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四川文学奖曝黑幕,主任给副主任评奖

2018-08-19 12:2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三年一届的四川文学奖于近日正式发布。与往届四川文学奖不同的是,除四川省作家协会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外,成都主流媒体基本保持了沉默。在了解一些作家、诗人、评论家之后,大多数表示本届文学奖结果让人震惊,存在一定猫腻,暗箱操作明显,并强烈呼吁中共四川省纪委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

  本网随后从多个角度做出如下梳理。

  主任给副主任当评委  评奖中没有回避机制

  在本次四川文学奖评比之前,四川省作家协会于2018年3月26日对外公布了评奖办法,明确在《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评奖办法》的“评奖纪律” (网页链接地址:http://www.sczjw.gov.cn/index.php?c=content&a=show&id=1308)过程中声名:“评奖机构组成人员如有作品参评,或系参评作品的编辑、参评作品所属的文库或丛书的主编、参评作者的亲属、参评作品出版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应主动回避。相关人员可选择退出评奖机构,或作品退出评选。”

  截图如下:

四川文学奖被爆黑幕 诗人作家公开质疑

  在实际评奖过程中,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评委会疑似严重违规。其中在散文杂文组的5名评委中,有2名为主办方四川省作家协会工作人员。其中牛放是《四川文学》杂志党支书记,邓子强是四川省作家协会办公室主任,而在参评作者中有四川省作家协会公职人员,没有实行回避机制。

  获奖者截图如下:

四川文学奖被爆黑幕 诗人作家公开质疑

  评委截图如下:

四川文学奖被爆黑幕 诗人作家公开质疑

  在评奖结果中,熊莺(四川省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彭家河(四川省作家协会办公室副主任)双双获奖,此二人均为四川省作家协会工作人员,在3名获奖作者中占了2名。也就是说,在同一(散文组)奖项中,主办方的同一个单位同一个部门中产生了评委和参评者,甚至到了上下级之间评奖的地步:办公室主任给副主任评奖,在日常工作中彭家河是邓子强的副手,同一办公室工作。在2018年8月17日公布的获奖名单中,四川省作家协会的熊莺、彭家河二人同获一个奖项。

  评奖结果不经过公示  拒绝群众监督

  在四川省作家协会于2018年3月26日对外公布的评奖办法中,明确在《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评奖办法》(网页链接:http://www.sczjw.gov.cn/index.php?c=content&a=show&id=1308)第六条“评奖程序”中的第4节“审定”一项中规定:“评奖委员会将获奖作品篇目提交省作协主席办公会确认,由省作协党组审定后予以公示,上报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

  截图如下:

四川文学奖被爆黑幕 诗人作家公开质疑

  其“审定后公示”一话白纸黑字,但2018年8月17日对外公布的“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2018年)第2号”(网页链接地址:http://www.sczjw.gov.cn/index.php?c=content&a=show&id=1494)中,根本没有公示,也未在经过上级部门的同意后发布,无视领导机关的把关作用,直接宣布了评奖结果,变“公示”为“公布”。四川省作家协会党组缺席公示环节,拒绝群众监督。

  截图如下:

四川文学奖被爆黑幕 诗人作家公开质疑

  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评奖办公室于2018年8月17日在其官方网站“四川作家网”上公然将没有经过公示的评奖结果公布:“第九届四川文学奖各专家评审组对已公示的参评作品进行了认真评审,于2018年8月15日至17日经三轮无记名投票表决,通过终评、审定,产生了七个奖项的获奖作品;并由评奖委员会审议产生了特别奖获奖作品。现将获奖作品名单和评奖委员会、专家评审组、纪律监察组、评奖办公室名单予以公布。”

  没有公示时间,没有公示监督电话,四川省作家协会为什么要回避公示?为什么在最后的环节中不主动接受广大群众的监督?任何一个正规严肃的官方文学奖项都必须经过公示环节(如茅奖、鲁奖等等),而四川文学奖无视这一规定,绕开公示环节。

  随意增加获奖名额  无视评奖的公正性 

  在《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评奖办法》的“奖项设置”(网页链接地址:http://www.sczjw.gov.cn/index.php?c=content&a=show&id=1308)中明确规定:“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设置奖项8个,获奖作品总数为16件:长篇小说奖2部、中短篇小说奖(含小小说)3篇(部),诗歌奖(含旧体诗词、散文诗)3部,散文杂文奖3部,报告文学奖(含纪实文学、传记文学)2部(篇),儿童文学奖1部,文学理论评论奖1部(篇),文学翻译奖1部。”

  截图如下:

四川文学奖被爆黑幕 诗人作家公开质疑

  但是,在2018年8月17日的获奖名单中,报告文学获奖名单中出现了3名获奖作者。这多出的一名从何而来?为什么要给报告文学独自增加一个名额?在大奖评选当中随意增加名额是否合法?如果增加名额是否需要经过对外说明和公示?有无纪律监督?同样,没有看到四川省作家协会的任何官方文字说明解释。

  在评奖中如出现某些奖项无作品获选的情况,应作放弃处理,而不能将缺额转与其他奖项。此次四川文学奖涉及多个奖项,每一个奖项的名额都与公平、公正相关,一经正式确定的获奖名额不能随意变动,如果出现特殊情况,也必须对外公布情况,并将增加的名额做出充分说明。但在四川文学奖评选过程中没有增加名额的变动说明,在最后的获奖名单中也没有任何解释。

  从最后公布的各项评委名单中了解到,此次评委成员明显弃置四川诸多优秀文艺评论家、教授不用,不经主席团审议举荐程序,导致评委队伍无公信力,直接发生了各奖项中均有汰优选劣的情况。有作者愤愤不平地说,四川省作家协会没有想把此奖项作为一个经得起检验、当得起口碑、留得下作品的政府文学大奖来办。

  本次四川省作家协会的评奖办法中,主办者宣称“四川文学奖是四川省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由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为激励四川作家创作优秀文学作品,推动四川文学事业大发展大繁荣。”确实,该奖不仅涉及到作家的荣誉,也因为奖金之重牵动各方利益。第九届四川文学奖的评比过程存在漏洞,监督机制形同虚设,评选过程缺乏公正性。难怪这几天四川诗人作家评论家公开质疑,疑似暗箱操作,内有黑幕。

  中国南方艺术将持续跟踪,表达各方关注。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8-2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