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朱德群:离乱未必失故乡

2012-09-27 22:56 来源:艺术资讯网 作者:蔡天新 阅读

朱德群作品

朱德群作品

  如果在百度上搜索朱德群和朱德庸这两位中国画家的名字,所得条目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前者仅有三万多条,后者高达五十多万条。可是,若论两个人的艺术成就和地位,则并非如此。台湾长大的朱德庸虽以系列漫画《双响炮》、《涩女郎》、《醋溜族》闻名海峡两岸,其知名度却局限于华人圈里,而大陆长大的朱德群则是享誉世界的抽象画大师、法兰西艺术院院士。初次听到两人的名字,还以为是兄弟或父子,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年龄相差整整四十岁。两人仅有的相同之处是,朱德庸的祖籍也是江苏,而朱德群成年以后也曾在台湾居留。

  1920年,朱德群出生在江苏徐州西南萧县白土镇(如今隶属安徽)的一个医生世家,本名朱德萃。他的祖父是当地有名望的中医,父亲不仅继承了祖父高超的医术,同时还是一位有品位的书画收藏家,并擅长画中国传统的水墨画。朱德萃自小受到艺术熏陶,在徐州读完中学以后,他在父亲的支持下,于1935年考入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今中国美院前身)。有趣的是,由于他的中学毕业文凭迟迟没有发下,便拿了堂哥朱德群的证书去报名,结果是,哥俩终生使用同一个名字。

  两年以后,日军侵入中国腹地,杭州艺专也像同城的浙江大学一样不断西迁。虽然是在离乱中,这所堪称新艺术摇篮的学府却给了朱德群丰富的营养。事实上,在他呱呱坠地的时候,杭州艺专两位极其重要的人物正在法国求学,一位是后来成为首任校长的林凤眠,另一位是为朱德群打下坚实素描基础、深得西方艺术精髓的绘画系主任吴大羽,这两位都专攻油画。还有一位赋予朱德群中国绘画精神的大画家——潘天寿,也已经崭露头角。等到朱德群来到杭州,这三位画家均已达到艺术的颠峰,他们亲自给学生授课和指导。

  朱德群的同学中,也有几位日后与他并肩齐名的。其中,同样留学巴黎并成为抽象画大师、当选法兰西艺术院院士的赵无极比他小一岁却高一年级,而当今中国大陆身价最高的油画家吴冠中(在朱德群的鼎立推荐下成为法兰西艺术院的通讯院士)比他大一岁却低一年级。巧合的是,他们三人(都年近九旬仍笔耕不止)都是江苏人,吴早年也曾留学巴黎多年,只不过他在新中国成立后即回国了。有意思的是,吴冠中当年就读的是浙江大学附属高级工业职业学校电机科,在暑假军训期间他与朱德群结为挚友,受其影响,他弃工从艺,重新考入杭州艺专。

  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杭州艺专不停地迁移。朱德群在离乱中完成学业,留校做了助教、讲师,一直潜心创作。之后,他又转到同在重庆的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任教。1947年,他随中大返回南京。不幸的是,在沿长江乘船顺流而下途中(安庆附近)遇到了暴风雨,几乎覆舟丧生,随身携带的八百多幅画作全部浸泡在江水中,这是朱德群遭遇到的又一次艺术“失却”。此前,他留在家乡的早年习作也被日军的炸弹焚毁。之后两年他的作品同样未能幸免于难,在台北从事新闻业的妻兄的邀请之下,朱德群全家在解放大军南下前夕离开大陆,把全部画作托付给老同学,自然难逃后来的文革劫难。

  2

  在台湾,朱德群可谓是白手起家,除了担任师范学院艺术系副教授,还成功地与人举办了联展。此外,他还广交各界朋友,并遇到了后来成为他终身伴侣的学生董景昭,那是在1952年。三年以后,当朱德群去巴黎访学进修时,在船上再次巧遇董景昭,她当时是去马德里皇家艺术学院留学。在一个多月的海上漂泊中,这对年龄相差12岁的师生走到了一起。不过我认为,此类巧遇很有可能是事后约定的说法,为了减少对朱妻的伤害,他们也承认,申请签证那天两人曾在一起。结果两人一同去了巴黎,游玩之后,朱德群亲自送美人去了马德里。不到两个月,董小姐便耐不住思念之情,转学到了巴黎。尽管如此,由于离婚的复杂性,以及董父的坚决反对,他们直到1960年才举行中国式的婚礼。当然,这也成为朱德群在巴黎存活下去的源动力。

  朱德群抵达巴黎时已经35岁,40岁再婚(正式公证结婚时他已经61岁),此后他的生活便固定不变了。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台湾,他画的都是具像的作品,即基于摹仿为基础的绘画,而上个世纪50年代的巴黎却早已是抽象绘画的天下。对现代艺术家来说,通过对共同经验的描绘直接与大众对话已经是不好意思的事情了。早在朱德群出世前的1910年,法学博士出身的俄国画家康定斯基便开创了抽象艺术,即那种没有任何可以辨认的主题的绘画,形成了一种非客观物体的画风。显而易见,朱德群想要在巴黎立足,非得要“转型”不可,这使得他又一次面临艺术“失却”,这回他已是人到中年了。

  在康定斯基的热抽象和蒙德里安的冷抽象之后,欧洲又相继出现了德洛内的色彩抽象主义(诗人阿波利奈尔称之为俄耳甫斯主义)和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二次大战结束以后,美国人波洛克开创了行动绘画,使得新大陆的艺术异军突起。波洛克首次将画布平铺在地上,分阶段把瓷漆或铝漆滴溅到画布上(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完成这样一幅画需数周时间)。可是,所有这些画家的作品均未能打动朱德群,倒是一位不起眼的小人物、生在俄国长在比利时的画家尼古拉•德•斯塔尔改变了他。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