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夏志华:当代绘画艺术的独立性

2012-09-29 02: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夏志华 阅读

  提到艺术的独立性,在中国当代,还没有哪位画家像波洛克那样,用很着急而又坚定的语气强调自己为此做了许多努力,并强调个人为一个国家的艺术所需要的独立性而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之所以没有人像波洛克那样,是因为中国当代所有的画家都志得意酬,因为他们自始至终都在为此努力,并认为自己的努力有了显著的成效——自己的画做到了这一点。如果我们强调这是在全球艺术语境外提出的这个问题,画家们也许会像杰克逊·波洛克起初那样,说强调绘画的针对于一个国家的独立性,就像提出美国数学和美国物理一样荒谬。

  这里所说的绘画艺术的独立性,是指表达形式及至完成精神实质上的特殊个性,而不仅仅指艺术是否独立于某个时代的意识形态、某个社会艺术政策,比如现代的欧洲绘画相对于美国绘画,波洛克所强调的是在美国画中所看不到的欧洲部分,就是绘画艺术的独立性——当然,这是波洛克后来的认识。

  绘画艺术的独立性,还针对于某个画家所崇敬的经典艺术大师。艺术大师的艺术独立性,并不是崇拜者的独立性,即使崇拜者学会了大师的所有技法,甚至精于艺术大师,艺术大师的独立性,也不属于学习者。中国当代绘画艺术家,论其手法与意识,并不逊色多少,也能有画作进入西方的画廊和展会,但是,巴黎的艺术独立性,永远也不会是也永远不可能是中国艺术的独立性。

  创作属于一个国家的、或者创造有国家特征的绘画艺术作品,波洛克当初之所以觉得这个要求荒谬,那是他已经从史前岩洞壁画、拜占庭艺术、东方艺术、文艺复兴艺术以及巴洛克艺术那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虽然如李·克瑞斯娜所说,波洛克断章取义,但是他已经把几个人的形式融入到了自己的风格中。“自己的风格”这个词汇有它的个性,即当代画家没有全部接受一个拜占庭艺术,也没有只取文艺复兴艺术的最精粹的一部分,哪怕是断章取义,也有一个融会贯通的过程,而最后形成属于自己的艺术。

  何况艺术不同物理和数学,艺术是个性的事物,科学是共性的学说。不过,杰克逊·波洛克还是从混淆两种不同事物的错误中走了出来。他在谈到绘画艺术的独立性说,美国人就是美国人,他们的画自然而然地被这个事实决定。这句话是在G·C·阿甘还没有肯定波洛克将取代蒙德里安为代表的正在衰退的欧洲艺术和陨落的黑格尔理论这一样的前提下说出来的。因为那个时候波洛克还没有亮出他的独特的艺术特征,但是他已经表现出从老牌的欧洲艺术相反的前提出发精神,完成了许多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

  中国当代画家从开始就没有犯下混淆事物的错误。但是,没有犯下如此错误的中国艺术家,却没有人敢于说出,中国当代艺术就是“中国的当代艺术”。之所以没有如此的理直气壮,是因为没有绘画作品决定这样的事实。

  杰克逊·波洛克说,绘画的根本问题是独立的,不管在哪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相比于整个人类的同一个时代的绘画,绘画的独立性确实困扰着艺术家。因其如此,有一些艺术家把本民族的特色文化,装进艺术的套子再取出来,这似乎完成了艺术的独立性,但他们心里十分明白,就像西班牙画家不能把斗牛术旺盛而优雅的暴力装进艺术的拙屉,然后再从艺术的抽屉里取出来,标榜这就是西班牙艺术一样,中国当代画家也不能这么做。

  来自于西班牙的毕加索没有这样做,他也没有从一个较局域的语境出发,并花费极大精力突破这个局域的语境,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从一个相反的前提出发。大卫·可波尔说毕加索学习了十九世纪的全部绘画,而成就了绘画的超越传统和精神,并建立了自己独立的风格。毕加索作品中的妇女总是被看作是非物质化的理想的模型。仅此一点,我们就可以理解是独立性奠定了毕加索至高无上的艺术地位。

  毕加索和波洛克这两位艺术家,一位学习了十九世纪的全部绘画,另一位涉猎过史前岩洞壁画、拜占庭艺术、东方艺术、文艺复兴艺术以及巴洛克艺术,他们都没有被别人的辉煌所统治,即使是学习,即使是断章取义,也完全是为了摆脱艺术俘虏的身份,否则,艺术俘虏一定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独立的艺术。当代中国艺术家当然也学习了西方绘画,当然也精通西方艺术史,但目前最紧要的就是像毕加索和波洛克那样,摆脱艺术俘虏的身份,完成自己艺术的独立性。
  
  2009年6月26日  北京 雅志“二证”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