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2020“共同体”:对话何多苓

2020-06-29 09:14 来源:宝甄网 作者:何多苓 盛葳 阅读

共同体——2020年中国深圳当代艺术邀请展

学术支持:中央美术学院

项目指导:中共深圳市南山区委宣传部、深圳市南山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

出品人:谢蕾

学术主持:薛永年

策展人:葛玉君

项目执行:符元清 许佩珊 黎智铧 周景辉 陈晓彤

主办:宝甄艺术

支持:招商文化

展览时间:2020年6月19日—7月3日

展览地点:
深圳市南山区蛇口望海路1187号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

何多苓

何多苓,1948年生于成都,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的代表。

1977年入四川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学习,1979年入油画研究班,毕业后在四川成都画院从事油画创作,现居成都。

作为“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上世纪80年代初即以《春风已经苏醒》、《青春》、连环画《雪雁》等作品轰动一时。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铜奖,第七届全国美展铜奖,摩纳哥政府奖等。

1992年,其作品《今夕何夕》颠覆其一贯恪守的焦点透视法则,首次使用双重空间的处理手法,作品风格更为趋近中国古典绘画风格。从《婴儿》系列到《家族》系列,多年来何多苓的当代艺术创作从未停滞过。他的画风20年来每个阶段都有明显的变化。如《春风已经苏醒》、《生命》、《向树走去》、《冬日男孩》、《红色天气的马》、《乌鸦与女人》、《后窗系列》、《偷走的孩子》、《迷楼系列》、《庭院方案系列》、《小蚊》、《凯文》、连环画《雪雁》与《带阁楼的房子》。每个时期的变化有着不同的主题与绘画性的探讨,惟一不变的是属于神秘忧郁的当代气质。

创作小记

2020春节以来,我每天都在园子里徘徊。虽说春节已过,其实正是隆冬。那个时段,园子里唯一的花是腊梅。腊梅选最冷时节开花,从来饱受诗人赞扬,认为它是春天终要到来的希望。也出于这个原因,每年我都要写生一幅腊梅,尽管我没它耐寒。

在2020,这个问题尤其严重——谁要是当众打个喷嚏,那恐怕就犯了大罪。但我还是冒险画了一幅。我把画发到群里,有鼓舞斗志的本意。但群友评论:这是画的新冠病毒么?……那时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话题。

其实,春天最早开的花是园子西侧的一丛月季海棠——我也不知道这名字对不对,但今年我好像对它特别有所期待。

二月底,枝头有了花蕾,然后,有一天,花开了,春天如约而至。虽然春天的到来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但对于我有意义——至少,大自然还保持常态。

我也可以躲在这个小空间里保持常态,画日新月异的花的写生,一直画到了四月。

每天,我戴上口罩从家里出发,路上几乎没人,车也很少。感觉处于一部穿越(过去或未来)的电影之中。

回到画室,第一件事是关上大门——以前我从不关门——然后迎面看见从石墙上垂下来的七姊妹,盛开中,估计有上千朵花和花蕾。

一门之隔,我看到了熟悉的春天。我想,如果春天像鲁迅先生一样思考,它会说:我们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你们吵闹。

——何多苓

2020.6.18

参展作品

杂花写生No.2020-25 100x20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25 100x20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3 100x5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3 100x5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8 100x8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8 100x8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1 100x5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1 100x5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6 100x50cm oil on canvas 2020
杂花写生No.2020-6 100x50cm oil on canvas 2020

对话何多苓——

编辑:您怎么看待现在颇为流行的“写意油画”的概念?

艺术家何多苓:写意画是中国画的一种方式,油画其实也有画得很流畅、很速写的那种,这是古已有之,也不是中国首创,所以我觉得这个“概念”不见得很准确。我的作品也不适合称为“写意油画”,因为我是学习写意画中的用笔、皴法,以及作画时手和笔的运动关系,你说写意也好,速写也好,我认为更多体现的是一种比较自由的精神。

我觉得国画的用笔是它的精髓,到了手跟脑、画的表现同一的地步,这是一种至高的境界,我一直在尝试往这个方向努力,比如空间的压缩、色彩的简化,我觉得都是比较偏东方的一些画法。印象派画一朵花是把纵深的空间背景全都画出来的,我不是这样,我是把背景简化成有一些留白,相当于中国画的留白,但因为画油画,这个留白是有色调的,尽量的简化压缩成二维。

编辑:因为之前您闻名遐迩的作品是人物肖像画比较多,现在开始《杂花》系列,是因为您觉得人物画到了一种很难突破的时期吗?

艺术家何多苓:不是,人物肖像永远是最有魅力的。以前我倒是规定自己只画人物,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发生了一些心态的变化。我家里一直有个小花园,我观察了许久,一直有种想要画这些花草的冲动。大概2012年时,我开始画这些杂花写生,到现在都没有停过。过程很简单,我就对着这些花,然后很快地在大脑中处理一下,再很快反映到手上画出来,速度很快。我的题材没有限制,什么都可以入画,这也是一种自由。

编辑:对很多观众来说,艺术好像比较小众,也总是会面临看懂或看不懂的问题,作为艺术家的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艺术家何多苓:很简单,我就问观众喜不喜欢,如果他说喜欢或者是不喜欢,那就是看懂了,要不然不会产生这种喜欢或者是不喜欢的感觉。艺术品虽然是画家的自我表达,但也是挂出来给大家看的,一个画家不能站在旁边解释他的作品,当画挂出来的时候语言就应沉默了。

编辑:您曾在采访中说过,您是一个不喜欢被贴上标签的艺术家。但现在艺术家也越来越有“明星化”得现象,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艺术家何多苓:我觉得标签肯定别人是要贴的,但贴标签不一定有意义。艺术还是个体的活动方式、工作方式,我到现在还是坚持这一点,我不介入任何潮流,硬要把我归入哪一种,这是观众或者评论家的权利,我也不能去反驳。

明星化,我个人不太喜欢。首先我是不愿意的,我认为明星是时代的产物,明星某种程度上自己就是前台的一个作品,但是艺术家是用画面来表现的,我们自己应该在后台,所以我不太喜欢有时候被采访的时候他们更多拍作者的照片,绘画反而退居其次了,这不应该是画家的方式。

编辑:在现下全球经济发展、互联网连接更紧密的情况下,很多文化或者艺术都产生了同质化的问题,您怎么看待同质化这一现象?

艺术家何多苓:这都是正常的,因为现在媒体特别发达,艺术进入多媒体时代一定会有很多同质化的东西,很多相互冲突,表现的内容和方式都处于一种极端的多元化的状态,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在最开始,绘画承担了很多功能,比如摄影、新闻、戏剧,但现在它不承担这些功能了,那么她存在的理由又发生了变化,如果我画的人和照片一个样就没意思了。我会有我的表现,我画出来的是我看到的这个人在我的大脑里投射的影子,我会用我的方法去诠释他的性格、形象,不能说完全像他,可能若即若离。

编辑:您觉得艺术家的创作跟地域文化特色有关系吗?

艺术家何多苓:当然有关系,比如一个艺术家在深圳,他的表达肯定是不一样的,他处在更为现代的城市,他所获得的资讯又不一样;成都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方,生活方式也有很大区别,在那儿的画家,他的创作风貌就是今天你们所看到的,在全国还是比较特殊的。个性是永远存在的,因为人就是有机的整体,成长以后其所处的地域、时代、生活、背景对艺术家的影响都非常大。

编辑:何老师,我们现在回望上世纪80年代,可以说那是一个星光熠熠的时代,很多像您这样的画家都成名很早;但反观今天,现在的年轻艺术家可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您怎么看待今天的年轻艺术家所面对的情况?

艺术家何多苓:他们面对的环境比我们复杂多了,所以我并不羡慕他们。他们首先生活压力很大,我的学生毕业以后很少有人能够靠绘画生活的,他们要找一个工作,然后再用业余时间画画,这是他们所面临的一个经济压力,不像当年我们20多块钱就可以过一个月,那会儿生活没有压力,当然那时候物质整体水平都相对低。

第二,现在的年轻人面对着太多的诱惑,有时候不容易沉下去做一件事情,不像当年我们环境那么单纯。我们学画画的时候不知道有艺术市场,只知道自己喜欢画画就去学,我是放弃工作考的美院,当时纯粹属于热爱,没有想到画可以成为商品,后来过了几年,中国艺术市场开始形成,那会儿知道原来画家可以靠画画来生活的。现在年轻人入学的目的性比较明确,纯粹学绘画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毕业以后就会面临生活压力,所以现在年轻人面临的问题比我们多。

当然,他们优势也很明显,比如资讯发达,智商、情商比我们高。不过,智商高有时候对于画画来说不一定是好事情,笨一点也许更好。

艺术家何多苓从早期的《春风已经苏醒》《青春》,到后来的《乌鸦是美丽的》《小翟》,再到今天的《落叶》《失乐园》《克里斯缇娜》《兔子森林》,何多苓作品的变迁有如从酒之醇厚化为水之清淡。青涩、隐晦的象征主义太过浓烈,唯水之悠然绵长更为永恒。何多苓曾沉迷于无边的“乡愁”,但时过境迁,他早已从“乡愁”出走,在自己的绘画中回避了“主题”和“观念”,甚至“情感”,更为直接而坚定地追寻着绘画的“纯粹”——就像塞尚曾通过绘画呈现给人们的那样。

——盛葳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