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郭海平:疯癫的理想

2012-09-28 14:0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郭海平 阅读
  任何一个社会欲向前发展,都离不开对它的批判。面对着今天功利理性的主导,欲进行批判,仅仅依靠理性自身是无力完成的,这是因为,功利理性之所以成为今天社会文化的主导,恰恰与理性的发展不受制约有着直接的联系。如他们对人的感性和神性的一味排斥和否定,致使人对世界反映的方式出现了根本性的改变。在这种改变中,理性的目的逐渐取代了非理性、自然和神的目的。功利理性的滋生与流行,也正是源于这个土壤,这就是自私、自利,以自我的利益为中心。
  
  疯癫则不同,它不受任何世俗功利目的干扰,它自主独立,随心所欲,它的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服从生命生存与发展的意志。当然,这个生命不仅是属于它自己,同时也属于他所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自然与神灵。如果说功利理性是自私、个体和局部的,那么,驱动疯癫的内驱力表达则是整体和公共的,对此,当我们去翻阅人类早期的文明历史时就会看到,那时的文化艺术无不充满着人与天地神灵的互动,他们融为一体,互为作用,那是一个天地人神统一的世界。但在我们今天这个受功利理性主导的文化看来,那些作品的诞生恰恰正是人非理性和疯癫的产物。
  
  功利理性文化的发展,一方面改变了人的思维反映方式,另一方面也极大地推动了生产力的快速前进,而人类的自大妄想也正是在这种催化剂的作用下得以膨胀起来的,尤其是随着统治阶级财富的不断积累,他们的占有欲便迅速扩大到自然和神灵身上,他们视自己是“万物之灵长”,信奉“人是一种理性的动物”的文化。在这种认知的驱使下,人割断了与自然、神灵和非理性的联系,同时也割断了自己灵与肉的联系,这就是人与自然和神灵的分裂。理性与科学合谋,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分裂,以医学的名义,对疯癫进行脑切除、电击和各种药物的治疗,这正是一场由西方人发起并导演的人间悲剧。
  
  比较而言,中国拥有自己独特的精神分裂历史,如中国统治者从来就不太习惯于使用理性,也更不喜欢科学,他们选择了仁义道德。他们之所以如此选择,是因为中国人感性文化的历史过于漫长,相比之下,道德的约束则更容易让国人接受。说得好听一些这叫“怀柔”和“寓教于乐”,难听的就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当然,一旦软刀子行不通的时候,硬刀子的使用就成了一种必须。本文之所以如此敌视中国的仁义道德,完全是因为它对求真的拒绝,以及为极权服务和伪善的本质。
  
  西方人曾经用自己的精神病学理论对中国人的精神疾病进行过研究,他们发现,在中国民间普遍存在“神经衰弱”的表现,这个神经衰弱与西方人所说的抑郁症非常相似。但在我看来,这都是软刀子杀人的结果。抑郁症不是疯癫,而是一种对疯癫过度抑制的产物,如果说疯癫是人性的本能向外的释放,那么,中国人的神经衰弱则是向体内释放的结果,而迫使它向体内释放的恰恰正是那个软硬兼施的仁义与血腥。今天医学已经证明,大多数躯体疾病的成因正是来自于精神上的压抑,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心因性躯体疾病。也许正因为如此,中国人对修身养性的文化表现出非同寻常的热衷,这既是一种自我的保护,同时又是一种自我的治疗。与疯癫相比,这种向内的压抑就显得极其消极和被动。当然,在中国传统文人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许多用装疯卖傻的假疯癫来替代真疯癫的事实,与无私的真疯癫不同,这种假疯癫也只是一种目的意识十分明确的生存策略。
  
  眼下,对疯癫的需要不仅仅是中国,西方也同样需要,因为全世界都在受到功利理性的控制,他们生产核武器,破坏自然的生态,以及制造各种各样的制度和疾病等等。如何摆脱功利理性的控制,恢复人疯癫的权力,让疯癫去颠覆那个控制,这就是一种有效的选择。否则,自然必将不再顾忌人类的存在而提前做出一系列的报复性惩罚,当然,这也是一种非理性,一种彻头彻尾的疯癫。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应该努力让人的疯癫发挥作用,让疯癫去平衡那个过度发展的理性,让疯癫去医治那个不断膨胀的世俗欲望。只有让这个本能的疯癫复活,人的灵魂才有可能实现其与天地神灵的交往,并恢复自己灵与肉,以及人与自然的统一。 
  
  这里所说的疯癫,是人的生命本能,是人的灵魂的复活,自由和随心所欲是它的本性。但我们今天的社会却毫不留情地割断了它与天地神灵的联系,并对它的自由进行强制性剥夺和监禁。表面上看,人类的确在这种切割中建立起了自己的高楼大厦,但这只虚张声势的假象,透过这些夸张的表面的现象,我们看到的却是越来越脆弱的自然生态和人的生命,这种脆弱的具体表现就是物种的灭绝和气候的紊乱,以及人对汽车、电脑、空调、手机,化学药物等这些人造物质的病态依赖。
  
  面对着这些越来越严重的异化,人开始恐惧自然、神灵和自己的本能,这时,若欲改变这个现状,我们只能依靠疯癫的力量去战胜这种恐惧。疯癫之所以具有如此巨大的力量,是因为有一种潜能一直蕴藏在人的体内深处,这种潜能从来就不畏惧自然和神灵,或者说它原本就是自然和神灵家族中的一个不能缺少的成员。所以,只有让这个疯癫现身,我们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的拯救。对此,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只能依靠这个疯癫的力量去突破周围的理性、社会文化和一切世俗权力的束缚。
  
  不过,欲想真正实现疯癫的批判与拯救,还须借助艺术的力量。这是因为艺术与疯癫具有许多共同的语言,它可以用它的方式去承载疯癫、解释疯癫和展示疯癫,并最终实现其对疯癫的传播和弘扬,更为重要的是,有了艺术的介入,疯癫才有可能真正融入到我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并对我们今天的现实进行改造。从这个意义上说,艺术只是一种方法和形式,它所承载的内容才是决定它所发挥作用的性质。若没有艺术的帮助,疯癫只会被误解,被侮辱,并忍受孤军奋战的寂苦。有了艺术的帮助,疯癫则有了自己广阔的生存与发展空面。只有当疯癫与艺术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它才可能成为我们所期待的那个批判力量和拯救力量。不过,让疯癫与艺术结合在一起的不是世俗的目的和理性,而是一种天赋和人的生命本能,只有这种天赋和本能才有可能让它们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并最终向我们展现出它们的光芒。这样的艺术一旦出现,观赏者生命的潜能就会受到激活,这就是生命的觉醒和人的觉悟,这时,我们自然便会从中看到一种生的希望。
  
  也许有人会指出本文自始至终都没有顾忌到社会的利益,其实,社会从来就不应该拥有专门属于它自己的利益,如果我们发现了,那也不是社会的利益,而一定是操纵这个社会的某个世俗集团的利益,如果一个社会的目的与生命、自然的目的出现冲突,这个社会就必须接受批判。此时此刻,我们之所以如此期待疯癫的出现,也正是为了这一系列的批判,也只有依靠疯癫的无私批判,我们才有可能真正走出这个越来越分裂的世俗世界。
  
  2009-12-31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