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汤永宽:当你感受到它,时间是很可怕的

2018-02-12 08: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翻译家汤永宽:当你感受到它,时间是很可怕的

  1990年代初,有感于“文学正在逐渐从我们的生活中潮汐般退去”,九叔马原带着只有一个摄像师的摄制组,行程两万多公里,历时两年,采访了120多位文学家,拍摄成四千多分钟的素材带,剪辑成720分钟,分为24集的电视节目。这部电视专题片名为“中国作家梦”或“许多种声音”。这些访谈,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见证。

  本次对谈的嘉宾是翻译家汤永宽,时间为1992年10月30日,地点在上海的汤永宽先生寓所。

  此时的汤永宽先生已经年近七旬,在国内的翻译界享有卓著的声誉。他曾翻译过艾略特的诗歌,卡夫卡、海明威等的小说,向国内大量推介西方现代派文学作品,对于八十年代的一代作家产生了深远影响。2002年,全国翻译家协会授予汤永宽“资深翻译家”称号,以表彰其对中国翻译事业的贡献。五年后,汤永宽先生因病逝世,享年82岁。

翻译家汤永宽

  马:汤先生,您是我一直敬重的前辈,我们这个年龄的作家,大概没有人没受过您介绍翻译的外国作家的影响,所以特别感谢您为我们做了那么好那么多的工作,请您稍微介绍一下您个人的情况。

  汤:我是40年代大学毕业的,学外语学英国文学,当时我的老师问我为什么学外语,我说我学了外语,多了个窗口可以研究外国文学,我喜欢外国文学。

  马:哪个学校?

  汤:复旦大学,我学外语是想搞文学的,复旦有个传统,希望自己的学生都是搞文学的,所以我的话很中我这位老师意。我从小就喜爱文学,中学读书的时候,我的作文都是老师在班上给同学们传阅的。学了外语以后,搞文学就多了个窗口,但没想到自己就搞了这个窗口,大部分工作都花在外国文学上去了,自己没有创作。所以等我退下来想搞创作,我正着手考虑这个问题。

  马:我们这个片子叫《中国文学梦》。实际上你在年轻的时候也在做创作梦。

  汤:那当然。我的处女译就是罗马尼亚的一部长篇小说,叫《安娜路易》,是1950年代出的,后来翻译英国浪漫诗人的长诗,然后翻泰戈尔散文诗。我很喜欢泰戈尔,翻了他的两部,一个是《游思集》,一个是《采思集》。回顾起来,诗歌方面翻得多一点,我喜欢诗歌,翻译了艾略特,我把他的三部长诗都翻过来了,今年可能出版。

  马:都是他的代表作。

  汤:经典。再有就是为了向国内介绍现代派作家,我翻译了卡夫卡的《城堡》。

  马:《城堡》是卡夫卡首屈一指的代表作。

  汤:卡夫卡的短篇《变形记》很著名,《城堡》也很重要。再有海明威的东西我翻了一些,《乞力马扎罗的雪》《永别了,武器》。

  马:这次你是重译了?

  汤:人家译过了,我再译。语言本身在进化,不断地进化,台湾的汉语和我们大陆的汉语就很不一样。

  马:我觉得我们在语言上比台湾前进了一大截。

  汤:对,语言必须在本土上生长,不断地进化。比如英语,你学英语最好是到伦敦去学,到澳大利亚去学的话,那个英语都是不纯的。

  马:就像现在的汉语在香港已被搞得莫名其妙了。

  汤:现在我们当然也喜欢一些如“推出”、“爆满”、“看好”等这些语汇,这本来不是我们的常用语,现在又调和了,也有用的,我们对语言是很敏感的。

  马:我特别想请您谈一谈《二十二条军规》,您知道它不仅在美国影响很大,实际上也风靡全世界,这本书是很奇特的,译者是您吗?

  汤:不是。

  马:您写的序。

  汤:对,序是我的,我组织他们翻的,我是作为《外国文艺》主编邀请复旦和南大联合翻的,因为约瑟夫·海勒的《二十二条军规》是当代的流派文学,所谓的黑色幽默的代表作。黑色幽默是一种带有非常阴暗的、沉重的二战阴影的文学流派。这种战争机器他是深恶痛绝的,《二十二条军规》就是卡人家,飞行25次可以回家休假了,但假如你能提出来休假,证明你的脑子还是清楚的,就搞得你根本没法逃出来,无法逃避僵局。我们搞语言的人很了解,它引出很多莎士比亚的东西,不是开玩笑的作品,他本人的文学修养根底很深的,语意很深的,这部作品当时就在美国走红了,同时在二战以后,带起美国作家对现实不满的看法,就出现了一个流派,叫黑色幽默。

  马:您那序实际上也是第一篇完整地把黑色幽默这个流派,把当时影响美国的这种思潮介绍给中国读者,当时这篇文章反响是非常大的。

  汤:很有鲁迅的《狂人日记》那个味道,我个人认为,什么流派都不是莫名其妙产生的,都是有原因的。这个流派最早的一些核心,在古往今来的文学历史上都可以找到原来的很模糊的影子,而这个流派的作家把它穿刺出来了。比如魔幻现实主义,难道我们中国没有魔幻现实主义吗?我认为有,《红楼梦》中为什么贾宝玉要有一块玉,没有玉好像无论如何过不了,这不是现实主义了,我认为魔幻现实主义也好,它反正总是作家对现实的感受,他加以艺术的夸张变形,就变成另一种流派了。我们中国的小说很老实,什么什么地方,什么员外,有个什么女儿,就这样从头至尾地写下来……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2-1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