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香港成为未来艺术中心的可能性

2012-09-28 00:12 来源:ARTSPY艺术眼 阅读

  本周四,第四届香港艺博会(ART HK)拉开了大幕。随着来自国际和本土的藏家纷纷把目光转向这座港湾城市,ARTINFO中国站将和您一同探讨这座城市成为未来艺术中心的可能性。

   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曾经说香港是世界上“自由市场经济的最佳范例,”这座城市也的确长期沉溺于世界最佳商业地带的美誉中。它的税率是世界上最低的之一,绝大多数货物都不需要征收进出口关税,包括艺术品。完善的司法体系和作为亚洲中心的地理位置让人很容易就想到,香港是个得天独厚的艺术市场核心。但这不表示香港就铁定成功。你的商业模式也是非常重要的,拍卖行和画廊在这里的不同遭遇验证了这一点。

  拍卖行生意兴隆。去年十月,苏富比仅用6个专场就实现2.09亿美元成交额,光凭这一点就足够证明了。“香港的动力是惊人的,我们集团的全部目光都集中在这个地区了,”前欧洲和法国佳士得主管、2010年被任命为亚洲区总裁的高逸龙表达了对这个新兴市场的认可。

  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在香港开一家画廊却需要耐心和长远的眼光。对香港艺术市场增长至关重要的大陆新藏家更喜欢一览无余的拍卖厅;比起画廊,他们追逐的那些艺术品,比如瓷器和中国书画,通过拍卖行能找到更清晰的传承。经营着有28年历史的汉雅轩画廊,同时又是颇具影响力的策展人的张颂仁表示,目前绝大多数力量都集中在二级市场,不过他毫不怀疑香港有一天会吸引世界各地的交易商。这个展望可能正在成为现实:过去几年里,有三个强势玩家──马凌(Edouard Malingue)、de Sarthe Fine Art和高古轩──进驻香港,佩斯画廊也表现出跟进的意愿。

  ART Hk是对香港艺术界的全面概括。已经举办了三年的艺博会将会在香港的画廊业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类似的国际玩家将充分利用这个一年一度的机会来展示藏品、拓展业务。

  拍卖行

  香港的拍卖市场位居世界第三位,仅次于伦敦和纽约。2010年,佳士得和苏富比在这里实现的成交额占全球的16%。而且,资金的流向并非仅限于中国瓷器和传统艺术品这些强势项目,现代和当代艺术品、红酒和珠宝等奢侈品领域,也是热点。

  “在过去25年里,香港一直是中国艺术市场的中心。要想真正了解这个市场,你必须到这里来,”香港佳士得瓷器和工艺品部主管安蓓蕾说。“对我们来说此时此刻是不同寻常的。我们这个门类的需求是空前的。”的确,2010年拍卖行在这个门类的增长惊人,从去年的8900万美元涨到了2亿3210万美元。

  苏富比的数字还要惊人。2010年他们在这个门类的营收是3亿500万美元,比2009年的8520万美元翻了三倍,10月的瓷器交易爆出许多纪录:一只清乾隆浅黄地洋彩锦上添花“万寿连延”图长颈葫芦瓶拍出3240万美元(不过这个纪录一个月后就被另一只在英国Bainbridges拍出的乾隆瓶以8590万美元的价格打破了。)。

  这些数字的确惊人,但它们对未来市场的功能起到的作用甚至更让人惊讶。“交易商和藏家感到市场的能量之巨大是空前的,”安蓓蕾指出。“我认为在未来的几个拍卖季里,还会有更多惊天大交易出现。”

  瓷器和工艺品是香港拍卖业的核心,不过亚洲当代和现代艺术品同样火爆。中国绘画这个独特的门类集纳了用传统风格创作的近代作品,包括傅抱石、齐白石和张大千这样的名家,2010年在佳士得和苏富比都创出史无前例的纪录。佳士得在该门类网罗了879,248,500港元,比2009年的276,983,250港元多出了两倍多。苏富比的结果也相当惊人,从2009年的3亿1210万港元上升到8亿2550万美元。当代艺术的情况略显复杂。西方买家的热捧导致该门类在2006至2008年之间发生了过热,结果导致其在全球金融危机中陷入困境。2010年中国大陆藏家也有大手笔的表现,但是目光很挑剔。他们更喜欢张晓刚、曾梵志和刘野这样功成名就的人物,尤其对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国先锋艺术兴起阶段的作品感兴趣。这一时期的艺术家还有许多备受关注,比如方力钧、刘大鸿、余友涵和毛旭辉。余友涵的《招手的毛泽东》(1995)10月在苏富比拍出550万港元,是最高估价的6倍,刘大鸿在11月创下个人纪录,《会议厅》(1993)拍出270万港元,是最高估价的10倍。

  一些原本和香港没有太大关联的门类也突飞猛进,这一点更让人惊讶。在2008年取消了40%(这个数字本身已经是从上一年的80%降下来的)的高额酒税后,两家拍卖行都意识到了商机,但他们可能没想到这座城市会迅速超越纽约和伦敦的总量。自2009年以来,香港苏富比已经举办了14场大型拍卖会,去年十月3支拉菲·罗斯柴尔德堡1869拍出每支1,815,000港元的创纪录价格。

  香港酒类市场的勃兴,主要动力来自中国大陆的新贵,在他们眼里,酒既是投资,也是社会地位的标志。钻石也具备类似的魅力,这一点在香港拍卖市场也有所体现。2010年香港佳士得的珠宝拍卖实现了1.63亿美元的营收,占全球4.26亿销售额的40%。在11月,以一颗拍出2320万美元的14.23克珍罕粉钻为首的珠宝拍卖总共网罗了7890万美元,创下亚洲纪录,同时也拍卖行史上最成功的一次珠宝专场。

  前文提到,中国大陆买家是这些创纪录结果的主要推动者。据安蓓蕾估计,在瓷器和工艺品领域,2010年佳士得的成交额有六成和他们有关。安女士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一直在香港,亲历了九十年代市场主导力量从日本藏家转为台湾藏家,最终变成大陆藏家的过程,后者是2000年开始入市的。不过,香港本地藏家的影响力一直都不低,苏富比乾隆瓶的买家张永珍,其兄长就是备受尊敬的创奇古董收藏家张明。   像张这样的资深香港藏家在香港拍卖中占据了大约三分之一的份额。据高逸龙称,他们“处在一种更为‘成熟’的[收藏]阶段,在买和卖方面都很活跃,是亚洲购买力的基础。”执掌苏富比的程寿康表达了相同的看法。“要说投入度,香港是占先的,”他说。“比如,你看敏求精舍这个让人肃然起敬的藏家团体,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艺术,聊东西。大陆地区还没有这样的组织。”

  东南亚藏家在香港也很活跃。佳士得和苏富比的东南亚现代和当代艺术春、秋拍销售状况都很好。新加坡拍卖行艺通雷莎蒂(One East Larasati)去年秋天也小试牛刀,与其他一些亚洲拍卖行联合以联合亚洲拍卖商的名义举办了东南亚艺术专场。

  画廊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