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央美教授王华祥:陈丹青过时了

2019-11-08 10:3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央美教授王华祥:陈丹青过时了

陈丹青早已过了风头,我有忙不完的正事,拿陈丹青说事其实不是我的本意。不过,人类有八卦的本性,消费名人是七情六欲之外的第八欲,文化名人之间的是是非非最受吃瓜群众喜爱。

所以,即便像爱名如命的陈丹青者,闻之王的非议也不必介意,谁让他是名人呢?

倒是如果这世界真的无人议论了,就好比爱鼓噪的虫子都闭嘴了,那就是冬天到了。

只是,爱叫的大部分虫子都过不了冬,会死去。也许少数不叫的会等来春天。(文字来自:王华祥)

文艺界低智者的偶像:陈丹青

文艺界低智者的偶像:陈丹青

我想对现在活着的“公知”陈丹青默哀三分钟,他的话和画经此视频播出就都完完了。

多年前,他因清华大学辞职事件,攻击美院及绘画赢得了许多人的“尊敬”,也因大胆褒贬体制而广受好评。

正是在他如日中天之时,我发现他的话中除了牢骚没有多少真正的的营养。

牢骚谁都有,但是,聪明过人的他很会利用“舆情”,硬是将牢骚忽悠成了“思想”。

王华祥

王华祥,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

一个不知道问题在哪儿的人,在逻辑上就是无话可说的人,说不出话的人或者不宜说话的人。

可是,正如他四处贬低画画一样,以为他不画画了,或者画的很烂就不让人看了,可是,可是,他还是要说话,还是要画画,还是教唆年轻人不要画画。

我曾经说过他,讨厌一边吃饭一边往饭碗里吐唾沫的人。

真的怀念和掉念那个画“西藏组画”的遥远朴素的陈丹青。

文艺界第一逼神:陈丹青

文艺界第一逼神:陈丹青

佩服陈丹青的人很多,因此,如果批评他就会激怒一些人,或者令他们不爽。

但是,纯朴的人们其实是被他的绕口令忽悠了,我仅说几点大家就会明白:

1 ,陈说的事没有一样是新的,观点也无任何新意,属于大多数画画的人都知道的常识。

陈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陈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2 ,他把早已发生或者过去了的事情当未来时讲,很能误导大一学生妹和知识分子中无知的艺术爱好者,譬如图像与绘画之争,事实是:图像与绘画已成旧的而不是未来的。

陈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3 ,他擅长于在读书少的画家和大众中扮演公知,而在不懂绘画的人中扮演画家。仿佛他画技上的无长进是悬崖勒马,教年轻人放弃画画是弃暗投明。

陈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陈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4 ,他依附油画学会,油画院,学院,却又在它们所坚持守护的绘画最为困难之时,吃里扒外,落井下石(他若离开这些地方还有人理吗?),他利用了油画的窘境和人们对油画的误解,以及许多原因造成的敌对情绪,这就不是看法的问题,而是品德的问题了。

陈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陈丹青的油画《西藏组画》

5 ,他是一个博闻广记的天资超常的人,但也是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一如他的过去的境遇:去美国进入不了美国,进学院进入不了学院,学传统进入不了传统,吹当代进入不了当代,扮公知但却是伪知。他其实很中国,很时代,是外表光鲜而内部灰暗的知识界的假冒伪劣产品。他所崇拜的西方,他所怀念的民国都不可能出产他这样的人。他混饭的库尔贝们,后印象派们,杜尚们,里希特们,基弗尔们,弗洛依德们,蔡国强们的世界,其实是他不真明白的世界,陈丹青在这个世界里,最多只是个很会包装自己的艺术票友。

作者:王华祥

来源:中外艺术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