(Gloucestershire)的庄园遗址。随后,这首诗于1936年首次发表。

此次公开的信件中,在一封1930年11月的信里,诗人提到自己饱受折磨,是黑尔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和“超自然的狂喜(supernatural ecstasy)”。艾略特形容自己患上了一种“感情的高烧”,在12月的信中继续向黑尔表白。直到艾略特的首任妻子被送往精神病院后,他们的关系才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1935至1939年间,艾略特开始与黑尔一同在英国卡姆登(Campden)等地度假。但二人始终保持着朋友关系,没有结婚。

03

艾略特对信件公开的回应

1960年11月25日,在得知黑尔捐出信件的四年后,艾略特将一份关于这些信件的声明交给他的遗嘱执行人,并于1963年9月30日加以修订。随后,这份声明被密封并交由艾略特的第二任妻子瓦莱利·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后者被要求将该文件交给哈佛大学图书馆艾略特藏品(Eliot Collection)的负责人。这封声明此后一直被保存在哈佛大学霍顿图书馆(Houghton Library)中。根据艾略特的要求,当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公开黑尔捐赠的信件时,这封声明也必须被公开。

T.S.艾略特及其缪斯千余封亲密信件公开

图源:哈佛大学

在声明中,艾略特认为有必要在信件被公开时,给出自己的回应。艾略特称,他本以为这些信件会在他和黑尔离世后公开,没想到黑尔在1956年就将信交给了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在声明中,艾略特表示,自己在1912年于哈佛就读时,就爱上了黑尔。在1914年前往德国和英国之前,便向黑尔表达了爱意,但是并未能进一步发展与黑尔的关系。仅在英国学习时,他们以朋友的关系通过几封信件。

T.S.艾略特及其缪斯千余封亲密信件公开

图源:哈佛大学

虽然与第一任妻子薇薇安的婚姻令他感到十分痛苦,但是艾略特在声明中表示,在1947年冬天,薇薇安去世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爱黑尔,而是渐渐觉得自己爱上的是年轻时对黑尔的回忆。并且,艾略特逐渐认为自己与黑尔的共同点越来越少。最后艾略特写道,“我发觉自己对艾米丽的爱,是一个鬼魂对另一个鬼魂的爱,那些我曾写给她的信,是一个产生幻觉的男人写下的信,一个徒劳无功地假装自己和1914年的那个他没什么不同的男人。”艾略特在声明的末尾还加上了两行手写的注释,表示黑尔寄来的回信已经按自己的要求,被一名同事销毁。

参考资料

https://blogs.princeton.edu/manuscripts/2017/05/16/sealed-treasure-t-s-eliot-letters-to-emily-hale/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20/jan/01/ts-eliot-intimate-letters-to-confidante-emily-hale-unveiled-after-60-year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0/jan/04/never-date-a-poet-they-always-do-the-dirty-on-you-ts-eliot

https://blogs.harvard.edu/houghton/the-love-of-a-ghost-for-a-ghost-t-s-eliot-on-his-letters-to-emily-hale/

来源:花瓶眼睛大企鹅号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