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卢梭与休谟:两种不同的启蒙理性

2020-01-30 08:3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法国启蒙精神相信人类有能力通过有意识的“设计”和“规划”,对社会进行全盘“改造”,卢梭集其大成。英国启蒙精神则反对对社会进行任何整体性的、有意识的“计划”和“改造”,以大卫·休谟等人为杰出代表。

《卢梭与休谟:他们时代的恩怨》,【英】大卫·埃德蒙兹、约翰·艾丁诺著,周保巍、杨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10月第1版

读《卢梭与休谟:他们时代的恩怨》

虽然表面上同样是高扬理性的作用,法国启蒙运动(基本涵盖整个欧洲大陆)与英国启蒙运动(集中于当时的苏格兰)有着截然不同的思想基础,并存在着根本分歧和对立。

法国启蒙精神是一种“建构论理性主义”。它相信人类有能力通过有意识的“设计”和“规划”,对业已存在了几千年的社会进行全盘“改造”。它的发展和实践直接导致了20世纪的极权主义政治实践,酿成了史无前例的人类悲剧,因而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这种一手导致了“法国道路”的“法国精神”的主要代表,自笛卡尔始,至卢梭集其大成。

而英国启蒙精神则是一种“经验论理性主义”。它虽然对理性在人类事务中的作用抱有乐观期待,但同时对人类理性的极限有着深刻的认识和警惕。它坚决反对对社会进行任何整体性的、有意识的“计划”和“改造”,深信只有凭借过往经验,通过局部的、零敲碎打式的改进,才有可能推动社会取得真正进步。这是通往人类自由繁荣的唯一可取之路,但它在当代遭遇了极大的威胁。这一“英国道路”背后的“英国精神”的代表人物,则是18世纪苏格兰启蒙思想家群体,尤以大卫·休谟等人为杰出代表。

除了经验演化论与理性建构论的区别之外,“法国思维”与“英国思维”还分别同“全盘反传统的激进主义”与“渐进改良的保守主义”有极其密切的关联。

我自己高度认同“法国道路”与“英国道路”之间的分野,也同意哈耶克用“理性建构”与“经验演化”来分别概括这两种不同道路是相当合适的。但我对于哈耶克及其追随者认定的促成它们的原因——即“法国启蒙理性”与“英国启蒙理性”——却一直将信将疑。因为研读西方思想史的经历告诉我,法国思想家里除了有哈耶克批判的笛卡尔、孔德、卢梭,也有孟德斯鸠、贡斯当、托克维尔……那样浑身上下散发着“英国思维”的人;反之,英国思想家中除了哈耶克赞誉的休谟、斯密、伯克,也有霍布斯、边沁、密尔……那样满脑子“法国思维”的人。

如果你列出一张比较完整的启蒙思想家的谱系表的话,我可以非常有把握地说,它上面具有“英国思维”的法国人同具有“法国思维”的英国人一样多,反之亦然。然而,前者并没有能够阻止“法国道路”,并把法国引上“英国道路”;后者也没有阻碍“英国道路”,并把英国带上“法国道路”。

我的观点毋宁是,历史上并没有存在过真实的“英国思维”和“法国思维”。这两种不同的“路线斗争”更是全然凭空臆想出来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休谟和斯密都在法国长期学习、工作和生活过,与当时法国知识精英们交从过密。相反,卢梭倒是与当时大多数法国思想家关系紧张(如今紧挨着躺在先贤祠里的卢梭与伏尔泰就是一对死敌,两人都用恶毒的话语攻击过对方),但他在英国却有众多拥趸。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史上最伟大的两位自由主义思想家亚里克谢·德·托克维尔和伊曼纽尔·康德都是卢梭最坚定的崇拜者……

再深入一步,法国人让-雅克·卢梭与英国人大卫·休谟确实有很深的恩怨。然而,阅读促使我认为,这里面,个人性格上和精神健康方面的偶然因素占了更大的比例。哈耶克却将这种恩怨认为仿佛这是“英式经验主义”和“法式建构主义”的“两条路线”之间的观念斗争。

进一步的研读还告诉我,进入现代以后,英国与欧洲大陆(法国是其典型)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主要不是由不同的启蒙思想观念(即所谓“英国思想”与“法国思想”)决定的。事实上,自从罗马帝国衰亡以后,一系列客观原因促使英国与欧洲大陆国家就已经各自走向了不同的命运。许多人倒因为果了,是不同的政治经济结构和社会土壤选择了不同的“思想观念”,而不是不同的“思想观念”导致了不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

今天,流连在爱丁堡、格拉斯哥和阿伯丁的大街上,你从任何一个角度举目四望,都会发现十分眼熟的欧陆风情。仅仅从景观上说,这些苏格兰城市就都要比伦敦和利物浦更像欧洲大陆城市。不仅如此,今日苏格兰人在思想和情感上也是所有英国人中最亲欧的,他们是最反对英国脱欧的。

我当然并不是想要以此否定苏格兰启蒙思想家们与法国启蒙思想家们及其思想观念之间的区别,但我想说,他们绝非非此即彼的对立关系。与许多哈耶克的中国学生的想象完全相反,这两组璀璨的群星曾经频繁交往、互通有无,不少人之间(例如伏尔泰与休谟)还亲密无间,他们携手缔造了人类历史上的辉煌一幕。

要对启蒙展开真正有意义的反思,首要任务就是破除这种根深蒂固的决定论迷思,还原真实历史,将思想观念与社会现实之间的关系恰如其分地安放好。只有当我们能够抹去遮在自己双眼上的蜘蛛网,我们才有可能获得真实可靠的知识。

陈季冰

来源:南方周末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