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唐朝晖最新长篇非虚构力作《折扇》出版

2017-05-03 08:3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唐朝晖最新长篇非虚构力作《折扇》

  历时三年对话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

 唐朝晖最新长篇非虚构力作《折扇》出版

  书名:《折扇》
  作者:唐朝晖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11
  体裁:非虚构

  作家唐朝晖历时三年,对话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
  探寻世上唯一一种女性文字
  李敬泽、阎连科  郑重推荐  唐朝晖最新长篇非虚构力作《折扇》

  李敬泽+阎连科  郑重推荐
  唐朝晖用诗意散文的笔法来写非虚构,是非常独特的,在女书的氛围里,他是位热烈的旁观者,也是位专注的雕刻家。他笔下的女书人物,简约如中国画,浓淡有致,细腻有趣,她们牵手相依,温暖人心。
  ——李敬泽

  唐朝晖的耐心和毅力,使他幸运地捕捉到了民间文化的神秘律动。他带你领略女书文化的每一处细节。真诚和善意是文学作品中的金子,作者与其书写对象同时都具备了这种品质。
  《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把女书交还给时间和自然,在砖石草木,在女性命运中寻找女书的一笔一画。写女书,写的是历史;为女书立传,即是为女人立传。
  ——阎连科

  【编辑推荐】
  女书文化是女人们抗争不幸命运的伟大创造,是女性情感力量的惊人爆发,是华夏文明中尚且不为众人所知的一朵秘密之花。女书值得被关注、被传播,我们也需要从中汲取力量。诗意散文的语言,自由灵动的叙述,浓郁的人文关怀,使《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独具特色。

  【内容简介】
  在湖南江永上江圩山村里,世代流传着一种口传心授的文字——女书字,她纤细瘦长,为女人所独创、独享。与女书字相关而形成了完整的女书文化。女书不仅是女性苦难岁月中*温柔的慰藉,同时也深刻地影响了当地婚丧嫁娶、宗教祭祀和男女老幼的日常生活。
  《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以非虚构的方式,以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何艳新老人为视角,走进女书文化,触摸与女书相关的每一个物件,回忆女书种种与泪与爱相关的动情细节,叙写女书所涉及到的建筑、女书字、女书歌、《三朝书》、《结交书》、老庚、庙宇、女红等等。一位位浓情于姊妹情谊的君子女,一位位日常女子,在重压之下,女书的彩虹,让天空、大地动容,温暖每一颗孤寂的流星。

  【作者简介】
  唐朝晖,湖南湘乡人,现居北京。中国作协会员,原《青年文学》杂志执行主编。出版有《通灵者》《梦语者》《一个人的工厂》《镜像的衍生》《勾引与抗拒》等图书。作品发表于《十月》《天涯》《大家》《花城》《北京文学》《山花》《青年文学》《文艺报》《文学报》等报刊。作品《一个人的工厂》上榜“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最佳散文集奖”、进入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二十部备选作品;作品入选《百年中国经典散文》《21世纪中国最佳散文》等数十本选集。
  体裁:非虚构作品

  《折扇》短句摘选:
  深黑的时间,摇曳,淹没过来。
  扇面打开 ,女字滴落。

  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男人和女人。
  女书文化里的所有女人,都只是一个人。

  女性用她来写带有自传性质的《三朝书》,她们把女字写在折扇上, 托人带给结交的姊妹,传情达意。

  “我会传下去的,让家里的文字不失传,不扬名, 只想传下去。”
  何艳新老人一个人坐在后面,对植物里的阳光说。

  折扇展开,五、六折,如花, 轻含花瓣开在外婆的膝盖上,外婆的一只手握紧姊妹的手,两人,唱着折扇上的女书信。

  何艳新是女书自然文化最后的持灯者。先天赋予的才华, 让她手中的灯,在女性的黑夜里,耀目,长亮不熄。

  让大地回收这一切, 让天空重新照耀,万物生长。
  女书接受大自然的流变。

  女书字,一个个,在黑色的夜里, 被少数女性轻盈唤醒。
  女书,让女人从痛苦中,从孤独中,找到一盏盏灯。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5-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