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宋永进:九十六岁老画家施明德作品品读

2012-09-28 02: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宋永进 阅读

  从容率真 格雅品高
  ——九十六岁老画家施明德作品品读
  宋永进

\


九十六岁老画家施明德近影

  当一位又一位明星艺术家,在万众瞩目之下跨出闪亮的高档轿车,袒胸、露背、扭臀,在歌迷的欢呼声中风光地踩过红地毯,在光彩夺目的签字牌上留下了龙飞凤舞的珍贵签名,又接过鲜花,趾高气扬地踏上掌声四起的主席台时,有一些人却正埋头在简朴的书斋案头,默默地研读着被许多人几乎遗弃的珍贵的文艺典籍,并在不断地探索中创作出一件又一件具有真情实感的艺术作品。这些看似普普通通的艺术家同样增添了当代艺术的光辉和艺术史的厚度。他们在喧嚣的舞台后面,淡泊名利,虔诚执着,兢兢业业,故而更值得人们敬仰。九十六岁高龄的金华老画家施明德(1915——)先生正是其中的一位。

从容的无法

  施明德先生少时曾受李叔同得意门生金玉湘先生和张书旂高足陈松平先生的影响,学习中西画理画法,不久入国立英士大学艺术专修科,师从陈士文诸先生,研读传统书画理论,研习历代名家的书画作品,体验中国画的运笔和用墨技巧。青年时代,施老在繁忙的中学美术教学之余常年坚持中国山水画的创作和研究,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初露锋芒。潘天寿和陆俨少两位绘画大家先后都曾为施明德的写生集题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施老创作了《东干渠道》、《大忙季节》、《山河溪水库》、《莘畈水库》等大量作品,用写实的手法描绘了当年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宏大历史场面,语言朴实,形式单纯,却感人至深。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革命文艺的退场,施老开始关注山乡景色和自然山水的审美,写遍家乡的山山水水和祖国的名山大川,从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和千变万化中寻求笔墨之道和艺术真谛。从《暮春林壑》、《武夷山永乐禅寺》、《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狮峰过雨》、《五泄飞瀑》、《风云壮丽江山多娇》、《北山秋树》、《清明时节》等作品中,不难看出绘画题材在不断丰富,画面形式在逐步拓展,笔墨语言也日趋成熟。多年来,施老勤于思,敏于行,博采众长,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个人绘画语言体系和审美观,优秀作品频出,并且常常发出独特的艺术见解,深得艺术界同仁的赞誉。然施老并不为所取得的成绩固步自封。他深知笔墨语言的成熟既是画家必备的一种绘画资本,也可能是绘画品质再度升格的一道屏障。八十高龄的他又开始精研黄宾虹晚年蜕变化蝶之妙,决然打破陈规,不为既有的成法所束缚,卸去轻车熟路的老架式和旧套套,最后在不断地尝试和探索中获得了新生。近年来施老的画艺渐入化境,作品横涂竖抹、左点右画,看似不得章法,却浑然天成,展现出一种超越艺术语言之外的绘画语境。画面随心所欲又不失含蓄拙朴,酣畅淋漓又不失沉着从容,虽出自九旬老人之手,却无分毫老态龙钟之色。

率真的无意

  《文心雕龙》云: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心中既生,言自立,行文何需刻意雕琢?为文为艺之理同。施明德先生笔耕之暇十分注重文化的积淀和艺术人格的自我培育。后学者与施老论艺时,常常为其坦然平和的文化气度、豁达淡然的艺术气质和娴静清醇的绘画心境所折服。施老总是和颜悦色、气和心平,不见一丝当下某些文化名流的盛气凌人或时尚达人的扭捏作秀,故深受后学者的尊敬。即便老人的看法有时会让一些年轻人觉得有些不合时宜,但其振振有词的真诚之态和滔滔不绝的认真之状也显得极为率真可爱。施老身已修、心已正,可谓水到渠成,没有故作姿态,没有刻意经营,只是真实地存在、自然地流露,本真无邪的心境不经意间就已经跃然纸上。《依山傍水人家》的轻盈、《雨意》的梦幻、《溪山微雨》的晶莹、《瑞雪兆丰年》的沧桑、《故乡山色》的雄浑、《风雨同舟》的荒凉、《雨余烟树》的空灵、《雪意》的苍茫、《云水烟岚》的空濛……都真实地记录着老人心灵深处美妙而多姿的审美律动。

格雅品高的无华

  有的年轻艺术家可以依仗手中的权利在美术界兴风作浪,有的年轻艺术家能够凭借圈内外的人脉和活动能力“引领”当代美术的新潮流,有的年轻艺术家企图通过艺术市场的“丰功伟业”名垂青史,施明德老先生则以朴实无华的单纯坚守着自己的审美,傲立在那一方永远属于自己的精神领地。施老深居简出、与世无争,不盲目追随当下的流行画法或时尚画风,任凭窗外风声四起,却独依闲案品清茶。施老的作品依然保留并延续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文化气息和绘画气质,既没有暴风骤雨的激进与骄横,也没有朝霞夕阳的绚丽与华美,既没有嘶哑咧嘴的呐喊与倾泄,也没有花言巧语的煽情与鼓噪,有的是和风细雨的温情,有的是清纯平和的素雅和平淡真实的拙朴,是真情的自然流露和人格精神的物化,能以情动人、以德感人、以学养熏陶人。

  施老作画落笔轻松随意,设色素雅,并尤擅用墨。其墨或清若水、或淡若烟、或枯若麻、或焦若碳、或实若铁、或润若玉、或轻若纱,或稀或密、或零或整、或散或聚,或轻盈飘逸、或浓重粗放、或蜻蜓点水、或火烧连营、或行云流水、或天女散花,阴阳之变气象万千、妙处横生,不知不觉间便将观者引入了施老所神游的艺术世界。《大暑归云》的通透与舒展、《假日公园》的安然与恬静、《风雨归舟》的浓烈与畅达、《松岗云瀑》的古朴与幽深、《云山雨过》的清新与俊秀、《秋亭古树》的粗野与苍凉、《烟溪叠嶂》的雅致与飘逸、《远浦归帆》浓重与拙朴、《李白诗意》的简约与虚灵……无不透射出施老高雅的审美品质和悠远的艺术境界。

  古人云: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玉的质地极其致密坚韧而不露锋芒,色泽柔和清润却不夺光彩,含而不露。读施明德先生的山水画作品不正如品良玉么?

  施老为人坦诚,为学精诚,为艺虔诚,勤思好学,传统文化底蕴深厚,又深通绘画之理,不仅创作了大量的好画作,还培养了朱一嫣、蒋为民、吴广明、叶剑鸿、刘去非、钟建洪、韩象理、古开法、金芳城、姜金明、李军等一批婺州颇有影响的书画家,可谓后继有人。愿施老健康长寿,艺术长青!

  2010-9-16于翠竹庭院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