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来信

70后诗人曾蒙最新诗集《无尽藏》出版

2020-10-08 11:1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70后诗人曾蒙最新诗集《无尽藏》出版

70后诗人曾蒙最新诗集《无尽藏》辗转一年多,终于在2020年9月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曾蒙,四川达县渡市人,毕业于西南大学。70后代表诗人。16岁开始发表作品,被收入多种选本。前期创办中国艺术批评网,后创办中国南方艺术网。出版诗集《故国》《世界突然安静》等。曾获当代国际汉语文学大奖、名人堂·2018年十大诗人等多种奖项,《春笋报》《中学生文学》《攀枝花晚报》《攀枝花日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人民日报》《星星》《山花》《红岩》、台湾《中央日报》、香港《大公报》、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等报刊媒体曾多次评论、报道其作品及事迹。

曾蒙诗集《无尽藏》,用这几年他自己归纳出来的小叙述主义手法,让人们过去沿用的基本叙述手法有了新的变化,重建了他个人跨界的书写谱系。《无尽藏》展现的那种综合畅写的表现形式,体现了2016年-2018年他对诗歌创作做出的新越界,包括新世纪这一段创作时期体现的创造前景。(陈亚平语)

70后诗人曾蒙最新诗集《无尽藏》出版

《无尽藏》定价46元/本,邮购价为单本60元、两本100元(包括快递费)。需要购买者请加曾蒙微信付款。

《无尽藏》诗选六首

东山再起

骄傲得死人,光荣属于他。
属于二十世纪,
主语被消除的时代。他在红楼里
读书,输液。是时,苏丹红
快速战胜了大小街道,巷子里
有人就着水龙头刷牙。

我来的时候,他已被调离,
去了一个神秘组织。
他的办公桌孤独地靠近窗户,
没有人去收拾,灰尘带不回
他的背影以及说话的口气。
他后期近似于特工。

首先,他是一名不说话的专家,
在防疫方面,公共卫生以及
呼吸系统,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最主要的是他单身,
从不跟人主动说话。
他是一面靠墙的镜子。

我的座位与他比邻,
他翻过的报纸被风一吹,
灵魂便落下一层生锈的尘埃。
他去过的地方,我无从知晓,
他到过的地方,从此销声隐迹。
我在他的座位边企图东山再起。

2016.7.8

哭声
 
我听到的哭声不是来自地面
积水的反光,而是更接近心灵的
隔壁。夜色被挡住,
月隔着一层,水的声音到处
奔跑。伤心的人
有一个永远的归宿,
他认识的街区不仅仅是个小县城。
我听到的哭泣席卷而过,
就像整个空旷的县城。
如此大,又如此小,
就在雪上,就在窗棂边静谧的
声响里。他的心如此坚硬,
以至于没有任何黑色的暗河,
从简单而深刻的生活里穿城而过。
他看到的深刻,不是我看到的深刻,
他理解的简单,同样不是我所理解的简单。
一个人的哭声只会越陷越深,
一个人在消失了的时间中坐着,
他翻身的声音轻如猫,他反思的
过程短暂而又仓促。
 
2016.10.10

欺世盗名的江湖

为什么厌倦了二楼的小酒馆,
我一杯你一杯的礼尚往来,
厌倦了长在别人身上的嘴脸。
我的肠胃早已不适应无聊透顶
无缘无故的吵闹。
我一辈子的仇恨都在火锅里反复沸腾,
翻来覆去被油盐煎熬。
我不关心天下的君王,
也不喜欢语言的剧毒,
我是一个平凡而热血的青年。
我做的事情是右手给予左手的渴求,
比如情怀,比如书案边的青花瓷。
我厌倦了黑暗中的呼喊,
细雨中的出租车,
我不爱所谓的平凡,
更不喜欢头头是道
毫无廉耻之心的卫道士,
欺世盗名的江湖。
我爱一个凤凰,就不去另外的美食城,
我擅自打开手机,
读着自以为是的文字,我的头
投放到满屏的寂寞上,
一个继母之后是另外的继母。
她有着我害怕的孤独,无法言说旧城的故事。

2016.11.10

蒙达格斯

我的彝人兄弟,我忘记了
网警登记的名字,
你的白发像大凉山落下的雪,
向西,但又吹向东。
我忘记了你的名字,
吉狄,古尔,沙马,黑朗,马布,
从蒙达格斯长出的燕麦,
将城北拱极楼照得水泄不通。
我的兄弟,
我忘记了黑夜腐蚀的内心,
与深山老林里飘飞的雨夹雪,
越冷你越敞开了衣襟。
我忘记了你们的名字,
我的兄弟。那些名字明显属于村庄,
他们以死抗争了暴力与血腥,
以复古的人情颠覆生命不死的力,
迎着风吹,坚硬如冰,
如石头里深藏的玉。
我的兄弟,我呀,我要忘记你们,
我要活在你们的手心,
我呀,我要闻着洋芋的泥土味,
把你们的名字揽入会理。
我满怀敬意,龇牙咧嘴,
努力掰正你们的城门。

2016.12.8

晚年

那瘦小的群体成为一个人,
他跑过少年的晚霞,
青年的尊严,
中年的大峡谷。
最后,迷失在轮椅上,
晚年的阵痛,
让他萎缩成暴露的骨头,
一只无法飞翔的鸵鸟。
他以健康的名义,
向当局抗议,
他以百病之躯,
在下午的时光里抒情。
我不懂他的诉求,
也不理解他岁月里
破碎的乡愁。
人烟稀少的庭院,
约束了月亮与县城的高处。
他与星辰垂直,
让数以万计的、微小的、斑驳的
起伏不定的往昔平息了,
他忌讳谈论,也逃避回忆。
他只在波浪一样的河岸里
迎接更多黑暗涌现出来。
他把头­低下,向远古,
向呼啸的旧时代请罪。
我确认他的衬衫充满诚意,
并做好了坦白的准备。

2017.1.23

奔跑

我同意成熟,同意
尿酸与痛风。
同意提前步入晚年。
同意过道住满病人
同意疼痛。
我也同意新年,同意你
告别过去,
告别谎言与伤害。
不止一种风有风的去向,
不止一种感谢总有抱负。
你深夜的孤独赞成你,
你骨头里奔跑的光芒赞成你,
你血管里奔跑的黑暗赞成你。
那些河流
那些刺耳的冰雪
同样奔跑在沉默的土地。
我同意你的背影
同意你的消失。
我同意与你一道,相逢于雨过天晴
也相逢于生死离别。
你奔跑的样子仿佛怪胎十月的
孕妇,
既臃肿又清瘦。
我同意你不断沉沦的人生,
我同意城里的汽笛,
展现出更加隐忍的秘密。

2018.12.14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