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第二代当代艺术家崛起 成长性与投资价值引关注

2012-09-28 03:00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阅读

  “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这是股神巴菲特的投资格言。经济风云,扑朔迷离,人们需要了解和掌握更多的投资去向。当下,中国投资人手里似乎“不差钱”。货币环境相对宽松,在艺术品投资的热潮下,新生代艺术家的艺术作品虽未整体成熟,但在这样的背景下,其成长性与投资价值已引起市场关注。

熊宇《泛蓝的水流》

  熊宇《泛蓝的水流》

  《收藏投资导刊》统计了包括尹朝阳、熊宇、管勇、康海涛、仇晓飞、曹晖、王光乐、韦嘉、李继开、范明正、钟飙、南方、吴海洲等13位活跃于市场,具有代表性的新生代艺术家作品从2006年春拍至今的市场数据,并编制出“新生代艺术家市场指数”。如图表所示,新生代艺术家市场指数在2008年春拍达到峰顶,比60年代艺术家主导的当代艺术市场推后了半年,其在2009年春拍触到谷底后开始反弹。从2009年秋拍至今,其反弹速度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回暖趋势非常明显。本文将全方位地解读新生代艺术家的市场表现,探寻市场中的价值洼地。

  出生于七八十年代的新生代艺术家被称为“青春残酷绘画”和“卡通一代”。青年批评家兼北京时代美术馆学术总监杭春晓表示,这种普遍定位只是简单地将社会学概念性移植或以题材界定到当代艺术中的现象,未涉及艺术发展精神层面的论述,不符合实际情形和艺术创作规律。就整体情况而言,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反映他们的生活际遇和社会现状,是社会变动性的体现,也是有别于此前艺术家的时代特征。我们现在所说的新生代艺术家主要是指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出生的年轻艺术家,其特征表现为:一是不再以简单的符号和图式构成画面,尊重自我感受和体验,关注艺术创作的本体问题;二是作品在情绪上体现出迷失感。其艺术创作诉求更多地在于提出问题,作品带有怀疑精神。   当代艺术“第二代”渐成气候

  致力于发掘和培养新艺术家的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认为,新生代艺术家是中国当代艺术形成市场以来的“第二代”艺术家群体。第一代是以方力钧等为代表五六十年代的艺术家群体。他们是由西方资金支持并得到西方美学体系认同的艺术家群体。现在的年轻艺术家是由中国的美学选择和资金支持的新艺术群体,正切合了人们所说,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已逐渐回到我们自己手中。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一直发现并推介中国的年轻艺术家,其负责人陈海涛一针见血地指出:“年轻的艺术”不仅代表年龄,更意味着新的创造力。而这种新的创造力扎根于中国本土,得到各方面关爱,并小心培育着。

  新时代画廊从2003年开始关注中国新生代艺术家。结合欧洲艺术市场和二战后美洲艺术市场的百年成长经验,负责人张银锵确信亚洲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有迹可循。南画廊2001年左右开始关注年轻艺术家,2003年和李继开、王亚彬等签约,表示当初考虑到投资和市场回报做了相应市场调查和判断,但价位飙升之快也是他们始料未及的。经理陈感言:“2006年到2008年可谓中国当代艺术20年不遇的黄金期”。前波画廊也从2005年开始,选择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如迟鹏(2005年)、邬建安(2006年),近两年与郭鸿蔚、叶楠、苑瑗等合作并举办个展。

  低价位抵御市场冲击

  金融危机时期艺术品的下滑让人们更冷静地对待新生代艺术家。从张银锵针对新生代艺术家的整体统计调查中发现:2007年至2010年,艺术家作品市场稳定成长,期间都有5至10倍不等的涨幅。以7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群体为例,研究全球艺术市场趋势脉动的新时代画廊认为,李松松、管勇、李晖、韦嘉、仇晓飞等作为这个群体一线艺术家已清晰可见。经纪人伍劲也谈到,6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作品价格在金融风暴时跌到高峰期的两成,而新生代艺术家作品的价位下降幅度有限。

  青年艺术家的路会越来越宽广,任何阶段都需要代表性艺术家。中国已经是世界艺术品交易的三大中心之一,充分证明了我们的购买实力。王新友认为,年轻艺术家作品价位不高,经济的起伏对其影响不大。

  作品与市场密切接轨

  支持艺术市场的是中产阶层可以欣赏和承受的艺术品,而年轻艺术家满足了他们的需求,势必受到更多关注。王新友精炼概括了近年新生代艺术家的市场趋势:2006年个别艺术家有上拍纪录,2007年出现一些高价,经过2008年的艺术市场低迷期,2009年至2010年市场又有所抬头。如熊宇、仇晓飞、韦嘉、陈可都拍出了艺术家阶段内单幅作品最高价,2008年才进入拍场的年轻艺术家如范明正、康海涛、宋琨、吴海洲等成绩也比较理想。2010年范明正、康海涛单幅作品分别超过60万和50万,创造了各自的成交纪录。

  长江后浪推前浪,陈海涛认为,目前新生代艺术家已成为国内外比较关注的群体,必定会产生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现在国内的艺术平台和环境条件足以成为他们的战场,陈也表示年轻艺术家是按照西方的画廊制度进行运作,没有太多泡沫,作品与市场密切接轨,拍卖市场的畅通性也保障了市场与国际接轨。画廊机制和市场操作的规范性、国际化为艺术家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是有力的助推器。

  依据综合指数选择艺术家

  画廊对于艺术家的选择固然重要,但价值很难用量化的指标确定,陈提出选择艺术家要根据其综合指数判断。作品的原创性可以成为重要的考量标准。另外,还要考虑艺术家的基本功,包括绘画技巧以及对绘画语言的掌控能力。艺术家走向市场,成为拍卖榜明星的同时,潜在问题值得探讨。因其艺术风格和创作语言不够成熟,学术有待巩固,包括藏家基础的不稳定,如果急于求成将艺术家硬性推向市场,即是杀鸡取卵之举。接盘者目的不可控制,一旦进入商业操作层面,就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不是艺术家或画廊可以掌控的局面。陈海涛也深谙于此,很注重艺术家的成长性保护。   学术保证市场先锋性

  抛开投资的概念,也许从趣味和内心需要出发收获的“艺术”惊喜更多。“媒体和美术馆应该从学术性角度引导人们对艺术的关注,而非简单的依靠价格的噱头吸引大众,实际上这种引导是指向一种基于具有未来性价值观的投资,反而能获得真正的大回报。画廊扮演第一线开拓者角色,占据学术和投资风险的双前沿,之后批评会增加选择性,最后,成功者进入美术馆。今天的学术可能成为明天的市场热点,但是今天的市场热点未必是明天的学术。学术判断让艺术在市场领域永保前锋。”这番话出自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高级助理李峰之口。他预计,年轻艺术家会在15或20年后真正展现力量,走向更广阔的社会层面,那将是艺术家和收藏者共同的成功。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