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耳顺年创苗子体,96岁黄苗子自认艺术小票友

2012-09-29 02:32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谢绮珊 阅读

\

黄苗子作品《摩登》

    近日,由苏州博物馆和百雅轩文化艺术机构策划组织的“三生花草梦苏州——黄苗子艺术展”在苏州博物馆新馆展出。此次展出黄苗子多种形式的艺术精品50多件,包括黄苗子专为此次展览创作的两幅新作。展览的名称“三生花草梦苏州”,是黄苗子在看到苏州博物馆的邀请函后,脱口而出的一句龚自珍的诗句。如今黄苗子已是年近百岁的耄耋老人,谢绝媒体来访,近日,其子黄大刚在北京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早年曾与贝聿铭父亲共事

    去年7月,黄苗子因病住院治疗,经过近一年的治疗,多次渡过生命的难关。他在医院中对友人说:“艺术之路艰苦甜蜜,亦唯自知及知音者知之耳。”在得知苏州博物馆邀请其举办展览的消息时,96岁的他当即应允,不顾当时还躺在医院病床上,表示要创作出新的作品。此次展览中融入彩墨的书法作品《杏花春雨江南》、《三生花草梦苏州》就是他的最新作品。

    谈起这两幅新作,黄大刚说:“他5月中旬大病出院后稍作休息就开始画新作,为赶这两张画,又病了一场。现在虽然出院,但每周仍要做三次透析。他特别想去苏州看看苏州园林、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也不能如愿了。”黄苗子曾说,他早年与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贻先生(曾任中央银行总裁)相识共事,此次能在贝聿铭设计的建筑艺术里办画展,感到很高兴。

    生于广东 18岁离家投身抗战

    黄苗子本名黄祖耀,1913年出生在广东中山一个既有深厚文化传统、又不乏革新思想的家庭,祖父和父亲都是重要的教育家。“苗子”是他的笔名,来自于他的小名“猫仔”。黄大刚说:“在我父亲年幼之时举家从中山迁居香港,我爷爷创办《大光报》并担任主笔,为好几家香港的大报写社论和小说,还办过中华中学。1931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我父亲只给家里留下家书,就从家里跑出来,到上海去当兵了。他又喜欢漫画,后来结识张光宇、叶浅予、丁聪、华君武等漫画界朋友,陆续在《良友》画报、《时代漫画》、《上海漫画》等刊物上发表漫画作品。”

    他和郁风的结合六十余年,有艺坛“神仙眷侣”之誉,他们和夏衍、吴祖光、丁聪等人风云际会。黄大刚至今还记得1958年全家搬进收藏大家王世襄的芳嘉园小院里,“我们与王世襄、张光宇三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那段时间大家虽然在外面日子都不太好过,但回到那个院子还是很温馨。那是一个很漂亮的院子,继栖凤楼之后,成为很多‘二流堂’老朋友聚会的地方,最多的一次是在夏天四五十个人,屋里都坐不下,在院子里摆了桌子吃饭。”

    耳顺之年创“苗子体”

    黄苗子幼年在香港读书,师从岭南书法名家邓尔雅。青年时,他用画笔投身抗战。耳顺之年后,他将古篆字、画像砖、石刻瓦当等与绘画巧妙结合,独成一派“苗子体”书法。他还发表过美术史论文章百十万字,成为研究吴道子、八大山人等的学术权威。他的书画作品曾在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以及我国台湾、香港等地区展出,作品被伦敦大英博物馆、德国科隆东方美术博物馆等世界知名美术馆收藏。2004年被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卓越成就的美术史论家”称号。

    “老顽童”有“牛量”  至今反应仍很快

    黄苗子风雨一生,艺术作品中却少见苦难与哀愁,总是乐观、爽朗地笑对世界,把他的所思所想,用诙谐幽默和童真乐观述诸笔端。黄大刚认为,家父进过牛棚,却有“牛屋”之量。“他1975年出狱至今,只对一个当年的造反派人物有过微词,其他人见面照样谈笑风生,且如有事相求,亦必应允。”

    70岁时,黄苗子在自寿诗中自称“老顽童”,这也是众多老友的共识。黄大刚说:“他现在90多岁了,动不动就开玩笑,反应也非常快。去年初,一个朋友脖子上戴着治颈椎的链子,他说,这个东西怕沾水,洗澡的时候得摘下来。话音刚落,我爸爸就接上说:‘没错,狗洗澡的时候都要把项圈摘下来。’”

    “他与丁聪等老文化人,都喜欢吃肥肉、猪头肉,去年‘十一’我父亲病还很重,刚刚从半昏迷状态恢复过来,丁太太沈峻拿了丁聪写的一张小纸条过来看望,纸条上写着‘苗子:很想你,等你吃饭!’丁老的字当时已经写得不是很清楚了,但还能认出来。”黄大刚回忆说。

    华君武也曾如此调侃黄苗子:“相识将近五十年,身高和容貌无大改变。有学问,字也写得漂亮,好吃,得了痛风病,仍不顾。1994年在悉尼又大吃王蟹,几乎送命,恶习至今不改,尤喜食猪手。”

    对话黄大刚——

    他86岁学会用电脑

    广州日报:您如何看父亲的“苗子体”?

    黄大刚:父亲8岁在香港即开始学习书法,12岁师从训诂学家邓尔雅先生学习。他对书法有特别的兴趣,研习各种字帖,真草篆隶,又研究金石文字……他经常是字中有画,画中有字,他“复古”到象形文字,但又不是真正的象形文字,有了他自己的变化。所以,实际上他的书法广泛吸收很多传统书法,经过自己的研究、思考、融会贯通之后自成一家。要说是什么体也很难说,因为他的字变化很厉害,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和现在的字都不一样,风格变化比较大,总是不断钻研、探索,似乎对自己永远不满意。

    广州日报:黄老为何能长久保持旺盛的自新能力?

    黄大刚:他永远不满足于现状,一直在探索。他86岁开始用电脑,很不容易,虽然不能像年轻人一样熟悉,但他能不断接受,而且能用起来。有时候是看新闻,最主要是写作。他用手写板,而且不愿意别人帮他打字。我看他写得太慢,想让他口述或者写个草稿,我替他打字,他说不行,这样思路会乱。去年住院之前,他还是写得挺快的,不过住了10个月的院后,最近又用得不太熟练了,但他头脑一直很清醒。

    广州日报:黄老如何把书法和绘画结合在一起?

    黄大刚:他真正开始画画是上世纪90年代,那段期间在澳大利亚我哥哥那儿住过近10年,那儿有大房间,我妈妈画,他也跟着画。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技法,他都想试一试。例如漂染宣纸,放一缸水,滴上几种颜色,漂在水面上,逐渐散开,散得恰到好处时,宣纸在上面一沾,拎起来就有了似云纹似水纹的底色。结果,我们家那个澡缸算倒了霉了,怎么都洗不干净了。根据不同的底色纹理,或作画或写字,产生不同的意境。

    广州日报:黄老如何看待自己的成就?

    黄大刚:他自己说过,他特别喜欢艺术,但“只是一个艺术门边上的小票友”。他对艺术领域各方面涉足的面比较广,应该算个“杂家”。他在美术史方面,下了最多工夫,也有一定的成就,只是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很多事没再做下去。

    广州日报:他对于个人的不平过往曾说过什么吗?

    黄大刚:他对“文革”是有批评的,但对于个人的遭遇说得很少,说的时候也采用另外一种方式,当作笑话来说。1957年,他因“二流堂”被划为右派,1958年发配北大荒劳动改造,吃不饱,冬天到山上伐木,每天带着黑乎乎的冻窝窝头,有一天,高兴地发现怎么多发了一个,烤完一吃才发现不对味,最后一看原来其中有一块是动物大便。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