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陈九:对我来说,“水”是一种自然的救赎

2019-02-11 09:2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陈九

陈九

CHEN JIU

1957年生于上海

1987年进修于上海戏剧学院油画创作

现为朱屺瞻艺术馆、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 艺术总监

1957 Born in Shanghai, China

1987 Studied Oil Painting in Shanghai Theatre Academy

Artistic Director in Zhu Qizhan Art Museum, Shanghai Duolun Museum of Modern Art


“水”的修行

“水”,在中国文化中有着特殊的位置。古人从水的流逝中领悟时空的流转,也从水的清澈、从容、无争、下游等特质中领悟做人的真谛。陈九从最初用水墨表现“水景”到呈现“水”本身,完成了从传统到现代的观念、语言跨越,媒介即主题,语言即表达,水墨的材质美感和表达可能性得到进一步拓展。

陈九的水墨看似抽象,实则画面中的氤氲生发之气与一幅展开的山水卷轴并无二致。加之他深厚的文学功底,现代的视觉形式语言与微妙含蓄的诗情相融合,一阴一阳,鲜明而隽永,成为陈九水墨艺术的一大审美特质。

在日复一日地反复晕染中,陈九体味着水墨在宣纸上不断渗化所带来的新的可能,这种微妙的呼吸和美感带给他极大的精神慰藉。在喧闹纷乱的世俗生活中,对陈九来说,这即是一场修行。在朴素与日常间,让生命慢慢返诸自然,回归本源。


陈九:对我来说,“水”是一种自然的救赎

采访人_ 与谙

库艺术= 库:对于“水墨”,我们关注“墨”,常常忽视“水”。而您恰恰将“水”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现代转型的一个突破口,作品呈现既具抽象艺术语言的纯粹性,同时又保留了东方文化水性的诗意空灵。可否谈一下“水”在您的艺术思想和表达中的独特意义?

陈九= 陈:绘画对每个人的意义不同,每个人在艺术中的诉求也不一样。“水”对我来说,有着不同的感受和渊源。我以前当兵时就驻扎在海岛,四面是水。那时交通不便,想家的时候只能望洋兴叹,因此对水的感受很深。我喜欢文学,写的第一篇小说,就是夜晚站岗时听着涛声不禁浮想联翩,回忆起读书时的情景。

后来不管去哪,也是一看水就看半天,对水的流动、清澈、中和、质朴的特性非常迷恋。水在中国文化中象征了一种美德,老子曰:“上善若水”;孔子曰:“逝者如斯夫”;庄子写《秋水》篇等等,古人从水中发现了中国文化人格的内涵;“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也承载了中国文化很多形而上的思考。

蔡元培先生曾说,西方艺术的基础是建筑,中国艺术的基础是文学或是书法。我们是《诗经》的后代,唐诗宋词元曲的熏陶自然会带入到我们的笔墨表达之中。从艺术本体上说,“水”开启了我从传统艺术向现代转型的路径。水墨不仅仅是一种媒介,也是东方的文脉。正如你所说,我的绘画保留了东方传统的诗意与空灵,在这一点上不同于西方抽象艺术。水有形也无形,随着外界的变化而千变万化,状态不一,很难把控,因此必然要打破传统笔墨的束缚。

我画“水”的第一个阶段是“秋水”系列,相对具象,通过画面可以联想到湖面、瀑布、水波等;第二个阶段是“四季”系列,画得更加自由,随着四季的变化赋予水不同的意象。我画“二十四节气”,把东方的诗性带入到水的描绘之中;第三个阶段转入观念,更加注重画面节奏、韵律,构图相对极简,开始出现符号化倾向。我有时也会赋予作品一些命题,比如“镜花水月”“海市蜃楼”“浮光掠影”,再比如像“春如笑,夏如滴,秋如妆,冬如睡”等等意象,借以调动起自己对水的想象力。对水的凝视,使我找到了自己水墨语言的图式,但最近两年来,我的水墨更注重在语言本体上进行实践,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尤其“墨积”系列的创作,水墨语言更加抽象,纯粹以毛笔通过水性接触宣纸,通过重叠笔痕与墨痕,形成画面的形式语言。

陈九 秋水

陈九 秋水(A)90cm×388cm 纸本水墨 2015

库:中国传统绘画中有“墨猪”之说,是指点染无法,墨色污浊,毫无骨力。而在您的作品中,看似“无笔”,但正如中国的“没骨画法”一样,有其内在骨架的支撑,这也正符合了抽象艺术的结构性要求。这是否也是您对于自身作品的要求?

陈:传统绘画中“墨猪”之说是一种负面的评价,是对于画面中的水分控制不好的结果。而我的画作中的墨点是透明的,来自于传统的“屋漏痕”。陈孝信先生看过我的作品,评价说“你这个有点像‘卧蚕法’”,我自己将这种技法称之为“墨积”。在艺术语言上我个人比较关注四个方面:一是“屋漏痕”,形成墨点中间透明,四周是墨积的效果,这是“笔法”;二是笔笔生发,带有放射性的叠加,这是“画法”;三是构图上是书法的骨架,看似不见笔,但每一笔都是毛笔写出;四是用新墨层层渲染,讲求“气韵生动”。

石涛:“一画,万物之法”。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的画就是这样从第一笔开始,直到千笔万笔,水与墨的调和渗化,笔与纸的触碰互动。画画之前,我往往要触摸宣纸很长时间,把纸揉软,也在这个过程中跟它慢慢熟悉。宣纸是透气的,随着墨在水的指引下在宣纸缝隙中的呼吸,不知不觉间,你在外界事物中的那种纠结会逐渐地释然。因此我更加注重水墨语言本身的纯粹性和魅力,水墨本体是我所痴迷的对象,并不断把它推向精妙。

库:因为您的艺术语言的特点,最终画面图示的形成显然带有一定的偶然性,您怎么看待画面形成中的偶然与必然?

陈:主观上,我就是要把这张纸转换成我所追求的“水”的精神性的图像,把古老的手工纸慢慢变成“水”的形状。通过不断的渲染,让纸慢慢透明起来,让它具有水的气息,让水在宣纸上弥漫成雾气。每天不断地在纸上渲染,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纸上“秋水生烟”。这其实包含了我的一种想法,这个时代实在变化太快,有些熟知的东西逐渐变得陌生了。比如宣纸是怎么来的?树苗在水土的作用下长成参天大树,剥下的树皮经过浸泡、蒸煮、打浆、加胶等十八道工序才做成一张宣纸。而我想把这张纸做回它的起点,做成水的样子。我想通过水来发愿,这同时也是一种修行的过程,让它重返原本,重返通透,重返灵动。在美学上就是回到日常,回到简单,我称之为“自然救赎”。

我在画室中一遍遍的渲染,一遍遍的书写,就是在做这样一件看似非常简单,但能让我忘记时间和疲倦的事情。因为我在朱屺瞻艺术馆工作,对朱屺瞻先生等海派艺术家都非常崇敬。朱屺瞻先生的作品非常朴实,他喜欢田园风光,画得山水卷轴一打开,山野之气扑面而来,中国山水的清气、通透显露无余。古人所谓“烟云供养”,我的绘画也是受到这种传统精神的熏染。所以你们本次的专题“回向传统精神深处的现代性”与我的艺术追求非常契合,完全重回传统不现实,重要的是发现传统在当下现代性的可能。

库:正如您所说,您的绘画延续了中国的意象美学,并不拒绝观者对画面的主观联想,甚至很多画面意象仿佛在引导观者展开想象,如湖面、春蚕抑或微生物……这种自然性与诗意性是否也正是您的艺术与抽象主义的区别所在?

陈:我欣赏中国文人的情怀。当代社会因为对物质的追求,很多人改变了看待世界和为人处世的观点。我觉得我们不能丧失传统所说的“君子风度”或者“书卷气”。现在不仅人心污染,水和空气也被污染,这会引起你的一些担忧。“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种愁绪挥之不去,在我画水的时候,也会流露出“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那种凄美的愁绪。其实我是希望这个时代不止有物质,精神世界能变得清澈一点,不要全部被污染。

库:在长期不断的墨积、晕染之中,看似大同小异的系列之中实则蕴含无穷变化,我们从中也能感受到艺术家面对水墨这种朴素材质的欣悦与从容。中国绘画讲究“人品高,画品不得不高”,您在经年累月不断地涂抹中,又有怎样的内心体悟?

陈:我其实是用日常平凡的积墨的修行来对抗一种全球化躁动的波澜。通过在宣纸上一遍遍的渲染,记录下一个生命体验的轨迹。我常说绘画让我找到一条回家的路。这个“回家”就是精神的家园。城市化的过程让我们失去了田园的记忆,我们都是时代的移民。失去了乡愁,也失去了归属感,我用水墨的烟云和虚实来构建起自己的精神家园。“水”的世界对我来说是一种归家的途径。

我们在社会上往往担任各种角色,常常为了这个角色而忽视了自己的内心。绘画让我把这个标签拿掉,重新寻回自我。以后我可能会做一个“洗尘”系列,来重新仰望“水”的虚淡冲和的美学境界。对我来说,“水”过去是一种乡愁,今天是一种救赎,明天就是彼岸。

库:最难得的,是您将这种对于“水”的文人境界追求与独特的当代艺术语言形式结合在了一起。

陈:我有时会到日本京都旧书店的故纸堆中搜寻老纸片,满纸的和歌、俳句都是在吟唱人生四季的体验。纸本无心,因思有情;水本无褶,因风皱面。我画“水”的“四季”,只要四季不断循环,这种人生的吟唱就不会停止。境随心转,相由心生,我们往往把传统看作过去,其实人生的很多体验往往历久而弥新。


“纯是一分化机”

——批评家文论摘选

陈九的画水,以水墨画水,画集中体现了中国古人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谦卑和与自然和谐相处智慧的“二十四节气”,正是新的文化语境中对东方传统文化精神的一种诗性表达。陈九的画水,看似在网络状的符号系统中,以浓淡相间、虚实相生的墨点、墨线的流动渲淡、叠加变幻来构建或说是呈现他心中的水世界,如他自己所说:“如今手握一支毛笔,遥望潺潺流水,在中国人的农历二十四节气里,欲留下这流水的风姿绰约:渺渺茫茫,浮光掠影,纯是一分化机。”
——皮道坚

如果说陈九还是在不完全自觉的状态下创造了这些具有现代意义的作品,还在习惯性地寻求对水纹、对光影、对意境的表达,那么,在近期创作的《墨积》系列中,他已经自觉放弃了对外在世界的纠结,放弃了对意境的追求,从浮光掠影进入到对笔迹墨痕自身的秩序感的求索中,从而把重心放在水墨自身的问题上,也即对水墨本体问题的探究上,更加注重水墨语言自身的纯粹性和语言本身的魅力。这样,他又将自己的艺术推进到一个新的级层,即以水墨“本体”为第一要义,使水墨回到对绘画自身反省之中。

把水墨本体作为终极目标,并推向极致,然后再从这种“极致”中辟出一条绝处逢生的新路。
———贾方舟

在陈九的新“水图”中,我们可以找出的符号主要有这么几种:“卧蚕痕”(又像是放大了点或被截取的短线)、“菱格”及“菱格阵形”、“蚯蚓线”、“网络状”等,这些符号都是从现实生活中淬取的,或物候,或信息技术,当然也还有民间艺术与传统书画的元素。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卧蚕痕”,呈现为不规则形,或细长条,或扭曲状,中虚而边实,它很像是一个活体的借代符号,故而称它为“卧蚕痕”。上述种种艺术符号,再经过现代“集合”、“复数”、“并置”手法的处理,便联缀成了相对抽象的画面,从而也就摆脱了“似与不似”的束缚,并获得了一种现代品性。
——陈孝信

“墨积”的精神旨趣,来自于陈九先生对于笔墨几十年的体会,乃是对伟大古典传统中龚贤积墨法的回照,纯粹以毛笔通过水性接触宣纸,不断书写形成笔墨痕迹,让此痕迹反复叠加,充分发挥墨迹的晕散效果,使之自由地晕化开来,而且通过重叠笔痕与墨痕,形成画面的形式语言:或者在画面自动生成出以线条为主的格子图像,或者就是暗示自然季节的各种形态,或者就是水性与火性的强烈对比,或者就是墨色本身的纯粹晕散,在内在的气感与光感中建构画面,使之具有玉质的触感,或者就是从墨块本身的书写及其笔痕中,建构一个万象纷呈的大千世界,从抽象出发,却生成出无尽联想的余象,其中有着中国艺术的创造性原理。
——夏可君


来源:库艺术企鹅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2-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