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念桃源:关于《高村系列》的审美心路

2012-09-30 02:5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宋永进 阅读

\

宋永进:高村系列之一

    正当人们纷纷走向大街摇旗呐喊,追逐时尚,呼唤前卫时,有人却不识时务地坚守着自家的那一分乐园;正当人们忙碌于清点美钞,或为加官进爵而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时,有人却悠然地散步在鲜为人知的羊肠小道上。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和心态有些令人神往么?那短短的小道正是师大通往高村的路。在这灯红酒绿的闹市边缘,竟没有想象中城乡结合部的那种喧闹和嘈杂,你退一步可以神迷心醉于现代文明的摇篮,进一尺则可尽情地徜徉于自然的怀抱——好一个不可多得的避风港。

    有些天没来了,竟是沧海桑田,高兴之余,不免有几分惋惜。手提画具左右顾盼,感到陌生而茫然……

    那本是一幅充满野趣的画面。可爱的春风总是蘸满了嫩绿,用流畅的笔触铺满房前屋后的每一寸缝隙,造型各异的老屋把和缓的阳光随意地撕成不规则的碎片,撒进院子里,抛上树梢,挂在墙头;夏日,调皮的爬墙虎淹没了年久的土墙,无名的乔木藏匿了被遗忘的村庄,只有平静的池塘中偶尔戏耍着几只腼腆的小鸭;不懂事的秋风匆匆掀去绿色的头巾,田野重新露出了本相,灰暗的残荷依恋着干渴的池塘,金黄的野菊点缀着荒芜的山坡,浅浅的沟水则映衬着暖紫色的枯草;隆冬,厚厚的落叶铺平了丛林间的小道,轻薄的雪花掩饰着稀有的足迹,撕裂的犬声划破寂静的夜空……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荒野里有生机,陌生里有亲切。这是世外之桃源,大都市所难觅的美景。画家的心动常常来之于景色的熏染。佳作的问世不仅仅是技艺的瓜熟蒂落,更是画家心境的折射。禅学家认为,“幡动”是天象,“风动”为天理,只有从天理中得到禅悟,而后方能“心动”。也正如潘天寿所言“自然之理法,画外之师也”。高村之景色,那野的滋味就象来之于遥远的原始森林,是原汁原味的自然之精华。每次踩过这片草地,常常能得到一些非凡的感悟,层层的世间愁云便悄悄地散去,阵阵欣喜跃上了心头。

\

宋永进:高村系列之二

    过于甜美的风景,往往缺乏特色,虽然看着顺眼,却不能持久。人就是这样,品的愈多,便愈加挑剔。西湖龙井太淡,巴西咖啡太浓,绍兴老酒太烈……或许野山上的苦丁正好,苦是苦了些,过后你会从苦的背后细细地品出其中别样的滋味,让人久久不能忘怀。在高村没有家乡迷人的小溪,更没有大学里妩媚的花园,却令我翻开了中学时的那一段难忘的记忆——那是一个荒山环绕的校园,周围是一片片松脆的碎石,一簇簇枯萎的小草,一浪浪风化了的紫色细砂,一阵阵干裂的寒风……漫山遍野都笼罩着一层山里人求学的苦涩和艰辛。太沉重了,不忍回首,还是让它封存在脑海深处吧。高村不仅保留着这份难得的野味,还时时散发着一鼓柔软的芳香,那便是润。

\

宋永进:高村系列之三

    润或许得之于婺江的湿气。因为有了湿,泥土变得润滑,多了一份柔情;因为有了湿,墙面长满了青苔,生了一屡芳香;因为有了湿,树木更显清新,增了一道色彩;因为有了湿,丛林和山野间缠绕着用水织成的薄纱,添了一丝神秘;也因为有了湿,小女孩的嗓音清脆而动听,长了一分可爱。润或许来之于北山的微风。巍巍北山撵走了狂飙,挽留了微风。善意的风儿常常是淡淡的抚摸,或者是轻轻地撩拨,天长日久,造就了高村温柔的个性。

    当然,这绝不是一处时尚的旅游圣地。有人或许无意之中曾经走过高村那条无名的小路,却未必产生过一丝欣喜或留恋。倘说“大音稀声”、“曲高和寡”,恐有自我抬高之嫌。面对这样的景色,或许也只有看厌了高楼林立、花团锦簇的你才会心动。这里少了几份令人目眩的五彩,却多了一份催人安详的恬静。周末,你可以带上家人悠闲地漫步在田间地头,也可以顺手挑一些野菜回家,既放松了一天的紧张,又品到了清润可口的美味,真是莫大的享受。

    马致远有诗云:“名利竭,是非绝,红尘不向门前惹。”可是无名的小村渐渐地出了名,厄运也随之悄悄地降临。尊贵的文明竟然也有些无情,带来了繁华却也疏远了纯真,景亦然,人亦然。野的风趣、苦的甘美、润的芳香、静的安详,就象无奈的小山羊,如何经得起洪水猛兽的席卷。

    那份泥土里的亲切和丛林间的悠闲,看来真的就变成整日忙碌在钢筋水泥盒里的人们的奢侈品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据说“后遂无问津者”,不知至今尚存否?

    2003年11月于高村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