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乳间休憩:罗丹给卡蜜尔的情书

2012-09-29 02: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罗丹 阅读

\

    卡蜜尔,Camille Claudel,罗丹的情人。坊间传言罗丹的部分作品实由卡蜜尔作,还有许多传世之作的灵感也来自卡蜜尔。罗丹对这段感情,一直讳莫如深,未留下只言片语供研究者好事者考证。
  
    然而,2004年5月1日,意大利撒丁岛一独居老妪Samille Claudel对外出示此封情书,宣称这是罗丹给卡蜜尔的第一封情书。
  
    据Samille Claudel说:“无论你们信或不信,15岁那年,在这间住所的起居室,听到地板下有人说话,掘开地板,就是这封放在密封盒里的情书。我时日无多,不能再辜负卡蜜尔嘱托,只能这么作。我不知她为何执意公开情书,你们自己读吧。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我想我是卡蜜尔的转世,可以感知她的痛楚和爱,却不能沿袭她的智慧。”

    邻居说,老妪深居简出,靠舅母遗产过活,极少开口说话,常年着黑衣。时过境迁,情书何能保存完好,是否伪作?尚待查考。据查,Samille Claudel无疯癫病史。

    C:
    这两天,我不得安宁,我想还是说出来好些,说出来,算是缓解,还是饮鸩,我不知道,我还在想,自己是不是把你当作一个塑造中渐趋完美的情欲对象?或者是借由这股因你而起的冲动,激发身体里很久未见的力量,然后将其述诸笔墨,以成就更好的我的作品?你是个工具吗?你是我实验自己极限的一种道具吗?这是克制的极限,还是隐喻的极限?还是最终指向虚无和绝望的目的,我只是通过渴望你来走一遍这漫长之旅?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深夜里,我渴望你身体,那具没有灵魂的身体,但它不是和她们一样的,它作为身体的存在,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你跟我描述过你的身体,它哪里大哪里小,哪里柔软哪里柔韧哪里婉转哪里稍显不足,这些我都了如指掌,当我怀抱她人,我凝视她人的眼睛,在幽暗的深夜,在绵软的枕头里,她人的脸被深埋,我扳过她人的脸,逼视那紧闭的双眼,我要在她的闭阖里感知你的敞开,此时此地,你在另一地另一种光线下的对我的暗自敞开,我呼唤她人,用她根本辨识不清的语调,我是期望你听见,你在你的床上,你在你的灯下,你在你的黑暗里,能听见我的低唤,也许我和她人的亲密能令你兴奋,令你发狂般的恨恨的咬牙切齿的兴奋起来,我多希望那时候我翻一个身,就落在你的床上,在你复杂的兴奋里落下,我不知道那时我会怎样,你是期待我狂暴的,像夏日里的骤雨,可我不能保证我一定做到,也许在落下之前,我就后悔了,却收不住翅膀和向前的脚,我被风推到你床上,我滑翔一样落在你的床上,那时候你会立刻换一种姿态看我,你扭转身体,眼波浩淼,宛如白色的吉他,我知道一件事,假如待你狂暴,你会迎合,并获得那时那刻的快乐,但时刻一到,好像喜欢短跑的人冲刺后渐渐停步,它不再走了,我想假如日后还有如此滑翔般的不由自主的亲密,我们的身体会深深投合,而我们的心却隔一道宽阔的河,它翻卷激荡,谁也不能涉水而过,我们会在对岸张望,仔细打量彼此,然后将目光转向风或者别人,这是多么难堪的局面啊,我不能想象,然而,我什么都想试一试,试一试你的漠然或火烫,试一试我的残酷和狠,试一试站在边界上的天空是不是真的伸手可及,我不知道我会怎么做,除非你猛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们在猛然下的无意识里做成无意识的自己。
  
    可是,按照通常道理,延宕生美,延宕里的自我折磨也是美,总之克制后的一切都叫做美,因为那是人内心的自我角力,不是善恶之争,只是体验那迈步与止步间的微妙差别,这种微妙常常因为人们行动的迅速消解,我喜欢微妙的东西,微妙的身体,微妙的器物,惟有微妙的事物能让我看很久,看一遍又一遍,有时候,我甚至渴慕你身体上的某个不足,我想那是令你微妙的证据,我盼望你天生瘸或者少根手指,那是极性感极性感的,我已经想象过千遍万遍,你少一根手指的轻,掠过我身体,可以感觉那豁口里的风还有温柔,或者你的手是长着蹼的,像鸭一样,我会反复摩挲那蹼,透过它看你的身体还有眼睛,舔它,抚摸它,直到你受不了,我喜欢这些,你喜欢吗?你会喜欢的,因为你和我喜欢同样的东西,而且我们知道什么是好的,我们更知道什么是坏的,对坏的东西,你常常默不作声,要不就大喝一声,我不一样,我会经常忍不住战斗,和坏的东西战斗,直到被围困被打败,你说我小,我想我是小的,小的可以蜷进你乳间休憩,乳间休憩,这是个色情主题,我觉得它够下流,可以唬住那些爱下流的人们,你说对不对?

    不过,既然是我想的题目,我就会努力做好它,这也是你喜欢我的原因,不是吗?我经常觉得累,需要休息,工作累了,读书累了,睡觉累了,做爱累了,生活累了,我需要休息,可又担心休息后的遗忘,你知道我很容易忘记事情,除了非作不可的一件事,我都可以扭头即忘,即使是爱,也只是一种忘却的前奏,对你的爱,和渴望,也是一样,我可以在她人的身体上忘却你,我可以,因为我只有唯一的事情要做,这是令我成为我的原因,也是令你发现我的原因,我不能舍弃这个,也舍弃不了,所以,我选择在你的乳间休憩,抬头便看见你,令我不忘,这样好不好呢,我像世界最小的小狗,蜷在你的乳间,你低头便可以看见我,你觉得热或者你迈步你一举一动时都可以感觉我的存在,我是世界上最小的小狗,有生来惊惧的眼睛,有永远潮湿柔软的鼻子,你摸摸,它很凉,像细雨后的清晨,它是你的,只要你摸到便是你的,对不对?

    在我知道你之前,你已知道我,这是我唯一骄傲的,被人默默注意的感觉总带来庸俗的快活,尤其当那默默的人说出:我早就知道你了,我喜欢你。我想我也许不配得到这注意,因为我不够好,远远不够好,可你还是辗转的知道我了,这才是我最快活的。然后,我开始转身看你,你不是我想象的美,我想象的美,是深陷的眼窝和瘦削的脸,颀长的身子和灵活的脚,可以在原地转很多圈,脸却还是雕像一般的肃穆,我企盼伸出手指,轻轻一点,好像锤子斧子,打碎雕像,从石膏或大理石拖出那个人,尽情凌虐,你不是,你没有被石膏覆盖,你活脱脱的,血管流动的声音还有嘴唇的鲜红,我都可以看见,这没什么挑战,你太轻易的就倾向于我,并且对我诉说你也有渴望,可是你不经意跟我描述了你的身体,这令我不能自持,我会对着前面行走的一个女郎的背影描摹你的形状,从凝滞的空气里挖出你的形状,然后给它勾上细细的黑线,旁边写道:这是我的。我没办法克制自己,我却也知道你不讨厌这样赤裸裸的我,也许你觉得在我的赤裸的无耻后面有一些叫做赤诚的东西,告诉你吧,你错了,我和所有的人一样,那赤诚只是幻像,你深入进去看,只会看到一个张大的嘴巴,等待猎物,唯一不同的,我等待而不寻觅,这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我没有时间,而且也不乏猎物自己送上门,这就是你的幻像,你必须打破它,才能看到我。我只是懒惰,或者缺乏时间,而决不是别的什么。告诉你吧,我就这样摊手摊脚的躺在床上,直直的盯住窗外,紧闭的门外有一串女人,糖葫芦一样串成一排,只要我说两句话,她们就争先恐后的破门而入,扑到我的床上,坦白说,我对女人的本性从来不抱期望,她们的本性如狼似虎,贪得无厌,够了!可我的身体却从不餍足,这就是我的悲哀,我没有其他悲哀。

    告诉你一个梦吧,我没有失眠的毛病,虽然我很想有,老觉得失眠和服食药物的感觉差不多,虽然我也没服食过药物,应该都是那种跌进泥沼的感觉吧,泥沼里有人身马面和马面人身还有花花草草,可是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我躺在一张巨大的床上面,它究竟有多大我也没量过,它从卧室通向厕所和厨房,还插入别人的房间里,它是不是一直捅到整幢公寓的外墙,悬空的越过大街,像天桥一样横亘在人们的头顶,搭到一间书店的屋顶,反正它很长,超出你所有想象,我就躺在这样的床上面,每隔一米都躺着一个女人,各色各异的体态,形形色色的衣裳,我觉得我看到远处有个姑娘是我所爱,我想跨过去,却被最贴近的女人抓住了脚踝,她抬眼看我,像看一个英雄,她低眉顺眼地说,宝贝,待会儿再去好吗?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后来这声音变成呻吟,我已经趴在她的身上,像一条健壮的狗,从她身上起来,我整理一下衣服,抹抹头发,想接着找远处的那个姑娘,可是,我又被第二个女人抓住胳臂,她凶狠地看我,仿佛吉普赛人,她目光里的火焰告诉我假如不与她欢好,她就会羞愤交加恨不得死去,于是我只好躺下,被她扒光了衣裳……就这样,我走了多少步,我就经过了几个女人,心里的那个姑娘好像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我累得吐出舌头大声喘气,我想算了停下来算了,还不都是一样吗,于是我在第N个女人那里停下来,我和她结婚了,其他的女人们,消失了一些,只要我张开眼睛,就能看到那个心里的姑娘了,我胸口有些东西蠢蠢欲动,我拔腿想逃,我的妻子老鹰一样张开双臂要挟我,消失的女人忽然又从床板上生长起来,有的以勾人魂魄的模样对我袒露,有的怒目圆睁像要撕裂我,我想了想,举目四望,那个姑娘,好像就站在书店的屋顶上,眉眼也看不清,我甚至怀疑她是否真的漂亮了,可她是我的心病,我就是要到她那里去,到了那里我才能安宁,于是我开始和女人战斗,先前是不愿辜负和备受诱惑,现在是与她们战斗,我舞动身体,飓风一样掠过她们的头顶,飓风挂起地面的行人,他们在我身边可厌地大呼小叫,他们一边惊叫一边大笑,指指点点:看!这愚蠢的恋人啊!我不管不顾,旋转着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骨头和肉拧成麻花,我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被拉扯的很长,在我的所有关节即将分崩离析的时候,我碰到了那姑娘的手!我兴奋的说不出任何话,我只顾在心里酝酿着情话,没来得及看她,我想说:嗨,我终于来了,你在这里啊。我低着头使劲想着世间最美的情话,在所有读过的书经历的欢爱中使劲搜罗情话,不知过了多久,我看到屋顶上结冰了,下雪了啊,片片的雪花覆盖在我冻僵的四肢上,变成飓风令我衣不蔽体了,我赶紧扯一片雪花遮住下体,我这才抬起头说:对不起啊,它和别人没什么分别。姑娘动了,从雪堆里伸出手来,我觉得自己也变成了雪,我琢磨着和一片雪做爱究竟是什么滋味呢,然后我看见了她的脸……

    你知道吗?你知道她的脸是怎样的吗?如果我讲给你听,你会大笑吗?她的脸像滚滚流动的河水,也像狂风里翻卷不停的树叶,她的脸上有一千张脸,撕下一张又一张的绝技,却是比这还要流畅的繁复的变化啊,在她的脸上出现,延绵不绝的显现,我看到从前那N个女人的脸一一闪现,像捉不住的雨点,我甚至看到男人小孩子老人老婆婆的脸在她的脸上,有时候它们重叠起来,老人的嘴角和少年的眼,这多可怖,这多美,她一刻不停,雪化成了水,我们双双站在没过膝盖的水里,屋顶和街道都不见了,巨大的床也不见了,我们站在波澜里,彼此凝望,可我终究抓不住一张固定的脸,她是在凝望我,一动不动,用一千一万双完全不同的眼睛,蓝色的金色的灰色的黑色的红色的绿色的紫色的眼睛啊,水渐渐高了,就要没过我的脸,我紧紧抓住她的手,我大叫着说:让我看看你啊!她笑了,河流瞬间褪去,屋顶、行人、飞鸟、甚至树杆都出现了,我环顾四周,是的,我站在自己的床上,床很小,只容一次翻身的单人床,床头放着我昨夜读的书,还有一杯喝掉一半的水,我握住的是……你知道我握住的是什么?我握住的是自己的手,左手握住右手,十指紧扣,短短的指甲也嵌进肉里。

    喏,这就是我的梦,你该清楚了吧,梦醒后,我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对着窗吸了一根烟,喝掉剩下的水,然后接着读那本书,那本书的名字叫做《身首异处》。

    C,我已身首异处,我做的行的,你不要相信,永远不要相信,我未作未完成的才是我心所愿,你永远要记得这个,永远。

    C,愿我的未灭的灵魂能在你的乳间得到永恒的休憩。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