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苏富比秋拍:中国当代艺术品能否持续上扬

2012-09-27 23:30 来源:金融时报 阅读

  2011苏富比春拍迭创新纪录,今年上半年成绩是苏富比有史以来最高点。曾被视为泡沫的中国当代艺术,在金融危机大背景下,经历了自我洗牌。在2011苏富比春拍“尤伦斯专场”、 “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 “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专场”中,中国当代艺术也一扫颓势,强劲复苏。资本对艺术品的疯抢,令人惊叹。

  从苏富比公布资料看,亚洲买家是高价“抢购”当代艺术作品的主力军;中国艺术市场需求量迅猛增长,中国买家又是亚洲买家中的主力军。

  日前,2011香港苏富比秋拍在北京预展,当代艺术展厅吸引了众多藏家的目光。此次秋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能否延续复苏态势?令人期待。

  体现美术史的高度

  苏富比二十世纪中国艺术部主管陈秀玉告诉记者,艺术作品在美术史的地位是市场价值的根本保证。今年春拍见证了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大师精品拍价整体大幅上升,证明了美术史上重要作品受市场追捧。

  陈秀玉强调,拍卖公司的责任是按美术史收件。此次秋拍,作品征集注重美术史地位和研究价值,拍品有赵无极、吴冠中、朱德群、王沂东、陈逸飞等艺术家的经典之作。并且规划了“品纸”及“女性艺术专题”单元,介绍具有文献价值的艺术家纸上作品,呈献具有市场潜力的潘玉良等女性艺术家风貌。

  由于传统审美习惯,内地买家一直青睐写实主义绘画。展厅内,王沂东创作的《花烛夜》最引人注目。以往拍场看到的王沂东作品,画面中只有孤零零的新娘。在《花烛夜》中,“新郎形象”首次亮相。“此作品征集自欧洲藏家,这说明中国写实主义油画 ,已经走向国际”,陈秀玉说。

  由于内地买家年龄逐年下降,视野日益国际化,抽象派绘画也日益受到追逐。此次抽象绘画拍品中,赵无极巅峰之作《10.1.68》最令人瞩目。艺术家一反该时期多以相近色系的运用,大胆选择了高度对比的青蓝与橘红色彩,构筑出若天地复兴的意象空间,洋溢着生命热情。

  西方美术史上的抽象绘画可以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的康定斯基,到上世纪50年代开始法国的抒情抽象,就通过东方观念寻求突破。而赵无极就在此时参与了西方抽象艺术探索。今年春拍,赵无极作品《兰德斯之松》成交价是2306万港元,《10.1.68》逾二十年来完好保存于私人藏家之手,首度释出市场,值得期待。   尤伦斯“最后一次抛售”?

  今年早春,苏富比准备春拍设置“尤伦斯专场”,在艺术圈掀起了一阵风波,业内怀疑,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是否要抛售中国当代艺术品;春拍“尤伦斯专场”佳绩更出人意料:105幅作品悉数拍出,总成交4.3亿元港币,大幅超出预估价1亿至1亿3000万港元。此后,又有秋拍再设“尤伦斯专场”的传闻。果不其然,此次秋拍,再度推出尤伦斯所藏中国当代艺术拍品92件,总估价7700万港元。

  据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主管林家如介绍,此专场包括众多上世纪90年代前卫实验作品以及现今成名的重要画家的早期作品。曾梵志作于1998年的油画《面具系列1998·26号》估价近2000万港元,为本专场之最;刘野作于1996年的《齐白石肖像》以估价900万港元位居其次。

  尤伦斯声称,这是最后一次公开拍卖藏品,但是收藏亚洲新进艺术家作品的热情未减,而且还保存该板块中最为出色的作品。

  林家如透露,苏富比今后会更注重对装置及影像的拍卖。原因在于,录像形式在年轻艺术家中采用较多;在内地、亚洲的该种类艺术市场价格偏低,约在2万美元上下,有较大上升空间。

  张晓刚能否跨入亿元俱乐部

  2011苏富比秋拍,张晓刚早期代表作《生生息息之爱》以7900万港元成交,创下画家最高拍卖纪录。

  此次秋拍推出的是张晓刚早期作品《血缘:大家庭一号》,对其拍价预期,业内人士莫衷一是。一种声音是,这张《血缘》系列要超越画家今春纪录难度相当大。原因在于,《血缘:大家庭一号》创作时间要比《生生息息的爱》晚,艺术家早期作品更具原创性、思想性。而且当代艺术家早期作品是近些年当代艺术市场飞速发展的基石。《生生息息的爱》不管从规模(三联作)或者艺术性,已是画家巅峰之作,短期内价格很难超越。一种声音是,苏富比拍品素来以“低估价、高成交”而著称,《血缘:大家庭一号》有可能让张晓刚成为跨入“亿元俱乐部”的中国当代画家。

  从近期拍卖结果可以发现,中国当代艺术成交情况总体走势平稳,但市场中观望情绪仍在持续。

  其实,艺术市场一定要以遵循艺术规律为前提,其核心要义还是艺术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历史价值,然后才是商业价值,作品要流传,需经得起历史检验。未来中国当代艺术,不能单纯强调外来评判标准,也不能重走老路,能否创作出既充满中国精神和中国表达方式,又绝对是现代手法、观念、语言的作品,是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走向的决定要素。

  尤为重要的是,随着天价艺术品迭现,“当代艺术”开始走进公众视野。由于中国当代艺术起步相对晚于西方,发展之初,收藏主体一直在海外,最早收藏者是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使馆官员或外国公司人员,收藏的目的也并非为保值升值,仅仅是出于好奇或留念。如今,藏家已不是传统概念上的“大人物”了,以个人或家庭为单位的买家明显增多。多数画廊表示,当代艺术品需要被普通大众接受,哪怕只是“欣赏”的参与都很重要,这是艺术品市场走向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业内人士分析,经过市场沉浮历练,许多当代艺术收藏家越来越理性,越来越谨慎小心。在上述诸多因素下,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走向良性发展,并非难事。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