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收藏界怪物赵泰来捐献价值8亿国宝

2012-09-28 02:54 来源:上海《青年报》 作者:吴恺 阅读

赵泰来

  收藏界的“怪物”赵泰来用捐宝完成了他“对社会文化有所贡献”。

  被称为“最穷的亿万富翁”,如今大名鼎鼎的收藏家赵泰来不知道,究竟是家传的巨额财宝成就了他,还是他成就了这批国宝。风起云涌的古玩收藏界,当所有人都在孜孜不倦地搜罗着海内外的奇珍异宝,原本可坐拥数亿财富、无人可匹的赵泰来,却将祖传的6万件、估价超过8亿元的宝物捐给了国家。于是,他有了另一个更直白的称呼:怪物。

  这位已逾天命的“怪物”家世显赫系出名门,20来岁时一笔巨额的家传财富如同“晴空霹雳”般落到了他的头上,并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几十年来,他的生活充斥着地窖的潮湿、清理的孤独、亲族的反对以及内心的坚持,并终于以“捐宝”的方式完成了他欲“对社会文化有所贡献”之初衷。

  改变

  一次惊人的英国“历险”

  羊群在草地上悠闲地散步,工人在照顾着草坪,蓝天白云,炊烟袅袅……这是一派典型英国郊区的宁静。不过有一个人的心情却并不如此——手攥着一张破旧的图纸,赵泰来按图索骥在农场旁眺望。

  这就是地图上写着的地址,这就是那座尘封几十年的农场,这就是姨妈临终时所说的“藏着些东西”的确切方位。然而,这实在是一座普通不过的农场,除了姨妈曾经雇用的工人帮忙照看一下草坪和羊群之外,并无异样之处。  

  “应该有个地窖”,赵泰来心里想着,这是他来到英国的目的。地图上显示着农场的马房处有一扇门,他走进去,发现马房中挂着许多农具,而在一排农具的遮掩之处又出现了一扇铁门,那是地窖的入口。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秘,铁门上挂着英国老锁,已经无法打开,赵泰来找来工具直接撬掉了它。

  从古老的铁门中走下去,他闻到了一股阴冷潮湿,这座尘封80多年没有打开过的地窖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从地面上看,地窖的整个构造应该是先埋好东西,再造的农场,铺的草皮。而地下,越走下去却越让我吃惊,越走越深。好像没有尽头。”

  这是一个重新被打开的古老世界。整个地窖的面积大约有几千平方米,摆满了一缸一缸的古玉器,一箱一箱的古字画,还有瓷器、陶器,不计其数,最里边宽敞的地方摆放着大件,比如石像、铜像……烂掉的木板箱、偶或蹿出的蛇以及潮湿的空气——年轻的赵泰来面对着这数量庞大的财宝一时无措起来。

  这就是姨妈所谓的祖传下来的“一些东西”,尚不包括家族在英国的别处另置下的几处别墅产业。单就数量上来看,这批“东西”的庞大便无法估计,而以赵泰来当时并不专业的鉴宝眼力,这些埋藏在地窖中已80多年的器物,绝非凡品。那虽经岁月销蚀,却愈加爆发出惊人气质的古物,在黑暗中、在赵泰来的心中喃喃细语。

  “这件事需要保密,但那么多东西怎么清理?木像和许多字画都已经被虫蛀坏了,还有许多摆放古玉的棉花(17350,190.00,1.11%)垫也烂了。我真的发愁,根本没有狂喜的感觉。”时隔三十年,赵泰来还记得当年站在地窖中那种深刻的愁绪,尽管听起来令旁人觉得有些矫情,“因为没办法交给别人做,所有这些都必须我亲手来清理。真的愁。”

  “虽然自己东莞家中收藏很多,香港的姨妈家里也有两层楼的古玩器物供赏玩,但我从不知道我家里在英国还有那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只是偶尔姨妈会开玩笑似地说,万一我有事,英国的‘那些东西’你来接管之类的话,但谁也没有当真。直到最后她交给我的那张写有地址的地图。”

  为了守住这份祖上留下的遗产而终身未嫁的姨妈,在某一个深夜永远地离开了人世,赵泰来说,这批宝藏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此后的十年,他潜心清理这些文物,自己出钱将这些东西慢慢运送出来,其间难免遭受到地窖中老鼠、毒蛇的袭击。英国物价昂贵,一块包装泡沫就卖4镑,为了节约,开始赵泰来住着豪宅,却每天去捡包装箱……“我没有卖过一件东西,哪怕卖掉英国的别墅,也没想过卖掉这些古董。因为,这些古物对我的影响太深了。”   回忆

  特殊年代的心灵阵痛

  尽管如今在收藏界是名副其实的“大腕”,但少时的赵泰来自觉对书画、古玩并无兴趣。只是托祖宗的福,家中收藏有大量的古董器物,自小被长辈勒令学画而已。

  赵泰来的祖上曾供职于清廷内府,曾外祖父伍廷芳是中国近代著名外交家、法学家,这批家传的宝物,也正是由伍廷芳主持埋在了英国的农场之下。清末民初,伍廷芳的头衔多得数不过来:美国公使、西班牙公使、司法总长、外交总长、代总理等,赵泰来显然对这样的家世有着一份自得:“外婆是伍廷芳的女儿,外公的父亲是溥仪的老师,而祖母是廖承志姐姐的好朋友,来往的都是这些人,陆陆续续家里的古董字画就很多。父亲、爷爷、姨妈他们都很喜欢这些古董,收藏在家中,自己赏玩。”

  然而,平静的生活很快被打破了。上世纪60年代的那场浩劫,首先波及的便是赵家这样的家庭。一波又一波的人上门来,粗暴地撬起赵家的地板,不断翻检着是否有要砸掉、破坏的东西,一次又一次的抄家,让赵父不堪承受,心痛不已。而最遭殃的便是家中所藏的那些珍贵古玩字画。

  “我母亲对我们说,有人来了,就不许说话,只能看只能听。所以我性格很内向,就看着他们疯狂地在家里烧掉家中的古字画,那些字画都是当年的裱工,非常珍贵,但我就这样看着他们一张一张、一幅一幅地把有宋徽宗题词、董其昌题词、乾隆题词的字画烧掉,我父亲哭了,但什么也挽回不了。我家的地板前前后后被撬了十几次,包括器物被砸烂的,敲碎的不计其数,损失很大。”浩劫期间,赵父过世,赵泰来随着家族中的一些兄弟姐妹一同来到了香港,那里生活着家族中的绝大部分亲戚,居住在姨妈的家中。

  “姨妈是个大家闺秀,读过很多书,终身未嫁。”在赵泰来的心中,自从14岁时到了香港,便一直跟随姨妈生活,姨妈对其的影响甚至超过了母亲。“姨妈家的隔壁住着黄君璧,与赵少昂等也来往很多,尤其是黄君璧老师与张大千是非常好的朋友,张大千来香港后也经常来家里,但主要目的是看家里的古画,倒不是应酬。”说着这些儿时的往事,赵泰来的声调微微有些许上扬,也许那个时候的“蓬荜生辉”一直留存在他的心里。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