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周树山:钱穆不入国民党

2017-09-07 09: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周树山 阅读

   读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书,其中记一事,颇有所感。钱穆先生在无锡江苏省立第三师范教书时,接待一位旧日同事。此君姓赵,带来孙中山《三民主义》一书,自云已加入国民党。特来介绍钱先生入党,请钱先生先读《三民主义》,如接受该主义,下周则请入党。下周,赵君来,问钱穆先生是否已读过,钱答,已读过。并对孙中山先生之思想深为“震动佩服”,认为超出“现代人一切著作之上”。赵君一听,大感兴奋,说:既如此,那就快入党吧!钱穆先生回答:这事我已认真想过,如果将来学问有长进,将对三民主义大力阐扬。但却不想入党。为什么呢?钱穆先生云:假如入了党,“则成为一党人,尊党魁,述党义,国人认余为一党服务,效力有限。余不入党,则为中国人尊一中国当代大贤,宏扬中国民族精神,一公一私,感动自别。余意已决,幸勿再劝。”钱穆先生婉拒赵君,但话说得还算客气。大体说来,不入党的理由有二:一是不想一辈子“尊党魁,述党义”,成为一党的奴才和喉舌;二是既结党,总有一党之私在焉,为一党之私服务,为钱先生所不取。

   钱穆先生不入国民党(当然他也没入别的党),体现了大学者的睿智,因谙熟历代典籍,其见识自在常人之上,其贤明和风骨真令人感佩也!倘若他入了国民党,49年之后留在大陆,他的悲惨命运可想而知,(当然,他没有选择留在大陆,逃脱了大劫难)。他没入国民党,死后的尸身上不能盖国民党旗(不知国民党有没有这一套),他或许不会为此遗憾。他没入国民党,国民党党魁蒋介石对他还挺尊重(不是他的党员,自当以客卿大贤待之),在大陆文化大革命期间,蒋介石为他修了别墅“素书楼”,让他安心研究学问。他没入国民党,所以一辈子并没有受命专门研究“三民主义”,他没成为国民党的理论家,他成了中国几千年灿烂文化的传人大贤!

   由此,我想到,倘若因为信仰某主义而入党,投入了某个阵营,为信仰而战,也不失为人生的一种抉择。这种抉择于个人是福是祸,那就看个人的因缘际遇了。党看似很抽象,实际很具体。党和人一样,也会变,给我的感觉,凡主张暴力和专制的,变坏的多,而且越变越坏。刚开始是清教徒般的信仰和激进主义的暴力相结合,但很快就会走向它的反面——贪腐和弄权。比如国民党,刚开始,宋教仁组建国民党时,本来是想搞政党政治的,孙中山当时忙着跟袁世凯谈判,没顾上管这事,(他搞的同盟会,也算一个党,那是很可怕的,所有加入者必须服从党魁即孙中山一人,入会要宣誓,按手印,犯了规矩,即可处死)。后来宋教仁被暗杀了,孙中山接手管这个党,这时候他提出“三民主义”,又把他具体化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孙中山倘若不死,这个党的走向如何呢?看看他取法的列宁和斯大林的党,大约可以知道八九不离十。等到他死了,蒋介石管这个党,这个党就越来越独裁了。它就开始抓人和杀人,蒋介石死了后,他儿子蒋经国又管了好多年。小蒋临死前取消了党禁,这才不再以党的名义杀人。在世界历史上,党魁以所谓信仰和党的名义杀人那是太多了,翻翻近现代史,杀人最多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党干的,比如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斯大林的联共(布),血腥恐怖,令人发指!据我的观察,独裁党魁虽然是人,但却非常人,他们一般都很冷血,视人如草芥,把人的性命不当回事。你只要想想他们的“丰功伟绩”说穿了就是杀了成千上万的人,就会明白。据说杀了那些人,会给活着的人带来福祉,让活着的人活在天堂里。结果怎么样呢?侥幸活下来的人自己有体验,好像人间的天堂从来未曾出现过。但丁游地狱时见过许多在毒焰和罡风中饱受折磨的鬼魂,那都是在阳间作过孽的人。但这些人生前作的孽真不值得受这般酷刑。那是因为但丁时代的地狱希特勒、斯大林等现代党魁还没去报到。如今你再到地狱看看,在毒焰和罡风中呻吟嚎叫的鬼魂大多都是杀人无数的独裁党的党魁,不为别的,只因死于他们手下的冤魂太多了。每个冤魂嘘口气,就使他们皮开肉绽,毒焰焚身!独裁党的党魁为什么会那样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很简单,那是因为他们手下有太多太多的党员和信徒。党员和信徒认为以党的名义杀人和消灭异己没什么不好,所以,人类的大劫难由此开始。据说至高无上的党魁是在斗争中产生的。早年我读过一篇《论权威》,说权威是在斗争中树立起来的,就是说,他是把他曾经的同志干掉之后才成为最大的党魁,这里有无情的撕咬和淋漓的鲜血,不是好玩的!也有人不是为了信仰,是为潮流裹胁或为升官发财入了纳粹党或国民党,对前者无须多说,因为人类的大多数都是愚昧和盲从的。对于后者,我只想提醒一点,党永远是一个分母大于分子千万倍的分数,你要想爬到分数线上面成为分子那是相当之难的(在相互撕咬的狮群中,你得放弃人性,然后磨利你的牙齿)。党内幸运的权贵是少数,大多数都是垫背的。

   关于信仰,我觉得也要小心为好。一不小心,走火入魔,信仰就是杀人的理论。有了这种理论垫底,你杀起人来就会理直气壮,一往无前。不说别的信仰,单说基督教,据说是一种不错的宗教,在西方有些国家的历史上还是国教,十字军东征杀了多少人?死于火刑柱上的异端又有多少?基督教的历史那是非常血腥的!变种的基督教那就更可怕,洪秀全搞中国特色的基督教,屠城杀人,又搞男女分营,他自己的后宫却养了八十八个妃子,杀的人海了去了!他的太平天国可不太平,天王、东王、北王、翼王……王有数十上百,然后王和王之间大杀大砍,不过为了争权。所以信仰有时候就是一个幌子,在这幌子下,万千尸骨垫起来的不过是高高在上的杀人魔头!党魁是很能用所谓信仰迷惑众生的。德意志是个何等睿智的民族,产生过黑格尔和康德,可是希特勒在街头一讲演,整个德意志民族都服了蒙汗药一般跟着他跑了,最后造成人类和民族的大灾难。就是一些邪教的教主,也具有极强的煽动力,日本的奥姆真理教,教主竟然使信徒拿着沙林毒气到地铁里去杀人。有一本书,叫《人类愚昧疯狂趣史》,记载的不是很全面,有什么比用所谓信仰去结党杀人的行为更愚昧疯狂的!人是自然生物,也是社会生物,想一想人类的历史,悲观一点说,真感到人类没什么希望!

   说了这么多,还是归结为一句话:钱穆不入国民党真是贤明之举!如果人人都能像他那样清醒,不但对人类全体有益,就是对他个人也是好处大大的!对比有些人成了党魁或党棍,即使不被敌对集团(政党)杀死,在内部撕咬中也弄得身心俱疲,遍体鳞伤,回头一想,不过是更大党魁或党棍的奴才而已!钱穆先生活了八十多岁,高寿;读了很多很多书,博学;写下了卷帙浩繁的著作,立言;一生活得极其成功。那位热切劝他加入国民党的赵君如何了呢?因钱穆不入党,赵“怅然别去”,别后不到一年,“后闻其在上海街头公开演讲,以积劳卒”。他虽然没因共产党而死,但到底还是为国民党捐躯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9-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