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孤品青花花卉唐英铭大香炉近日闪耀京城

2012-09-28 05:53 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王金昌 阅读

\

大香炉

  “所谓佛前五供,一般是指佛像前供奉的一对供瓶,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遗憾的是这套佛前五供还未见到香炉,不知散落何方。”(见(《故宫博物院院刊》,1992年2期)。关于五供器中不可缺少的香炉,近日在中国保利2009秋拍精品展看到,解了这个迄今为止一直的未解之谜。

  研究中国瓷器历史的人都知道,清代带有唐英铭文款的瓷器非常珍贵!它代表了乾隆时期制瓷工艺的最高成就和精湛水平,是研究乾隆前期官窑青花工艺及断代的标准器。特别是此时制作的“佛前五供”器,即有作者的姓名和制作目的,又有具体的制作年代,因而成为稀世珍宝。就目前的资料来看,唐英所制的五供中的供瓶发现四件:(一)、收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二)、收藏于上海博物馆;(三)、香港苏富比拍卖行1986年拍卖;(四)、香港徐氏艺术馆收藏。有烛台一件,收藏于英国国立维多利亚•阿尔拔工艺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曾撰文指出,“所谓佛前五供,一般是指佛像前供奉的一对供瓶,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遗憾的是这套佛前五供还未见到香炉,不知散落何方。”(见(《故宫博物院院刊》,1992年2期)。

  关于五供器中不可缺少的香炉,近日在保利2009秋拍精品展看到,解了这个迄今为止一直的未解之谜。

  这件有唐英铭文款的青花花卉大香炉(高39厘米(不含足),口径30厘米,腹径45厘米,阔口,硕腹,圆锅底,缺足。里光素,外口下绘有青花如意云头纹,腹上凸起弦纹三道,绘青花纹饰,腹部以青花双边线勾勒出扁方形开光,开光内满绘大朵的缠枝莲花。开光内有七行六十九字楷书铭文:“养心殿总监造:钦差督理江南淮、宿、海三关,兼管江西陶政,九江关税务、内务府员外廊仍管佐领加五级、沈阳唐英敬制。献东霸天仙圣母案前永远供奉。乾隆六年春月谷旦。”

  就炉体来看,造型仍然十分独特,不同于同时期一般香炉的形制,硕肥如瓮,腹部相当饱满,即可绘制精美图案,又可书写长篇铭文,可谓匠心独运。香炉的底釉青亮而洁白,没有一丝杂质,通体的青花纹饰仿宣德“苏泥勃青”料的艺术效果,翠兰中闪现着黑亮的结晶斑点,深沉浓丽,亮艳无比。楷书铭文,笔画圆润潇洒,具有深醇的书法功底,显现着乾隆时期的馆阁体书风,绝非一般工匠能为之。

  香炉与现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乾隆六年的供瓶上的铭文、英国国立维多利亚•阿尔拔工艺博物馆的乾隆六年的烛台上的铭文如出一辙,应是出自一人之手的精心之作。此件缺足香炉于上述两馆的供瓶与烛台,不论是花纹装饰、风格、铭文、制作年代,烧制技术上都十分接近,有可能是同一套五件供器!

  收藏于上海博物馆的供瓶,为乾隆五年制;香港苏富比拍卖的供瓶为乾隆五年制;而香港徐展堂博士藏品供瓶,虽是乾隆六年制,但青花纹饰和供奉地点却不相同,所以和这件缺足香炉不是一套供器。

  按照目前发现的乾隆五年六年制作的供瓶和六年制作的烛台来推论,唐英于此间至少烧制了三套青花五供器,以每套有二件供瓶、二件烛台、一件炉计算,那么至少存世应有六件供瓶、六件烛台、三件香炉。

  唐英作为一名清代的督陶官,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曾写下过辉煌的一页。他的一生,除前半生供奉宫廷外,后半生便与瓷务始终结下不解之缘。他在雍正六年--乾隆二十一年先后榷陶达二十余年之久,是景德镇御窑厂发展史中督陶时期最长,成就最显著的一位督陶官。

  许多历史文献均记录了当时“唐窑”的卓越成就。如《清史稿•唐英传》说 “英所造者,也称唐窑。”《景德镇陶录》记述当时的盛况云,“仿肖古名窑诸器,无不媲美,仿各种名釉,无不巧合;萃工呈能,无不盛偏••••••厂窑至此,集大成矣。”《清史稿•唐英传》、《浮梁县志》也曾记载当时“唐窑”仿古器物自宋大观以来,历史诸官窑及哥窑、定窑、钧窑、龙泉窑、宜兴窑甚至西洋,东洋诸器皆有仿制,且仿古彩今各类釉色达五十七种之多。”《钦流齐说瓷》称这个时期的制瓷工艺 “几乎鬼斧神工。”《古铜瓷器考》亦赞曰,“有陶以来,未有今日之美备。”

  唐英于乾隆五、六年烧造这些供瓶供奉各处庙宇,究竟出于什么动机?虽然史料并无详细记载,但是,在唐英所著《陶人心语》中却能查到一些史实。如乾隆五年,唐英在其59岁时又得一丁(见《陶人心语续选》卷三),“庚申中秋后三日,三子生于江州使署,赋以识之”,“三子万宝以8月18日生于江州使署,友人贺以诗四次其韵。”正是由于老年得子,唐英当时的心情定会感到喜从天降。又乾隆六年,时逢唐英六十岁寿辰。其次子寅保榜发科中“辛酉榜发时,正奉使浔阳。闻寅儿获隽漫成二首示勉。”此时的唐英更是百感交集,因为在封建社会里“父以子荣”,其子榜发科中是光宗耀祖之事。

  唐英属汉军正白旗,而非满族旗人,其地位更在满族旗人之下。尽管他十岁读书,博学多识,天资聪慧,但其家人“急欲其建功王家,不令卒举子业,年十六即供奉内廷”,但终因“隶籍内务”世为皇帝奴才,不能出身科举,攀登仕途。他十六岁起进宫廷为侍从,供役养心殿二十多年,四十三岁那年才“仰蒙高厚殊恩,拨置郎署”。四十七岁时以内务府员外郎头衔“奉使江西监视陶务”,年近五十才领从五品职衔,历经仕途坎坷,可谓饱尽人事沧桑,因此对其次子寅保“榜发科中”十分看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教育后代世代清廉,故以青花缠枝莲花做图案,供奉圣母案前。

  唐英一生信奉佛教,自号“陶成居士”、“沐斋居士”、“蜗寄居士”。他在《陶人心语》中所写的“忍字八则”,正是他笃信佛教的体现。在他督陶期间,景德镇瓷器纹饰上也多用“八宝纹”、“莲花纹”、“八吉祥纹”等。由此看来,唐英在他“花甲之年”喜得贵子后,又逢次子“榜发科中”,仕途有望之时,精心制作这些供瓶分献各处是顺理成章之事,其目的就是求神仙菩萨,继续保佑他全家安康幸福,同时也祈求其次子仕途远大。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