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我们并不能拥有当代艺术 超级富豪们才能

2012-09-27 23:50 来源:ARTSPY艺术眼 阅读

\

达明安-赫斯特作品

  艺术是一件奢侈品,还是最奢侈的。想象一下拥有一件大师级艺术品原版的荣耀。它能使最好的汽车、最好的直升飞机瞬间失色。艺术品代表了金钱,如果你想要人们知道你很有钱,那么你就必须要购买艺术品。

  如果这种对艺术市场的大肆吹捧让你感觉到冒犯的话,我很抱歉,但道理确实是这样的。当前的艺术市场也的确会让人感到不快。它变得越来越令人厌恶。上个星期见证了各种交易的破裂,整个国家也处于经济深远的边缘。在英国,诸如Thorntons与Habitat等著名的主要街道纷纷遭遇零售危机。在希腊,防暴警察打压因苛刻的紧缩政策而走上街头的抗议者。

  而与此同时,上星期三晚上的伦敦苏富比创下了1.088亿英镑的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新高。培根的一幅画成交价为830万英镑,安迪-沃霍尔的一幅Deborah Harry肖像画成交价为373.7万英镑,由著名藏家Count Christian Duerckheim-Ketelhodt提供的34件德国当代艺术家作品的总成交额也非常惊人。另外,达明安·赫斯特的“散点”绘画成交价也超过了100万英镑,这表明他对那些他需要吸引的人来说仍然有吸引力。

  但是这些人是谁?我真的非常想知道。通常人们会假设今天的艺术藏家都是“俄罗斯的寡头政治执政者”。很显然,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的游艇在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的表现使人们注意到了寡头政治执政者的存在。有一件事是很肯定的:大手笔的艺术买家都是金融圈里的人,他们对困难时期的抵抗力高于街道企业。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当代艺术通过有钱人与不是那么有钱的人的联合而变得繁荣起来。那些积极地参观画廊和艺博会的、受过良好教育并且也许受雇于国有部门的中产阶级(他们中有许多人参加了上个星期的游行)也在这一联盟之内。正是在这些当代艺术爱好者们的帮助下,这种价值几百万的魅力才得以产生。

  在上世纪90年代,受信贷推动的富裕感使得艺术市场无节制的扩展看起来很正常,甚至是令人愉快的。除此以外,当代艺术也具有一种双重性。一方面,它像自古以来所有的艺术品一样,是有钱人的玩物。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它同时还是一种公共艺术。壮观的装置作品、易理解的影像(例如克里斯蒂安-马克雷的“The Clock”)以及免费的展览空间(如泰特漩涡大厅),都使得今天的艺术成为了一种公共财产,能够跨越国家和年代以一些激动人心的方式进行交流。这是其理想化的一方面。

  我不认为沃霍尔或是培根作品的成交价是对艺术家本人的反应——许多艺术品在苏富比拍卖行上被转手。对于阿布拉莫维奇的游艇引发的话题来说,事实是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在这个夏天都赶来了威尼斯双年展,这大概是对这一盛会最好的概括。

  不过,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我们认为我们“拥有”艺术这个信念、与超级富豪正在买卖艺术这一事实之间的分歧如何幸存下来?艺术完全地全球化了,但它似乎起着一个分离的世界体系的作用,所有与它有关的东西都崩溃了。我并不是在为它预言灾难。如果人们继续将它奉为信仰,那么艺术也许会成为世界资本主义幸存与恢复的线索。从更本土的层面来看,如果英国人继续热爱新的艺术,即使是在富翁们把它们买回家的时候,那么这也许意味着这样的联合注定会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成为一股力量,但是剩余的时间就不好说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