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阿城:韩寒人格成熟,郭敬明还未成人

2012-09-28 12:18 来源:新京报 阅读

\


 

阿城,杂家、作家、编剧、摄影师。1984年开始发表文字,其后《棋王》获多种奖项。1986年,移居美国。现居北京。著有《棋王》、《树王》、《孩子王》、《威尼斯日记》等。图/CFP 卢北峰 摄

    阿城如今的生活很平静,很单纯,就像一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隐者。但是,他也关心很多事,比如网络时代的生存,韩寒、郭敬明或者小沈阳。他觉得网上垃圾太多,韩寒人格成熟,也有勇气担当,有一种维护常识的责任,而郭敬明还未成年,他不承担这些。

    谈网络 

    网上垃圾太多,我还是偏私人感

    阿城也上网看小说,比如李娟,他说就是在网上看的。但是他依然觉得网上垃圾太多,不适合自己,他觉得自己还是比较私人感,需要自己的空间想一些事,写一些东西。

    新京报:网络小说你看吗?

    阿城:我看啊,李娟我就是在网上看到的,她写的和其他人不一样,网只是个媒体嘛。

    新京报:网络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写作状态,是创作上的倒退还是发展?

    阿城:当然很难判断了,但是呢,网上的东西垃圾特别多,就像你进到一个博客,先是有很长一段“沙发”啊什么的,这是不是垃圾?

    新京报:这个就是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啊。

    阿城:对啊,他贴出来他很快活。

    新京报:私人博客有时也不是为了发表,就是自娱自乐,就是一种表达欲。

    阿城:那可能我还是比较有私人感。

    新京报:这种私人感,是不是说你得自己有一个空间,可以安全想一些事。

    阿城:跟那个可能有关系,私人感常常是你没意识到,只有被破坏了才会意识到。以前那居委会,让你不可以有私人感,他随时推门就进来了,你如果插门的话,他会问你“为什么要插门,你干什么事儿呢,你需要插门。”所以呢,我觉得,现在倒是没有居委会了,大家主动都不插门。

    新京报:希望别人来看。

    阿城:对,“怎么没人推门啊。”

    谈娱乐 小沈阳可解一般人心头之闷

    阿城比较肯定娱乐对大众的影响,尤其认为,小沈阳能解一般人心头之闷,是值得提倡的。但是精英们总会出来批评这种东西的低俗,那是他们不了解大众的真正需求。

    新京报:娱乐的功能是什么呢?

    阿城:娱乐,就是纾解嘛,现在问题这么多,普遍不满足和压抑,所以强调娱乐嘛。打牌什么的都是娱乐,会转移你的压力嘛。

    新京报:但是主流文化界会批评比如小沈阳等低俗,娱乐的功能并不为文化界认可。

    阿城:OK,那是精英的看法,精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部分的人没有这个条件,你怎么能要求他们都追求精英文化呢?我觉得大量应该是娱乐,充分娱乐,才能释放出去。

    新京报:在你眼里有精英和大众的区分吗?

    阿城:有,当然有,讨论有时把这两点混淆了。小沈阳那个,你是精英你不看就是了。但是因为你不看,你就说这个东西不好,那底下的老百姓会有压力的,哦,原来这个东西是不好的。那怎么办?他去看什么?这是精英不能解决的。知识分子在这上面有问题,他想的都是精英状态,这是不可能的。麻烦就在这儿。所以会说小沈阳,你有你的阅读范围,你自己可以得到满足,好啦,就给别的人造成压力了,说这个低俗。

    新京报:你认为小沈阳有什么娱乐功效?

    阿城:小沈阳能解一般人的心头之闷,他癫狂啊,在小舞台上他更癫狂,他穿着西装裤他可以劈叉,要我们早把裤裆撕掉了,他有很多非常高的技巧。但是对不起,他上了春晚了,精英就要出来批判他了。

    新京报:小沈阳上了春晚就能让人们释放这种压力吗?

    阿城:各个地方为什么有地方文化,就是用母语解决这些问题,南方人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不可能中央台推出一个人来全国就解决了。你要是做一个人,把这些人能镇住的人,你得多强。     谈80后 

    韩寒人格成熟,郭敬明还未成人

    阿城也看80后作家的东西,他认为,韩寒人格成熟而且不变,表达也很好,很直接,对社会有自己的判断和主张;而郭敬明属于前青春期,相当于古代叫做成人礼之前,还没有成人。

    新京报:你看过80后作家的东西吗?

    阿城:韩寒不错,他的博客我经常看。

    新京报:哪儿不错?

    阿城:人格成熟而且人格不变,他不做投机状。有的人虽然人格很成熟,但是他会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韩寒一方面是成熟,另外,什么东西来了之后他会有比较好的反应,比较全面的反应。他表达也挺好,表达也很直接。我们这个时代出来的人,说话有点弯弯绕,他不绕。

    新京报:你认可他批判社会的角色吗?

    阿城:我觉得倒不是批判的角色。他就是,“这事儿我看不过去。”“这事儿不符合常识。”他没有就是说,我因为这个批判,就上升到哲学批判。他不会上去,就是常识批判家。“你违反常识,你太欺负我们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都不知道啊?”有的人会进入一个哲学的思考,那个真的是精英。鲁迅其实也是个常识批评家。

    新京报:韩寒不是精英吗?

    阿城:我没看出他要做精英。精英会牺牲掉很多东西。我觉得他还是对生活的质量有要求,挺实在的人,还是讲生活质量。

    新京报:郭敬明呢?

    阿城:郭敬明那叫什么。也不能叫青春期,叫前青春期。

    新京报:怎么讲?

    阿城:青春期之前,没有词去形容它。相当于古代叫做成人礼之前,还没有成人。

    新京报:是他本人的状态让你这么觉得吗?

    阿城:不是,是他表达出来的东西。所以我们是不能要求他的,他还没有成人,你不能用这样那样的条件要求他,他不承担这些。

    新京报:青春期应该开始承担一些东西?

    阿城:其实是确立责任的事情,开始知道责任是什么,度过青春期以后他就可以为他的责任负责。一般的青春小说里都看不到这一点。

    新京报:韩寒的小说有吗?

    阿城:我只看过他的博客,别的没有。起码能看出他认为维护常识是一种责任。     谈生活 

    焦虑感让我们价值观混乱

    最后,和阿城聊他自己的生活以及他对现代生活的看法。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很简单,没圈子也不喜欢圈子,独乐乐那种。而对现代生活,他认为焦虑感让人们价值观很混乱。

    新京报:你有圈子吗?

    阿城:没有。

    新京报:你不参加饭局或一些沙龙活动吗?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