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民国画坛巨匠陈师曾:朽者不朽

2015-09-11 08:3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民国画坛巨匠陈师曾

  总有人抱怨老天不公。老天公与不公,还真不好简单判断,或者说根本就是一本糊涂账,说不清楚。陈师曾可以说是“官二代”,同时还是“文二代”。且不 说他年轻时即与鲁迅、李叔同这样的人物交游,就是能够身为陈散老的公子,足为人生之幸也。他的学习条件,是无比优越的。这一点,吴昌硕、齐白石、都不能与 之相比,甚至黄宾虹也比不了他。齐白石初到北京时,还带着作品去请教陈师曾,据说齐白石带去的是《借山图卷》。陈师曾对齐白石的画有褒有贬,并作《题齐濒 生画册》诗一首:“曩于刻印知齐君,今复见画如篆文。束纸丛蚕写行脚,脚底山川生乱云。齐君印工而画拙,皆有妙处难区分。但恐世人不识画,能似不能非所 闻。正如论书喜姿媚,无怪退之讥右军。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这次见面对齐白石的艺术创作影响很大,甚至直接影响到他艺术风格的形成。可就是 这样既有艺术天赋,又满腹经纶的旷世奇才,却偏偏英年早逝。齐白石最终成为一代艺术宗师,陈师曾则不为一般世人所知,甚至还不如其胞弟陈寅恪。

  说到命运,陈师曾有不幸的一面。他5岁时,生母罗氏去世;25岁时,原配范孝嫦(范肯堂之女,范曾姑祖母)去世;38岁时,继室汪春绮(汪凤瀛之女)去 世;48岁时,因继母去世,哀伤、操劳过度,染疾而逝。如果陈师曾是一个很现实的人,而不是一位艺术家,不是一位诗人,他或许能够挺过这些失亲之痛。有幸 的是,陈师曾虽然匆匆离去,但是他的精神长存,艺术常青。吴昌硕为其题字“朽者不朽”,这样的高度,古今能有几人?梁启超在为陈师曾致悼词中说得也很具体 生动:“师曾之死,其影响于中国艺术界者,殆甚于日本之大地震。地震之所损失,不过物质,而吾人之损失,乃为精神。”

  陈师曾的不朽,是他艺术创作的不朽。他远绍宋元诸家,近取青藤、白阳、八大山人、瘿瓢子等人遗法。35岁时,他拜在吴昌硕门下,受其影响巨大,同时 在坚守文人画这片土地上,作出了重大贡献。他47岁所作《佛手图》即为一证。整个画面简洁而不俗,题跋占据了重要位置,“佛手”却偏置于下方。我们明显感 觉到,这幅画的主题似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陈师曾在《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这样解读文人画:“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 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在这幅画的题跋中,他援引了龚自珍的《露华》,内容涉及佛教,是故,读者在 欣赏这幅画时,还获得了许多“题外之音”,这就是陈师曾想要的效果。再看看他41岁的一幅即兴之作《秋花奇石》,严格说,这幅画不一定有多么出奇,关键是 其题跋,可以说是一篇微型的《兰亭序》,不妨抄录如下:

  吾臂岂有鬼,林子慎勿惊。砉然笔落纸,若刀解牛声。石本无定形,初非刻意成。不用严矩矱,何须宽作程?急风扫窗牗,幻此山峥嵘。壮花肥且美,一一傍 石生。揖让为主宾,微物解人情。造适不及笑,尺地胜专城。我石不辞坚,我花不辟荣。持去挂粉壁,聊为洗朝酲。丙辰孟夏于余越园斋中为林君宰平作此画。时林 君为予牵纸。骤尔落笔,林君大惊愕。既成,乃知为石也。当时座客旁观,颇以为快。补缀杂卉两种,复题一诗博笑。朽道人恪记于槐堂。

  陈师曾的文才可见一斑。人们常常感叹当代没有文人画,其实,不是没有文人画,而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文人罢了。值得一提的是,这篇题跋的书法也非常精彩,结字大小错落用笔轻重变化,墨色浓淡枯湿,自然天成,当今的画家,估计没有一人能够达到这种境界。

  《松树凌霄图》是陈师曾47岁的作品。虽然是仿前辈画家笔意,却是大家的手笔:构图奇崛而自然,松干、松枝简练而遒劲,松针率意而肯定,凌霄则寥寥数笔而 画龙点睛,让坚挺的画面多了一缕浪漫的情怀……一个成熟画家的笔墨技巧,在这里得到了充分显示。我们闭目想一想,假如陈师曾再活40年,他的画将是一种什 么境界呢?有人说会超过吴昌硕。我们不作这样的比较。但我们可以肯定,他的笔墨功夫将是出神入化的。有人错误地理解文人画,以为文人画不讲究笔墨技巧,可 以信笔涂鸦,大错特错。文人画只是不唯画面形式为尊,更推崇画外之思想、情味。但是,如果没有笔墨技巧作为支撑,何以能够表达这些思想、情味呢?所以说, 当代的文人画,多有自欺欺人之嫌。

  陈师曾的不朽,是他不仅仅是山水、人物、花鸟画的大家,而且是中国漫画的拓荒者。他的《北京风俗图册》描绘了底层人民的生存状态,是现实主义的批判力作。丰子恺等人的漫画,都受过陈师曾的影响。

  陈师曾的不朽,还在于他在理论方面的贡献。除了《中国绘画史》等专著外,他还写有重要的文论,如《中国画是进步的》《文人画之价值》。今天重读这些文章,对我们认识中国画、文人画都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藏克家有首诗这样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天妒英才,陈师曾没有到达艺术的最高峰。这个世道不公吗?可是,他故去90多年了,从事艺术的人们仍然对他肃然起敬,朽者不朽。这个世道还是公平的。(田墀/文)

  来源:雅昌艺术网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9-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