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曾梵志:在北京被查户口促使我画“面具”系列

2013-09-12 10:19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李健亚 阅读

曾梵志掀起帷幔,他希望外界能抛开《面具》系列,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

  曾梵志掀起帷幔,他希望外界能抛开《面具》系列,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事实上,曾梵志自2004年后已经不再画《面具》。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1996年作 面具系列:1996 NO.6

1996年作 面具系列:1996 NO.6

2001年作 A系列之三:婚礼

2001年作 A系列之三:婚礼

曾梵志于1992年创作的《协和医院》

  曾梵志于1992年创作的《协和医院》,在2010年12月的北京保利拍卖上以3416万元成交,跻身其作品卖价第三高。但自1994年后,曾梵志放弃了医院题材创作。 曾梵志工作室供图

2000年作

2000年作

  曾梵志是一位容易跟拍卖天价相连的艺术家。2008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上,1996年所作《面具系列:1996 NO.6》以7536万港元刷新当时中国当代艺术的世界拍卖纪录。直到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低迷,但曾梵志的作品依然有着稳健表现。不久前公布的《2013胡润艺术榜》,曾梵志以近4.5亿元的拍卖总额,位列在世华人艺术家榜单亚军,冠军是周春芽。

  如今在公众眼中,曾梵志也似戴了一层“面具”:画作昂贵、衣着光鲜、时尚走穴……20年前,曾梵志第一次创作令他出名的“面具”系列时,会曾料这番景象?这是真实的曾梵志吗?

  曾梵志自称打小就很内向,每当遇到展览开幕就恐惧、紧张,以至于说错话,2010年在上海办展,曾梵志把世博会说成奥运会。但他又不止一次提到自己的记忆很好,这是曾梵志的双重矛盾。

  近两年频繁在国际办展,却没有在北京做过一次个展,这又是曾梵志另一矛盾之处。“特别想在北京做个展览,却一直没有想去的地方”,曾梵志甚至为“没有在中国美术馆办展”而自豪。

  你可以说这是一种故作姿态。但曾梵志一直努力为当代艺术在北京寻求一个好的展示平台。去年曾梵志创办了“元·空间”,未来还打算创办元美术馆。

  他是艺术家、非营利机构创办者,此外曾梵志还是位藏家。多重身份交织之下,曾梵志的面孔更加模糊。作为一个艺术实践者,曾梵志干脆选择用作品说话。即将于10月18日亮相巴黎市立当代美术馆的曾梵志个展,将是其首个法国回顾展,展出的40件作品,以期让公众可以看到他的全面貌。

  曾梵志不愿将自己定义为“面具”艺术家,他用四个系列作品来证明这一点:1989年自1994年,他的创作围绕着医院题材;1994年至2004年,是令曾梵志声名大噪的《面具》系列;1999年,他开始尝试《面具之后/肖像》系列;自2002年起,曾梵志又开拓了《乱画》系列。对于放弃个人最具代表性的艺术符号“面具”,曾梵志说他不是有意为之,也不是表面上的求新求变,而是“忠实于内心”。

  但公众说起他,还是更愿意对其《面具》系列津津乐道。曾梵志无法左右。这如同他的每一次转变,市场也会做出相应的价值判断。他希望未来在北京能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来改变其固有的面具印象,而市场的趣味则更是需要交给时间来沉淀。

  人物档案

  曾梵志,生于1964年,祖籍武汉,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在生活于北京。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其作品受到世界范围内美术机构和评论家的推崇。他的作品最初带有启示性的表现主义风格,基于自身的生活经验,观察社会、审度内心,又以出众细腻的技法呈现艺术魅力。代表作《医院系列》和《面具系列》不仅使他广为人知,也让国际艺术界对中国当代艺术形成了新的关注点。此后,曾梵志又创作了《乱笔系列》等作品,通过当代的视角重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不断探索着属于中国艺术家的独有语言。

  艺术之外,曾梵志也关注慈善。2006年起,他多次向灾区、助学基金、学术及公益机构捐款,其作品也曾数次捐献用于慈善拍卖。

  为画画重拾书本

  年少的曾梵志是内向的,在学校不爱说话,还经常回答不上来老师的提问,班上仅有的三位没有加入少先队的学生,他是其中一个。日后,这一伤痛进入《面具》系列中表现的一个瞬间。

  学校渐渐成为曾梵志厌恶的地方。16岁,初中毕业时他说什么都不愿意再上学了,“我没有办法在学校那个环境待下去,天天都觉得痛苦,我就求我父母让我走上社会。”

  曾妈妈最终拗不过儿子,由曾爸爸找了一个在印刷厂的工作,少年曾梵志走上社会了,“差不多就是童工”。

  “走上社会也好,我开始慢慢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曾梵志结识了一位比他大十岁的邻居,这位邻居大哥因为没有考上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的研究生,闲来无事,就教曾梵志画画。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画画,没过几年,曾梵志便不再去印刷厂。

  后来,曾梵志跟着邻居大哥第一次来到湖北美院。“当时画画已经是我的一个寄托,完全没想到画画的还有大学。进了学校以后,看到每个人都在画画,我就说一定要进这个学校。”大哥接着给曾梵志泼了冷水,“他说:‘你进不了这个学校。因为不光要考画画,还要考文科,要参加高考’。”高考的压力让曾梵志很崩溃,但考入湖北美院几乎已如信仰般种进其心里,为此曾梵志参加了高考补习班。

  接下来5年,曾梵志每年都报考湖北美院,眼见每一年文化课的分数都涨一点点。在父母的支持下,终于,1987年,23岁的曾梵志如愿成为湖北美院油画系8名新生之一,而当年油画系的教师则有12位。这份荣耀令他父母邀请了所有街坊来庆祝。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9-1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