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当我们谈起中国书画时,我们能谈论些什么?

2018-02-08 08: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马上就要放假过年了,主页君已经归心似箭,大家是不是也在忙着买票回家呢?话说,过年放假除了与家人团圆,其实还有一个特别适合的好去处——去看各大展览馆参观——因为春节期间,不少展馆仍在开放,约上三两好友,去展馆静静欣赏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观展之前提前做做功课,会让看展之旅更为尽兴。今天,我们便为大家准备了一份欣赏美术馆内中国书画的指南——《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这是一本研究与探讨“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的书,被北京大学、台湾大学、香港城市大学联合编写的《中国文化概论》列为中国画部分深入阅读推荐的五种书目之一。作者陈滞冬在书中总结了中国书画的过去及对中国书画未来发展的见解,包括:

  文人画与书画同源理论的渊源;中国山水画包含的文人精神;花鸟画对于中国文人的象征意义,及其花鸟画包含的文人精神;书法的形成、发展及其内在的精神,尤其是与文人相关发展起来的各种延伸象征;以及文人书画的重要理论,包括中国书画的现代解释等等。

  在这本书中,陈滞冬既聊了自己作为中国画画家积累的创作实践经验,同时结合自己精熟的中国传统书画画论、书论,将两者融合在了这本书中。

  陈滞冬,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书法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兼创作评审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巴蜀文艺基金奖书法类评委。

  一起约饭不如一同看展,今天分享给大家这本《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的一篇书评,来为中国书画做做功课吧!

  书画思想史的当代探究

  ——评《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

  文丨简圣宇

  陈滞冬先生《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一书的第三版,在今年7月由广西师大出版社成本发行。古人有以岁寒知松柏的文化习惯,因为只有经过时间和气候考验的存在物,才是真正包含充沛的生命力。正是从这层意义上,我对那些在初版之后仍然能够不断再版的著作都充满敬意。

  陈先生这本著作最打动读者的地方,在于其学理性与思想性的融合。此书一共五章,每章之下的每一节都包含着若干个对审美问题的思考,这些思考在书中又依据“文人意识”的主线,构成了整体性的复调和声,这种写法所展示出的作者学养底蕴自不待言。全书中充满了以问题意识带动全书叙述流动的学理气息,在展开论述时援引该时期代表性画论、书论既丰富又精炼,这从中可见作者的学术功底之厚,以及此书的质地之重。文献资料在这本书中不是知识性的堆砌起来,以显示书籍的厚实,而是在作者融会贯通、万取一收的思辨过程中,按照中国书画发展本身的脉络,在独具慧眼的见识中得到整合。

  值得一提的是,陈先生在书的后记里特别谈到写书的背景。在此书撰写的八九十年代,正是西方话语再次强势进入中国,中国文化界有愈加看轻传统文化趋势之时。在这种“失语”的语境下,陈先生选择基本从正面的方向来评判中国文人画,为域外文化冲击之下的中国传统艺术提供增强自信心的理论和历史依据。而到了传统文化得到重视和挖掘的当下,在这本书出到第三版、本该是享用成功果实的时候,陈先生却严谨认真的提出这本书在叙述上的局限性:“出于上述理由,几乎所有事物都可能存在的负面成分在这本专门讨论中国文人书画的书中却差不多没有涉及,尤其是此书出版二十五年来,现代中国书画艺术在其流衍变化的过程中,逐渐暴露出由文人书画意识与技术先天赋与的特质中所包含的重大缺失及被无限放大的恶习,给现代中国书画所造成的本体上的破坏与发展上的障碍,迅速地降低了现代中国书画的总体艺术品质,使之逐渐流失为一种几乎没有任何艺术原则的涂鸦,一种没有专业进入要求的大众娱乐游戏。作者作为一个中国书画的从业者,作为一个很早就关注中国文人书画理论建设的人,面对此种情况的日甚一日,内心深感愧疚,因此,如果有机会,作者非常愿意对中国文人书画的理论问题重新做一次批判性的思考。”

  陈先生这段话让人格外感动。文化的健康成长,离不开学者们从批判和呵护两个维度的守护。对于传统文化一味的守护,就会导致文化保守主义弊端的生成;而如果不加呵护的一味严苛批判,则会导致文化虚无主义,让本国文化在西方强势文化的入侵下逐步消亡。陈先生作为一位严谨的学者,在文人画遭受苛责和疏远的时代,用温暖的文字为它做出理论支撑。而在被过度赞美的当下,则在此书中保存清醒的批判意识。这体现出了陈先生作为一个学者最难能可贵的学术品质:存自本心,不随众流。

  客观的说,西方文艺复兴以来,写实性的绘画在技术和思想上都逐步达到西方乃至世界文化史上的高峰。结果与西方精湛的描绘客观物相的绘画技术的对照下,中国文人画的局限性就被凸显乃至放大出来。其实文人画侧重写意而不执著于描绘客观物相的特性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从内在理路上构成了文人画的核心优势。问题出就出在文人画在历史发展中逐步占据的这个不可撼动的“主流”地位,导致它一支独大,一切与其思想理念不符的画风都遭到排斥。于是乎,写实和写意在中国艺术史上就成了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范畴,彼此之间无法构成互补共融的生长性结构。在西方达到极致的写实欲望在中国本来也有,而且早于西方达到高峰,但在文人画话语体系的压迫下,愈加萎缩,被以“匠人气”的标签给限制住了,无法给文人画提供新的发展契机。

  当欧洲在现代语境下则开创了多元共生、异质共存的大格局时,中国绘画却长期停滞在单一独白的困局之中。评判标准的单一,对外形的轻视和对“匠人气”的排斥,导致以文人画为尊的中国美术传统,长期只有一种印象性、重表意的表现形态。当日本的葛饰北斋把绘画对象扩展到包括西洋火器、轮船大炮之时,当欧洲印刷匠人把木刻艺术发展到铜版印刷,发展出通过交叉线在平面上营造立体视觉效果之时,中国的艺术却在文人画一支独大的困局中停滞不前。结果原本的优势和特质,却变成了中国文人画乃至整个中国艺术的牢笼。为什么欧洲走向多元,中国文人画却走向停滞,为什么欧洲艺术可以对我们进行“西化”,而我们的文人画却无力反过来让人家“东化”,这都是我们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时,必须同时反思的问题。

  陈先生这本书从问题意识出发,在二十五年前完成了这本书的撰写,而在第三版出版之时,亦然从问题意识出发,反思著作的语境性,构思新著的写作思路,这乃是一种以学问为本体,以学术研究为精神追求的真切展现。这对于今天我们强调要用中国话语表述中国经验是有重要启发意义的。具体到中国艺术上,要建立中国自己的话语,实际上首先要思考如何建立一套能与西方对话,而非被西方融化的艺术理论和创作体系。同时,这样的体系,不能是“仅领风骚三五年”的应景之举,而必须是真正从中国和世界对话的具体语境中出发,以现代审美观念建立的体系,因为只有这样依循中国艺术本身生长脉络,并且可以在世界上获得共识的体系,才具有真正的长远生命力。

  《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

  著者:陈滞冬

  《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被北京大学、台湾大学、香港城市大学联合编写的《中国文化概论》列为中国画部分深入阅读推荐的五种书目之一。在《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这本书里,陈滞冬先生研究与探讨了“中国书画”与“文人意识”的各项议题。

  谈到文人画与书画同源理论的渊源;中国山水画包含的文人精神,包括文人追求与大自然生命的和谐、天人合一的理论;花鸟画对于中国文人的象征意义,及其花鸟画包含的文人精神;书法的形成、发展及其内在的精神,特别是与文人相关发展起来的各种延伸象征;以及文人书画的重要理论,包括中国书画的现代解释,总结了中国书画的过去及作者对中国书画未来发展的见解。全书思考了关于中国书画理论的若干重要议题,是建设现代中国书画艺术理论体系的重要著作。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2-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