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陈律、黄德泽:李青萍画传

2012-09-28 05:2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律 黄德泽 阅读

\

  

  引子
  
  李青萍,20世纪中国油画史上的一个传奇和一颗明亮的孤星。作为一个终身未婚的女性,一个曾被监禁者,一个街道小厂的临时工,一个拾垃圾者,一个卖水人,一个极端孤独、压抑的边缘人,一个杰出的与世隔绝的画家,在长达三十多年的艺术隔绝中,她独自天才地完成了现代主义绘画风格的演化,最终以独特的带有病理特征的形式呈现了存在的真相。此种存在的真相时刻、直接地压迫着她,在此绝对黑暗的存在面前,她表现出了一种女性特有的忍耐、贴近、进入、承受、直面、受虐、献祭、反抗,以致最终迎得了一种堪称奇迹的和平与寂静;同时,她又是一位洞察自己心理的杰出的精神分析者,其作品呈现出一种表现黑暗的深度意识的卓越能力。对后期的李青萍来说,现实即幻象、心理。她擅长以一种纷乱、暴力,带有极大迫切性的似乎扭结却又抽象、高度准确的形式表现出某种极端的心理真实。对黑暗与死亡的领悟以及对与之遭遇时一个孤立无援的人的真实处境的理解,使得她最终成为了一位存在主义意义上的反抗与自我解放的画家。在对死亡的艰深、奇特的领悟上,李青萍走的如此之远,以致死亡主题成了她后期创作的决定性主题。在这一点上,她所表现出的力量、才华和极度的宗教般的纯洁使她成为了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油画家之一。

  第一章 16岁以前
  
  1911年11月16日,李青萍出生在现位于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民主街12号的赵家老宅。其父赵敬臣给爱女取名赵毓贞,字俊初,乳名元姑、苹儿,这是李青萍的本名。

  李青萍排行老三,大哥、二哥分别在三岁、十八岁时去世,她还有三个弟弟。

  赵家老宅边上是玄帝宫,文革时被毁。老宅后面是荆州古城墙,城墙后有一条河,叫便河。在这里,李青萍一直生活到16岁。上世纪50年代初她被从北京遣送回老家后也曾与她的母亲住在这里,一直到1958年因老宅私房改造母女被迫搬迁。

  赵家祖上是书香门第,老宅前后有七进正屋。每进三间正房加两间厢房。赵敬臣与四个兄弟每人一进。第六进是爷爷奶奶的住所。赵敬臣因为是长房,一家住在后院。后院的房子相对高大些,正房还有可供居住的阁楼,厢房也要比其他院落多出两间,院内还有天井和两个小小的花坛。

  赵家自李青萍爷爷起开始衰败。赵敬臣小时受过私塾教育,略懂琴棋书画,以弹棉花为生。

  据李青萍年老时回忆,她虽然是爷爷的长孙女,老人家却有意疏远她,老人家觉得孙女过于漂亮、活泼、聪明,背后总是说这样的小孩寿命不会长。李青萍的爷爷说,看到李青萍就让他想起夭折的长孙,说这个丫头是阎王派来的“化生子”。“化生子”是荆州人对前世冤债今世偿还的迷信传说,也叫“讨债鬼”。

  李青萍的奶奶也说她学走路、学说话都太早了,这样的孩子长大了命苦。

  母亲曹庆凤曾请算命先生给她算命。算命先生说,此女胆大命大,福大祸大,能不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就要看天时、地利、人和了。

  李青萍长到七岁,按旧习要裹脚,可是赵敬臣不允。1919年,他把八岁的李青萍送到官立学校——江陵县女子高等小学。

  “小时候,我特别爱看那些小动物,也喜欢看风景。我最爱看日出和日落,别人说我的眼神有时候发痴,我也觉得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李青萍说。

  赵敬臣开始教女儿学画。幼年的李青萍不太喜欢国画的洇墨,她最喜欢的,是看母亲、婶婶用大红、大绿的布拼填的兜肚围脖,用五颜六色的丝线刺绣的帐幔手帕,那种色块的强烈对比所营造出来的喜庆总是让她激动。

  高等小学毕业后,李青萍就读荆南中学。这期间,她极其迷恋各种出土的楚国文物。

  李青萍小时候胆大、顽皮。一天晚上,她随朋友看皮影戏,直到夜深才回家。一进门,就见赵敬臣冲了出来,盛怒中把李青萍丢进了便河,是叔叔们七手八脚把她捞了上来……

  乱世多奇遇。李青萍16岁时见过一次砍头,让她年老仍然难忘。

  1926年12月,国民党江陵县党部在荆州成立,党部设在荆州城内的佑文馆,其中多共产党员。佑文馆距李青萍家仅百余米。

  据李青萍1981年8月11日日记:“江陵县女子高等小学徐云卿校长接受本县妇女协会主任黄杰(徐向前夫人)的要求,要廿个女学生出校兼做社会工作。十九个都未担负。赵家的历史条件标准的合格律,都举手选我任本县妇女宣传员。”

  1927年3月4日,黄杰约李青萍参加公审地主卞伯涛的大会。只见群情激愤之下,手起刀落,鲜血一腔子喷涌,地主卞伯涛的人头在枯草地上翻滚。“革命是如此痛快!”这让李青萍记忆犹新。

  李青萍说:“那时候并不是我对革命有了多深刻的认识,而是觉得革命痛快、好玩。还有就是除了上学,我实在是没有朋友,也没有别的事儿。(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做一个不惹父母生气的好女儿,参加妇协,是因为我喜欢自由,要女人裹小脚就是限制女人的自由。”

  四一二事变后,川军进了城,李青萍又遭遇了一桩奇事。

  李青萍说,她有一位中学同学叫王鲁予,在县政府当差。一天晚上,川军团长陈伏芝叫住王鲁予,说是他手下有个叫刘云卿的连长看上了赵家的大小姐,要王鲁予去通知赵敬臣……

  王鲁予不敢怠慢,立马往赵家赶,半道上正好遇见李青萍的大弟弟毓寿,王鲁予赶紧告诉毓寿说川军要抓他姐姐,要他赶快告诉父母。

  毓寿哪敢怠慢,跑回家对李青萍大喊:“姐姐快跑,川军要抓你!”

  李青萍说:“那天,我家正好请了几个裁缝给全家人缝制冬衣,一个驼背裁缝正在帮我梳小花辫。裁缝们听到毓寿的惊叫,甩下手里家什就跑。驼背师傅动作稍微迟缓,前脚刚刚踏出大门,就见一群川军倒背着长枪朝我家走来。驼背师傅吓得面色如土,喊道:‘已经来了,都来了!’”

  李青萍以为川军是来抓她去杀头的,情急之下跑到内房躲进了蚊帐。川军并没有直接找李青萍,他们要找她父亲,结果把面如死灰的驼背师傅误当赵敬臣,不由分说架着就走。

  李青萍躲在蚊帐里吓得直打哆嗦,她害怕川军再杀回马枪,“与其被川军抓去杀死,还不如自己死了干净。”她一个翻滚从蚊帐里钻出来,闭上眼睛跳进后院的水井里。

  但井水仅齐腰深,李青萍拼命往下蹲,井水呛得她实在难受,不由得又站直了身子。想死的愿望鼓动她蹲下去,求生的本能又迫使她站起来……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