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一代短篇小说巨匠莫泊桑,死因竟然是这个

2019-09-06 11: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有一个作家,常常几个小时就写出一篇优秀的短篇小说,半年到一年创作出一部传世的长篇小说。

十多年里为文学史留下300多篇短篇小说、6部长篇小说,还有3部剧本以及游记和诗集。

一代短篇小说巨匠莫泊桑

他的中篇小说《一生》通过贵族女子约娜的一生,描述了人与人之间的虚伪和冷酷;

长篇《漂亮朋友》从政治、经济、金融、新闻,到教会、社交、私密,对法国第三共和国时期的上流社会进行了全方位的抨击;

他1880年发表的第一篇短篇小说《羊脂球》以妓女羊脂球被迫向敌人献身的遭遇为切入点,深刻揭露了有产者为了私利而不顾民族尊严的丑恶嘴脸;

另两篇《项链》《我的叔叔于勒》分别被我国高中和初中教材选为课文长达半个多世纪,两篇文章均以十分巧妙的构思嘲笑了小资产阶级爱慕虚荣的心理。

他创作的那些短篇,几乎篇篇都是精品,因而与俄国的契诃夫和美国的欧·亨利同被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之王”。

这样的一位作家,还不是一个天才吗?大概不会有人怀疑。但是这个天才人物,却因为混乱的性生活所引发的梅毒,结束了他悲剧的一生,死时距45岁生日还差一个月。

莫泊桑猎艳的一生

居伊·德·莫泊桑(1850—1893)生于法国迪耶普附近的米罗梅尼尔堡。

11岁时,父母便永久分居。其父居斯塔夫是一个吃喝嫖赌、挥霍家财的人,莫泊桑《一生》中的男主人公于连·德·拉马尔就与他父亲有很多相似之处。

莫泊桑最初的教育来自教会。中学毕业后,他赴巴黎攻读法律,因普法战争学业中断,于1870年被招募为一名志愿军。

1871年复员后他在海军部谋得一个职位,后转入公共教育部。

他对工作不太用心,总是沉醉在他所喜爱的划船运动上,“喜欢在塞纳河上一天划上五十里”,同时找一切机会去寻猎漂亮的女人。

莫泊桑中等身材,身体健壮、肌肉结实,是一个优秀的划船运动员。

他精力旺盛,狩猎对象广泛,不论是名媛淑女、太太小姐,还是女工农妇,甚至低级妓女,只要长得漂亮,他都一概领受,情妇、姘居的女子不知其数。

法国作家马克·安德里写过都德、罗斯丹、普莱沃等多位法国作家的传记,还以莫泊桑的自白“漂亮朋友就是我”为题,写了莫泊桑传。

书中详尽描述了这位传主青年时代的猎艳经历,说他“尤其喜欢和风流妖艳的女人交往”。

但就是这种乱交让他付出了代价:27岁那年,他从一位划船同伴那里感染了梅毒。

这年的3月2日,莫泊桑在给朋友的信中说:“你永远不会猜到我的医生刚刚在我身上的奇特的发现……痘疱……痘疱……大痘疱。”

饱受梅毒的摧残

痘疱或叫大痘疱是梅毒这个专有名词未被普遍使用前人们对这一疾病的称呼。

莫泊桑在当时一般染有此病的人都不敢承认的时候,在信中坦率地描述了自己这一不名誉疾病的症状和治疗状况。

梅毒给莫泊桑留下一生的痛苦,甚至将他折磨到疯狂的地步。

莫泊桑一再诉说自己的头痛,痛得好像头­快要裂开似的,更不要说阅读了。

马克·安德里描写说:

用脑过度和淫乐过度对他的身体健康有百害而无一利。

有一天晚上,他绞尽脑汁为《吉尔·布拉斯》报预约的专栏写稿,弄得头痛难当,症状比平时要严重得多。

他的头好像被一只可怕的老虎钳紧紧咬住,他痛得在屋里到处乱转,把前额贴到玻璃上,两只手紧压着太阳穴,头痛仍有增无减。

很久以来,他就有头昏眼花、心跳过快的毛病。他去看病,没用;他去温泉疗养,也没有效。

几年后,梅毒并发症开始波及他的眼睛。

1880年,莫泊桑向他的导师、最关心他的福楼拜说到他的眼病:

“我的右眼几乎不能看东西……是的,只有闭起这只眼睛,才能书写。”

同年3月,他还说道:“我右眼的调节功能麻痹,阿巴迪认为这种病情几乎是无法医治的。”

他所咨询的阿巴迪医生建议应用氰化汞,然后在第二年的8月7日送他去了另一位医生朗迪教授那里。

1881年,莫泊桑在给他朋友潘松的信中说:“不要奇怪,这不是我的笔迹。”意思是这信不是他的亲笔,可见他的眼病已经严重到使他无法书写的地步了。

其实,1889年秋,莫泊桑就开始有全身麻痹的症状。

两年后,可怕的梅毒并发症出现。加上这年他的患有精神病的弟弟埃尔韦的死严重刺激了他的神经,使他一天夜里足足有三刻钟看不见东西,有时还忽然记忆中断;另外,他又经常产生幻觉。

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说:

“我的思想走进了重重黑谷,茫茫然不知所以。黑谷一个接着一个,纵横交叉,又深又长,一进去就出不来……我头脑空空荡荡,忘了名字,忘了所有人的名字……”

有一次回家时,幻觉中他看到他自己坐在扶手椅上。

一天晚上,他说远远见有一列仪仗队向他走来,再一看,是修士们抬着一口棺材,等他把覆盖尸体的黑色绒布揭开,见死者原来是他自己。

在看到弟弟墓碑上的名字“埃尔韦·德·莫泊桑”时,他一下怔住了,说下面埋的人是他自己,随即号啕大哭起来。

天才作家的陨灭之路

晚期梅毒不但使得莫泊桑头发脱落、记忆丧失,更严重的是使他成为一个躁狂忧郁症患者。躁狂发作时,他情绪激烈,异常兴奋,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忧郁时就悲观厌世并伴有幻想。 这两种状态交叉出现。

1891年12月15日,他给诗人朋友昂利·卡扎利斯写信,清醒地说自己病情严重,担心地说:

“我绝对完了。我已经到了弥留阶段。我……马上就会死的,我疯了。头脑胡思乱想。永别了,朋友。您不会见到我了。”

到了1892年1月2日,他回家进卧室后,就举起一支左轮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枪自杀。

好在他的仆人弗朗索瓦·塔萨尔早有预防,已经将枪里的子弹退出,才使他放了空枪,没自杀成功。 而到了深夜两点钟,他又抓起一把切纸刀往自己脖子上割。

见到弗朗索瓦后,他又清醒地对他说:“弗朗索瓦,您看我做了什么。我割了喉管,这绝对是疯狂行为……”这样,躁狂忧郁症折腾了几个晚上之后,1月6日,莫泊桑在仆人塔萨尔、一名护士和卡扎利斯的帮助下,被送往巴黎帕西的白朗希大夫诊所。 莫泊桑在这里得到悉心的照看,但他的病情继续加重,不断出现幻觉和谵妄。 一天,他的情人勒孔特·杜·诺伊带着一篮葡萄来看她。

见莫泊桑完全不是他原先见到的那个英俊潇洒的男子,而是脸色苍白、未老先衰、虚弱不堪、形容憔悴,“简直成了一道阴影”,好不容易才认出是他。 这样,在白朗希大夫诊所拖了18个月,莫泊桑走完了他生命的最后一程。 1893年7月6日,白朗希大夫亲手在他的病例记录中写道:

“抽搐持续不断。在麻痹性痴呆过程中抽搐后死于早晨11时45分。”

莫泊桑“像一盏耗尽油的油灯那样熄灭了”,嘴里还嗫嚅着最后几个字:“黑暗啊,黑暗。”天才的作家、艺术家都有极其丰富的情感,喜欢过波西米亚式的浪漫生活。

但莫泊桑的一生警告人们,情感如若过于超越,失去理性的控制,往往会导致悲剧,以致毁灭一个天才。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9-0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